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六十二章決斷

第七百六十二章決斷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六十二章決斷

庄世誠當然清楚,像計妙芳這女人,百分之百不敢簽如此協定,擁有如此大氣派的。這兩年來,計妙芳是做出了些成績,但那個基本上都是王朝中這個行署專員給棒出來的。地區大量的資金和項目被王朝中掏出來給了計妙芳這個常務副縣長,沒點成績顯現那才怪?

王朝中那臉可是不好看了,心裡罵道:「脫掉全省倒一帽子,那麼好脫的話那不早脫了,脫光了都行麻痹的,麻川又不是個*子?還七脫八脫的?

而且,麻川那地方,想超過山狗縣和紅沙洲縣簡直是不可能的。就拿全地區倒二的紅沙洲縣來說吧,經濟總量是麻川的近二倍。山狗縣更是二倍半。

麻川縣能在兩年內不但要趕上紅沙洲,還要超越,這他娘的是個人都辦不到的事,除非孫大聖來當這麻川縣長,施個法術手指一捏變出一堆金元寶來全砸麻川去差不多……」

這廝心裡計較著,立即反駁道:「庄書記,如果葉凡同志肯簽訂這個軍令狀,我保留意見,但不反對這事。」

「好連這份軍令狀都不敢簽了還要他作什麼?趁早滾蛋去。」庄世誠也給逼上了梁山,自己也是剛到德平上任不久。

就連地區黨委會一下子都沒全面控制住,下面的縣區及縣級市一二把手,基本上都給地區那些常委們瓜分了。

特別是行署專員王朝中,是德平的老人了,在德平也呆了十幾年了,一步步從基層摸爬打著滾兒上來的。

在德平,其人根本就形成了一個超級的關係網。庄世誠感覺這德平,事還真複雜著。

有時自己一個書記講話,居然沒有王朝中這個行署專講話有用。庄世誠決不願看到這種情況發生的,難道就灰溜溜離開?

庄世誠是決不肯的,所以,這次陪鳳老去魚陽的天水壩子釣魚,偶遇了發酒瘋的小葉同志,在鳳老的鼓勵下,果下決斷,把葉凡從魚陽拎到了德平,一扔就給扔到了麻川。

庄世誠的打算,就是從麻川縣打開局面,一步步掌控整個地區。

他知道拋出這項難以完成的硬性指標來,王朝中肯定不肯接招的,因為計妙芳不能有那能耐的。果然,王朝中軟達了下去。不過,也倒戈一擊了,也要求葉凡同志也要簽定軍令狀。

而另雷鳴懷副書記和孫國棟部長倆自然在一旁看戲了,既然王朝中繳械了,他們當然也沒什麼意見。當然,三人心中估計都存有看庄世誠笑話的打算。

在他們心中,脫掉全省倒一帽子,衝到全地區第11位,那個對麻川縣來說,絕對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的。

庄世誠這個笑話是看定了,估計那位叫葉凡的小傢伙最後將是庄世誠和王朝中兩個一號二號人物權力爭鬥中的可憐犧牲品了。

對於這些內幕,小葉同志自然不清楚了。不要說他不清楚,就是賀海緯這個常委也不清楚。

不過,吃了頓便飯,倒是令得葉凡同志瞬間成了德平地區的風雲人物。

在辦公室里,跟庄世誠書記聊了一個小時,一看時間,已經是五點多了。

「小葉,咱們就將著去地區食堂湊和一下吧」庄世誠顯得親切的拍了拍葉凡肩膀。倒令得這廝有些受寵若驚了,略顯恭敬,笑道:「那麻煩庄書記了,這怎麼好意思,佔用了庄書記那麼寶貴時間。」

「時間是寶貴,不過,你的幹勁和成績就決定了我到底值不值?」庄世誠繞了一個彎,又敲打了一下小葉同志。

「**,張口成績,閉口還是成績,老子都快成成績兩個字了眼了。」葉凡在心底里鬱悶地發著牢騷。

走出門後,葉凡的鷹眼發現賀海緯正坐車裡等,不過,賀海緯發現葉凡跟庄世誠一起往後麵食堂走去時臉上的訝然也是一閃而過,沒鬧明白庄書記這又是唱的那一出。

「這小子還真是好運到家了,好像是跟庄書記一起去吃食堂了。庄世誠這樣子做是為了什麼?給葉凡造勢,抑或是說給其它對手發出信號,這個年輕人我庄世誠很看重,你們怎麼怎麼的……」賀海緯迅速在腦中胡亂打發開了。

不過,一路走了過去。

地委里許多幹部們全都臉顯訝然,心裡當然酸得快掉牙了。一個個同志都瞅著葉凡,暗暗的,隱晦的瞅了又瞅。不知道這位過於年青,甚至略顯稚嫩的菜鳥級年青人跟一號人物庄書記是什麼關係,兩人還邊走邊聊著,感覺相當的親密。

「庄書記好」一路過來都有幹部略彎腰打著招呼,不過,這些人嘴裡在恭敬地打著招呼,身子一超過庄世誠後那眼神,瞧的全是葉凡同志。

「咦那不是咱們的班長嗎?」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訝然叫聲。

「沒錯,陳蕾,你看,就是那傢伙,怪了,他怎麼跑咱們德平來了,好像,啊旁邊的不是庄書記,他們倆怎麼走一起了,好像還……」以前黨校的同學,也就是剛來就走錯房間,跟葉凡鬥了一場的文娛委員蔡紅藕趕緊用巧手摸住了那好看的嘴唇,怕大叫出聲來給庄書記聽見。

蔡紅藕在地委組織部任副部長,她口中的陳蕾在行署辦公室任副主任,也是同一批的學員。

「嗯,挺親熱的。你看,庄書記一邊走一邊還跟他聊天。這傢伙,不管去什麼地方都是惹禍的主,風雲人物。以前在黨校,搞得整個黨校沒人不認識他。現在又到咱們德平來了,好像他跟庄書記是往食堂去的,不會去吃飯吧?」陳蕾在嘆息著這個好運的傢伙估計又要交好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