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五十二章一句話少了一將軍

第七百五十二章一句話少了一將軍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五十二章一句話少了一將軍

去年僅僅19歲就能破格提拔為我軍現代最年輕的上校,而且還是特勤里的上校軍銜,那個份量可不是普通軍隊里的上校能比的。在顧天棋的眼裡,此人簡直就是前途無量,無可匹敵之輩。是屬於那種絕對不能得罪,而且還要拚力結交之人。

「葉副帥葉副帥說了,你謝強可以反對我的任何事,那是政府層面公事公辦。

但不能把私人恩怨拿到常委會上去,而且像個潑婦一般出口就罵人。

你玩死我葉凡沒什麼話說,但一二再,再二三的罵我『黃口兒』,士可忍孰不能忍」張強一臉憤然噴出了這話來,顧天棋那臉立即陰沉了下來,他知道,這是葉凡在借張強的口傳遞著什麼犯騷子信息。

「獵豹還有事,我先走了,改天再請顧軍座喝酒了,呵呵……」張強傳話完畢,剛好電話也響了起來,走人了。

「嘭……」

顧天棋終於一腳把自己的茶几給踹成了破柴片,嘴裡大罵道:「混蛋混蛋啊禍及家人一個『黃口兒』,謝家少了一個少將。一個少將啊」

旋即,鳳政委接到了變更推薦人的電話,弄得鳳政委也好生鬱悶。

因為變更的那個人就是墨香市野戰一師的師長趙昆。推薦他擔任嶺南大軍區第二集團軍副軍長,當然,因為趙昆已經是少將了,這軍銜就不是顧天棋的事了。當然,顧天棋又賣了個人情,把少將軍銜可以戴其他同志身上去的。

這個時候,謝開林還在作著升少將的夢。

世事難料,誰也說不清。

在重大強勢面前,顧天棋還是選擇了傾向葉凡。畢竟葉凡還不止代表一個人,鐵占雄這尊更大的神還在其人背後撐著。

雖說謝開林是自己的心腹,但顧天棋也犯不著冒著得罪葉凡這個未來之星,鐵占雄這尊響噹噹大神的危險還要推謝開林上位了。

而且,推薦趙昆上來,間接來說也是向京城趙家示好。因為趙家的趙括中將現在已經調到燕京大軍區任副司令了。

軍界的這一次大動作,趙家也只能得到安排這一次機會,總得給其它各方留點位置是不是?

所以趙昆暫時只能擱置下來等下一次了。這個,當然是軍界各方大佬平衡、妥協之後的結果了。

原本有人推薦趙昆,不過被顧天棋強硬的否決了。想不到才幾個時,這推薦名額一下子就易主了。

所以,才會令得鳳政委有點啼笑皆非的感覺。感覺這軍界人事大事,好像有時也跟三月的天一樣,說變就變臉了。

這個,關鍵就在於誰是掌權人

「凡哥,你要走了?」范春香一邊給葉凡搓著背,一邊問道,臉上也掛著許多的不舍。

「嗯工作需要。有空我會回來看你,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再找個人。」葉凡又勸道。

「找人,以後再說吧,我這白虎命,沒人喜歡。只是希望你能多看管著點范剛就是了,我怕他犯錯誤。」范春香略顯憂慮。

「不用擔心,有我在,天大的事我會罩著范剛的。」葉凡轉過頭來,摸著范春香的手。

「嗯我知道,就是我不說,你也會罩著范剛的,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要看嚴著他,別讓他給你添亂子。他這人脾氣沖,犯起倔來八頭牛也拉不回來。」范春香輕輕說著,「對了,丁主任又把經濟區招待的地位改成我這酒樓了。」

「呵呵,張國華是個聰明人。」葉凡隨口應了一聲。

不久

范春香早呈一具裸羊,兩人駕輕就熟,配合得相當默契。晚上她也是特別的瘋狂,估計想把以後的瘋狂都在這一次全給泄掉吧。努力擺著各種姿勢迎合著某男的強悍索取。

長槍一次又一次從那兩片圓丘中進出著,在顫慄著,做著活塞運動。圓丘也在顫慄著,如打擺子一般,有點地震的架勢。一次次的菜西施被送入頂峰,如在波光刀劍中盡見血紅……

酣戰良久方息。

剛換洗了身子躺在床上,電話響了。

葉凡拿起電話接通後,不過,裡面半天沒有聲音。

「奇怪了,到底是誰?」葉凡心裡尋思著,不過對方掛了。

「莫名其妙」葉凡咕嚕了一句隨手入下了電話。

「也許是別人打錯了。」范春香蹲床邊,細心地給葉凡修理著腳指甲,一臉溫順的笑道。

「也許是吧」葉凡淡淡笑了笑也沒多想。

不過,晚上12點時,葉凡也躺下正準備睡覺,電話又響了。接通后里面還是沒有聲音,顯得有些詭異。

不過,葉凡總感覺,電話那頭的人應該是自己熟悉的人,因為他通過那無線電波,彷彿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芳香。光火石般閃現出一個美麗的倩影來。

「是你嗎?」葉凡輕聲問道,旋即大了點聲音道:「肯定是你,說話吧,快說」

不久,電話那頭傳來了5555……低沉而壓抑的哭音。

「唉真是你,倪妹」葉凡嘆了口氣。

「我在那個粉紅色房間等你,我親戚不在。」方倪妹扔出這句話後掛了電話。

「唉……倪妹,你這是何苦……」葉凡心裡一陣子酸楚,久違的記憶又湧上了心頭。

那次因為鳳支書被牆壓死,去龜嶺村的途中,在一輛大三輪上跟方倪妹的瘋狂又湧上了心頭。

就是在那輛大三輪上,方倪妹失去了處子之身,自從她嫁給謝家的謝端之後,兩人再沒什麼出軌之舉了。

用方倪妹的話來說,我不願意用謝端粘染過的骯髒身子來玷污你。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