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五十六章老子不行往小子身上招呼

第七百五十六章老子不行往小子身上招呼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五十六章老子不行往子身上招呼

「唉……我知道沒戲唱了。叔說了,我的根骨太差,如果用藥物強行提功的話估計會整成殘廢人,只能靠自己一步步練上去了。

不過,那要練到猴年馬月。就憑我這根骨,估計1o年後還是一二段低手,還混個球。

所以,我叔也說了,你只能是在獵豹鍍鍍金,明年給你提個上尉趕緊回地方,到公安部門或檢察院什麼的都行。

如果混普通軍隊也行,就是在獵豹沒啥前途。獵豹的考核指標,國術境界是最大的硬性指標。

這一點,即便是我叔也不能弄虛作假的。要提少校的話就得三段身手,等到我能到三段時估計鬍子全白了不知能否到。」鐵飛虎一臉的沮喪,整個人說著居然蹲在了地下,抱著腦袋瓜好像相當痛苦樣子。

「說來也是,那你乾脆脫了獵豹這身虎皮,回地方算啦。鐵哥不是也說了,去混普通軍隊也行。憑著你叔的能量,過得十幾年,給你弄個上校甚至大校絕對沒問題。」葉凡勸道。

對於這種情況,就連鐵占雄都沒法子了,自己估計也是沒輒。如果有輒的話也不介意幫他一回。

通過這子還交好上鐵托,也不失一條好路線。鐵托即便是再怎麼正義,但在親情面前還能嗎?

何況,鐵托估計也並不是那種直拗到不開的老古董,不然,也坐不穩這個位置了。

「再說,鐵書記的態度是什麼?」

「我家老頭子,他能說什麼,一直催著我回地方了。說是獵豹沒前途了還賴在那裡幹嘛,給叔添麻煩不說,還丟咱們鐵家的臉。」鐵飛虎一臉無助地望著葉凡,像個等著分糖豆的幼兒園朋友。

「而且,老頭子下了最後通碟,如果在今年不能達到獵豹要求,我就得滾蛋回地方。」

「這倒是個問題。」葉凡陷入了沉思,良久,掃了鐵飛虎一眼,笑道:「回地方也不錯嘛如果回地方,你打算進什麼部門?」

「沒想好,倒也不是說不想回地方,就是這口氣咽不下。人家會說我是被獵豹踢出去的。如果功力能提高,即便是回地方也走得風風光光的,太氣人了」鐵飛虎突然站起,吼了一聲,嚇得一旁走過的一對情侶趕緊側身而過,老遠了還瞪著鐵飛虎,以為是不是遇上了什麼破子混子。

「瞅啥瞅,找打是不是」鐵飛虎嘭啦一聲,把地上一個空盒子踢向飛了過去。

「還軍人,一個混混,……」遠處的那個抱著女友的年青人聲嘀咕了一句,居然被鐵飛虎聽見了,這了一個橫步跨了出去,就要揍人。

「回來,鬧夠子沒有,一點行頭都沒有,哼」葉凡哼了一聲,鐵飛虎那腳懸在空中停住了,當然,那男的也早被他女友給硬拉著溜了。

「走上車」葉凡哼了一聲,感覺這子也著實可憐,辜切試試再說。再說,鐵哥對自己可是恩重如山,幫他侄兒也相當於幫自己。

兩人直往楚天閣葉府而去。

「好大的院子,想不到葉叔這麼有錢?」走在上山的路上,鐵飛虎羨慕不已,而且,語氣中彼為怪異,估計是以為葉凡什麼貪官污吏之流了。

「記住,你是我帶到這裡的第二個人,絕不能給任何人說,就是你叔估計都不曉得我這個地方,能辦到嗎?」葉凡那臉一正,相當有威嚴叮囑道。

「是打死也不說,即便是我家老頭子。」鐵飛虎居然行了個搞笑的軍禮。

心裡卻是嘀咕開了:「這葉叔如此年輕,居然有如此古董毫宅子,難不成他是個大貪官。聽說他只不過一個副縣長,現在剛升的縣長,一個副縣長能貪到這座一千多萬的房子,那真是有點本事。這要是給我老頭子知道了,還不送他上刑場。不過,也許他是另外渠道賺來的……」

「呵呵,是不是覺得我是個大貪官?」葉凡當然也感覺到了這子的一些疑問,乾脆挑明了,不然,這子指不定心裡在怎麼腹誹著自己。

「呵呵呵呵貪也沒事,我不會說的。反正咱們華夏沒幾個官員不貪的,只是貪大貪,有現沒現罷了。」鐵飛虎倒看得看。

「呵呵,這院子是我還只是一個副鎮長時,用一幅草藥救了一個香港老闆的兒子,他送的。不然,就是我把整個魚陽縣全貪了,也貪不到這座老院子的。至於說到貪,其實,咱們黨的幹部中的確有許多貪官,但是,卻是有更多的像你老頭子那樣的清官。」葉凡笑道,亦真亦假。

「我曉得,水至清則無魚。全成清官了我老頭就要下崗了。不過我老頭子了常常感嘆的說道:官員們的工資的確低了一些,官員名義是人民公僕,但他們畢竟是官員,怎麼能要求他們跟普通老百姓一樣的生活。

打個簡單比方,普通老百姓是抽一塊多錢的大前門過日子,你叫一個縣長書記也抽這煙,人家自然會感到掉價了。

為了不掉價,自然得抽好煙,好煙啥地方來,自然是人家送來的。

人家送了好東想到給你,你自然得幫人家辦事,所以,一環套一環,搞大了就出問題了。

再則,即便是你自己要抽大前門,可你的上級領導,你的下屬們全抽芙蓉王,人家會把你當成異類看待。

所以,這麼上行下效,前後夾擊之下。你不想貪的話也只能隨大流了,不然,你就是一個異類,最終會落得被人排擠出官場這個圈子的。

為了不被排擠,被邊緣化,你只得隨大流。這就是許多沒當官前豪言要做清官,後來上刑場時後悔不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