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五十一章軍座震怒

第七百五十一章軍座震怒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五十一章軍座震怒

2更到。

……………………………………………………………………

「我知道,你不會害我。在這魚陽,除了你,我還能相信誰?」衛初婧那臉上憂慮更明顯了。

昨天陞官的喜悅過後,就剩下今天面臨的重重困難了。官位高了,權力大了,但肩上的擔子當然更重了。

魚陽四大家族現在雖說謝家被狠狠打擊了,但玉家並沒受到任何損傷,而且勢力是更盛從前。

玉雅枝現在坐上縣長寶座,兩個女人一台戲,魚陽新的爭鬥絕不會下賈寶全那個時代的。

下午,葉凡去了西盤開部,把一些工作移交給了趙柄健。

第二天,葉凡又下到了林泉經濟區,張國華帶著鄭力文、柳政像迎接貴賓一般早就在門口等候了。

昨天下午,當葉凡推薦自己管理林泉經濟區的消息從衛初婧嘴裡噴出來時張國華當場就愣神了。表情相當的複雜,一絲愧疚在顯露在了臉上。

本來以為賈寶全倒霉了,下一個估摸著就該輪到自己了。現在即便是想回市裡都沒有自己的位置了,因為周乾陽也走了。

正在張國華容憂心忡忡之時居然聽到了這麼一個重大的好消息,張國華的心情不複雜能行嗎?

「葉縣長,恭喜您了」張國華一個健步上前,熱情而略顯恭喜,伸出了雙手。

「呵呵,同喜」四隻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頗有一股子相逢一笑抿怨仇的吊吊。

衛初婧這女人也真是雷厲風行,趁著玉雅枝還沒反應過來之際。借著市委書記羅浩通的威風餘風,就在昨天下午安排了一系列人事調換。

鄭力文提拔為縣招商局長,兼職林泉經濟區排名最後的副主任,跟柳政一起協助張國華主任管理林泉經濟區事務。

另外,推薦賀佳貞為縣長助理,已經報到市裡,有著羅浩通這個書記撐著,賀佳貞的副處級別是穩穩到手了,她還得協助趙柄健副縣長全力搞好西盤開部的工作。

繆勇從林泉脫身,不再兼任林泉鎮書記,專門搞宣傳工作。

當然,玉雅枝作為縣長,也分到了一杯羹,林泉鎮以前繆勇書記那個位置就讓玉家人接手了。謝端這個鎮長照樣子沒動,沒讓他挪窩子已經算是衛初婧寬宏大量了。

黨群書記費默雖說心裡鬱悶,但也撈到了西盤開部一個副總指揮位置,也算是略有收穫。

名眼人一瞧只得暗暗嘆息鄭力文等人好運,明顯的他能上提拔為正科肯定沾了葉凡同志的光彩了。

而賀佳貞人們倒是沒想到也是葉凡這廝搞上去的。就連賀佳貞自己都在犯糊塗。

昨天還在考慮是不是給叔賀副市長說一下,乾脆回市裡算啦。想不到幾個時後,居然聽到了這個利好消息。

賀佳貞從鄭力文的身上也猜到了一些,估計是葉凡搞出來的事。心裡酸楚的同時,更多的就剩下難分難捨了。

段海、丁香妹他們在不舍的同時也是充滿了信心。心裡也猜到了一些,估計是葉縣長把自己等人介紹給了衛書記,以後跟著衛。

移交完畢

張國華親自帶著葉凡等人到了春香酒樓,自然,這個地方以後就是林泉經濟區的定點招待所了。

葉凡正在喝得正歡時,水州藍月灣第二集團軍顧天棋軍座的那座樓里,也正坐著兩個人。

「叭」

顧天棋一反常態,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吼道:「格娘老子的,你膽子不在這個節骨眼上,你還敢放任手下開槍,而且,還是威力巨大的衝鋒槍。妄想想衝擊由省公安廳刑警和魚陽縣公安局以及武警們組成的特別封鎖隊。謝開林啊謝開林,你那破心是不是真給豬油蒙了是不是?」

「我……我當時沒忍住,軍座,你不知道,當時那個姓盧的破局長翹皮啊那個省隊的總隊長賀海緯,更不是個東西。

這兩個人,那屁股都快翹到天上了。絲毫沒把咱們水州第二集團軍放眼中,還說咱們不就一兵痞,啥叫兵痞,咱們是痞子嗎?

我好歹也是一大校師長,愣沒放在人家那縣公安局一個破局長和省廳一個隊長眼中。

士可忍孰不能忍啊軍座,咱們第二集團軍在軍區里響噹噹的,難道到地方反而成了孬種子。」魚陽謝家,謝強的堂哥謝開林站在顧天棋對面,聲解釋道。

謝開林此人在第二集團軍里任大校師長,也算是顧天棋頗為欣賞看重的人。

這次集團軍有個副軍長挪窩子了,顧天棋就準備推薦了他上位。而且順帶著提了軍銜,如果一批准下來,謝剛就是堂堂的少將副軍長了。

昨天省軍區司令鎮湯成轉手了一盒錄象帶子以及一份材料過來,說是南福省委特地托他轉過來的。

當時顧天棋從政委鳳啟遠手中接過材料看了一遍後,其實也沒怎麼放心上。

像顧天棋此人,護短思想相當嚴重。謝開林不就是支使手下朝天放了一槍嗎?有啥稀奇的。又沒傷人,再說結果也沒造成什麼傷亡事故。

不過,顧天棋當作下屬的面還得好好訓他一頓才行。當然,這個也是作給政委鳳啟遠看的,畢竟這個是從南福省委轉過來的,而且省軍區司令鎮湯成也看過了,不裝個樣子就怕南福地方省委不服。也會被鎮司令看笑話的。

「兵痞誰敢叫我們兵痞格娘老子的,老子這大兵痞把他那腦球擰下來當球踢。哼」顧天棋火大了,又是叭地一聲拍得茶几都快散架了。

「不過,不管怎麼說,你也不能幹這犯渾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