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六十九章天要阻我我破天

第七百六十九章天要阻我我破天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六十九章天要阻我我破天

「呵呵……賀書記,葉縣長,是不是覺得奇怪?」組織部的孫部長半眯著眼,有些得意地笑著。

「嗯這些樓房應該不是現在建的吧?」賀海緯沒忍住,問道。

「哈哈哈……賀部長,的確是這樣的。整個寬大的縣府衙門長估計有上百米,寬多少我不記得了,反正從門口到後面的庵堂得走上近半個時。

這裡的院樓都是解放前建的,具體時間估計是四十年代。整個縣府解放前是一個大家族的,其實他是個土匪頭子,在咱們德平都非常的有名,叫馬鬍子。

解放前,這馬鬍子鎮整個都是馬家人控制的,就連鎮名都給他改成了馬鬍子鎮,原本叫千石鎮的。解放後馬鬍子被解放軍消滅了。他家這宅院群也給人民政府沒收來當臨時的政府駐地了。

以前並沒設縣衙,整個麻川縣當時就是三個鎮。十幾年前才撤鎮建縣的,取名麻川。

建縣時地區領導現這馬鬍子留下的老宅子是全石頭建的,就連天花板都鋪的都是長條的大個條石,最長的有**米。

當然,那種特別長的比較少。一般都用在大廳處。基本上都是四米左右的條石,上面糊上一些水泥,就成了現在的全石頭院子。當然,院子的外牆一般都是石條搞的,內部卻是條石夾青磚疊的。

經過地區城建局的專家測定,認為這條石加青磚鋪的樓房沒有危險,應該還能再使用上幾十年。石頭可是永遠不會壞的,鋪地板的水泥壞了再換一下就行了。

因此,再加上地區經濟狀況不怎麼好,就沒再重新建縣府衙門了。只是,當初解放軍攻擊時損壞了許多地方,後來地區拔了幾百萬下來全面修繕了一番,倒也不錯。

葉縣長的辦公地點等下叫柳主任帶你挑一挑。咱們縣府現代化的東西都缺,就是不缺院樓。」周富德書記指手劃腳著,似乎頗為得瑟似的。

「嗯這簡直就是一古董,充滿了樸實的藝術感。好地方」葉凡隨口贊道,心裡卻是腹誹道:「以前的東西再好,肯定也沒現代化的大樓住著舒坦,光是一個衛生間問題就相當的大。以前那有什麼衛生間,有一茅廁給你上就不錯了。」

「呵呵,葉縣長,後面還可以住人,也是以前馬鬍子家眷們住的地方。假山,池水,亭都有,景緻相當的幽雅。等下柳主任會帶你去挑院子的。」黨群書記韋不理文雅淡淡的笑了。

一群人進了黨委樓,其實不能叫黨委樓,其實就是一個大院子。穿過一個池塘才進到了大廳里,廳的外面全用敞亮的落地玻璃隔斷了。頭頂上有幾架電風扇,不過,現在是冬天,也用不著。

「這裡應該是馬鬍子以前招集手下議事的堂口地方吧?」葉凡笑道。現一旁的牆上還留著許多彈孔。想必當初解放軍要拿下如此巨大的院子也相當的不易。

「沒錯以前這裡還擺著許多的老虎椅子,後來被戰火毀了不少。不然,還能賣些錢的。」周富德笑著,把孫部長和賀海緯讓到了中間的那排椅子上。而周富德自己和葉凡卻是分列兩旁。那排椅子上早就擺上了名字,大家按號入坐就是了。

周富德轉頭沖縣委辦主任柳眉芳問道:「各單位頭頭,鄉鎮一二把手以及各個副職都到了沒有?」

「全到了,只等著進來了。」柳主任回答道。

「好,讓他們進來,還是老規矩。」周富德揮了揮手。

「按老規矩,啥規矩?」葉凡和賀海緯心裡都打了個疑問。

不一會兒。

院子兩邊的房間全打開了,從裡面走出一窩人。不過,一個個手中都搬著一把粗笨的木椅子。井然有序地走了進來,好像自已的位置早就知曉了,隨手把椅子擺好後站在了椅子前面。

看其裝束,應該就是各鄉鎮一二把手,各行局頭頭以及各個副職了。

濟濟一堂,葉凡粗粗的掃了一圈,估摸著有三百來人。幸好馬鬍子這議事大廳相當的長,挨擠著倒也全坐了下來。

「呵呵,草莽英雄全到了。」葉凡心頭突然冒出了這麼個荒唐想法來,自己都感覺好笑。那自己和周富德不是變成山寨的大當家和二當家了。

往後一瞧,背後不正掛著一幅老虎下山圖,還是木頭雕的,那老虎,雕得活靈活現,似要吃人。

「不知道縣委的常委會議室在啥地方?」葉凡心裡左右瞅著,對這種怪異的縣府衙門還是相當新鮮的。

縣委辦主任柳眉芳主持會議。

流程很簡直,先是柳眉芳致迎接詞,然後是孫部長宣布地區人事任命。

「葉縣長,你說兩句吧?大家歡迎。」柳眉芳話音剛落,大廳里響起了稀稀拉拉的掌聲。

當然,拍得最響的那幾個人葉凡還是記下來了,一個當然是方圓了,一個居然是縣公安局長吳彤同志,估計是給他撈了兩部警車心裡感激吧。另外還有幾個不認識,不過葉凡記下了他們的面容。

「看來大家不怎麼歡迎我吧……」葉同志心裡想著,也沒在意,即興拿起了話筒,說道:「看來大家熱情不怎麼高啊呵呵」葉凡那話音剛落,立即響起了如潮般的掌聲。

這廝當然曉得大家是在裝象,亂鼓掌了,也不介意,等掌聲平息後,又頓了頓才說道:「說明麻川的同志們覺悟性還是很高的,話我不想多說,多說來也沒意義,還得看錶現。大家看我這麼年輕就坐在這個位置上了,其實我心裡很不舒坦,感覺這張椅子好像長滿了毛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