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七十七章為了封口

第七百七十七章為了封口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七十七章為了封口

「哼狠辣點,老子也是沒辦法,為了封口」葉凡心裡一狼,估摸著農媛媛在這種場合也不敢有太大動作

手如靈蛇一般硬性的往裡一探就擠入了雙腿中間,隨手也在那神秘之處抓了一下

自然,農媛媛也是悚然一驚,那種地方被人手指頭插進去好像還抓了一把,雖說隔著褲子和內褲,但也能羞澀死人了

但等著農媛媛驚愕之極一個特自然的反應就是把雙腿併攏得緊了這麼一併攏當然是女人子自然的防狼動作

不過,葉縣長可是招罪了,感覺自己那手指頭好像被夾進了一條誘人的縫隙里,手感十足,似乎還帶有一絲絲溫潤的熱水流

旋即、這廝裝著微微一愣,意思是老子掏煙掏錯地方了,很是自然地趕緊手勢一迴環,縮回到口袋裡掏出了香煙,隨手扔給了吳彤一支,兩爺們開始吞雲吐霧了起來

余光中現農媛媛默不作聲,雙腿好像抖得厲害,有點像極了打擺子動作不過,那雙眼中射出的是一股子相當莫名其妙的複雜眼神似怨似怒似嬌似燥似期待似……

「對不起了媛媛,我也是沒辦法,為了不讓你亂嚼舌頭根子,咱們現在彼此彼此了這麼一扯平,你應該不會……」葉凡心裡略為謙意想著

詭異的事生了

僅隔了半分鐘

農媛媛突然好像瘋了似的,站了起來,隨手把兩個湯碗清理乾淨,卟卟倒滿了整整兩碗滿滿的二鍋頭,舉起來,幾乎是用喊出來的,說道:「葉縣長,您是我的直接領導,以後工作上還需要你多多指導,在這裡,我敬你一碗」

「好哇好哇,農主任威風看到沒青,人家農主任的那個才叫大手筆,一碗抵了幾十杯,哈哈哈……」吳彤也醉了,在一旁拍手起鬨,順帶著還要教訓一下自己的兩個女民警剛才沒用碗,好像不夠來勁似的,另外的三女也起鬨了起來

「算了農主任,你還能喝嗎?」葉凡有些鬱悶,明知道是農媛媛在泄剛才自己那隻手對她身體的騷擾

「哼,誰說不能喝」農媛媛一聲冷哼著,咕嚕咕嚕,一口氣干進去了

那碗可不,足有八兩左右剎時,農媛媛那臉全呈血紅色了,連脖頸都染上了桃紅伸出一隻手撐在了桌面上,估計不撐著就得倒下了

「好農主任海量」葉凡嘴裡贊著,自然也不能示弱了,端起碗來咕嚕著也幹了進去農媛媛搖搖晃晃進了衛生間,估計是解決問題了,葉凡的目光中閃出一絲憐憫

不久

居然又進來了三四個幹部,反正葉凡也不認識,說是在隔壁桌吃飯,知道了葉縣長在這裡,一個個全來棒場了

其實,是這些人看見農媛媛進了神女酒樓,一打聽才知道來的葉縣長要來吃飯,旋即,這消息一傳來,臨時頭縣裡那些消息靈通的幹部們全結夥到神女酒樓來瀟洒一把了

雖說一杯酒不能讓葉縣長記住自己,但至少先混個臉熟以後再打交道也方便一些

而葉縣長也是初到貴地,本來想跟每人喝上半杯,想想有些不妥,自己剛來,不能顯得太大條

自然,也不能拒絕手下幹部們的熱情了,因此,來的全是敬者一輪通莊,葉縣長也沒推辭,也痛快的陪幹了一杯

後面勢頭越來越猛,一批批的來客從隔壁桌子如雨後春筍一般冒了出來

雖說那酒杯並不大,還不到一兩,但蟻多壓死象就是這個理兒,葉縣長雖說是海量,還有著國術七段的身手化解一些酒力,但他畢竟沒有《射鵰英雄傳》中邱處機道長與江南七怪斗酒時那種能直接把酒逼到腳下地板上的奇術,那個當然是電視中虛構的,現實中是絕對沒有的

最後,葉縣長也是差不多了,光榮在酒桌上

雖說葉縣長醉得差不多了,不過,也為他贏得了好名聲說葉縣長初到麻川不擺架子,跟下屬部門幹部職工們打成一片,充分體現了縣長與民同樂的開放、其樂融融思想這一點效益葉同志是再怎麼也沒預計到的

半夜醒了過來,見桌上留了一紙條,翻開一看才知道是方圓來過了

葉凡順著紙上那簡單的勾劃找到了一個偏僻的菜館——雪蓮菜館門斜著,輕輕一推就進去了

「葉縣長到了,上樓坐坐」方圓一身黑茄克迎了過來,身後站著一個全身裹在雪白睡袍里的女子,一頭烏黑的頭盤在頭上還梳了個龍鳳髻,頭由後向前攏成雞臀般的式樣,一根插上銀制橫簪插在上面,樸實中顯得庄雅大方

見葉凡瞅了那一眼,方圓聲笑道:「她叫車雪蓮,這菜館老闆」又轉身沖雪蓮說道:「這位是剛到麻川的葉縣長」

「葉縣長好,方圓,你先帶葉縣長上頂樓坐坐,我熱了酒菜就送上來」車雪蓮純潔的像顆天山雪蓮,人如其名

「呵呵,方圓,進步蠻大嘛才幾天就勾上了,不過,這女人……」葉凡問了半句話,有些不放心,不過想方圓辦事應該不會糊塗的

「呵呵,葉先生,我剛到麻川時散步走到這菜館,要了一壺酒喝著,後來幾個混混來吃白食,我隨手給解決了

就這麼認識了,雪蓮命苦,結婚才一年丈夫開車,在天車山給摔死了一個女人,開了這間菜館不容易」方圓解釋了一番,葉凡的眼前浮現出林泉鎮菜西施春香的凄美面容

心裡嘆道:「何曾的相似啊」

「雖說只是逢場作戲,但你也不能虧待了人家」葉凡瞅了方圓一眼,笑道

「我曉得葉先生,只是那個方面持久性還是不行這點我覺得有些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