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七十八章善解人意

第七百七十八章善解人意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七十八章善解人意

3到

「謝謝葉縣長,以後把這裡當家,想吃點什麼打個電話,我會弄來的咱們麻川別的沒有,山上的野味,河裡的魚還是很多的,而且便宜,我弟弟很會搞這些」車雪蓮含著淚接在了手裡

「好好,方圓有口福了,相信妹子你的手藝絕對不賴」葉凡點了點頭

「不過雪蓮,葉縣長跟我的事你注意點,一絲一毫都不能透露出去包括你最親近的人,比如說你弟弟」方圓叮囑道,其實他先前早就叮囑過n遍了

「我明白,打死我也不會漏出一個字的」車雪蓮慎重地點了點頭

「呵呵,這女人不錯溫柔,善解人意,可惜是個寡婦不然,倒是可以……唉……」葉凡嘆了口氣

「她年齡不大,才剛滿21,19歲就結婚了,孩子也才一歲多不過,她對我很好,剛才葉先生也看見了,我不會虧待他的」方圓嘆了口氣

「嗯,方圓,作為一個男人,不滿足於一個女人有些花心正常,哪有不吃腥的貓,只要不虧待女人咱們心裡也能安適一些」葉凡笑著,兩人幹了一杯,轉爾問道:「你叫我過來不光是為這些事?」

「葉先生,我也僅比你早到幾天不過,你是閃亮登場到了魚陽,我是悄悄來的,就一個背包,當初來時連棉被都沒帶不過,葉先生,聽說你一來就跟地區的林天局長比試了一番,那可是相當扎眼的林天這個人不好說,聽說在省里背景深厚,如果因此事得罪了他也是一個不的麻煩就怕此人以後會時不時的跟咱們麻川下拌子」方圓皺起了眉頭

「你打聽清楚他的背景沒有?」葉凡也是凝重了起來想到就連賀海緯這個政法委書記都被林天一個公安局長欺負得快喘不過氣來了,此人肯定有深厚的背景

而且,當時自己亮出了行署專員王朝中親筆寫的批條,那子照樣子不屑一顧,是夠狂妄的一個人了

「目前還沒有,聽說是跟省里某副省長有關係,待我打聽清楚再說」方圓慎重的說道

「副省長,好像沒有姓林的,這倒奇怪了」葉凡嘴裡喃喃著,轉爾笑道:「不管了,一個地區公安局長,相信他也翻不起多大風浪,如果真要捋脖子相見的話咱們也不是省油的燈,最後弄得他連局長都干不下去了踩死他,給我們斗,我可是送過好幾個局長進監獄了」

「嗯,我倒忘了葉先生那另一層身份,如果有那層身份擔身上不要說一個地區公安局的局長,就是省廳廳長你也未必怵他,呵呵呵……」方圓一時之間又舒懷了不少,想到了葉凡那特勤第八組副帥身份這個身份丟出去的話就是省政法委書記馬國正也得抖量一下

「不要提那個,我現在說句實話,那身份其實就是一個隱藏的神秘特工他們說是王牌殺手,無所謂了特勤那邊的事能不沾邊最好不沾邊,一沾上就脫不了手的我無意去專混那邊,而且,最近我還有點麻煩」葉凡臉上憂慮重重

倒是引起了方圓興趣來,問道:「葉先生能說出口的麻煩那肯定是不得了的煩了,說來聽聽,如果我能在暗中注意著點的我會儘力的」

「唉……以前巫山宮的梅千雪那娘們的女兒跟我打賭,我贏了要她女兒洛雪飄梅當我老婆當時也是隨便說說,開玩笑的」葉凡嘆了口氣,這事也沒必要瞞著方圓

「葉先生肯定贏了是不是?」方圓那瞳孔猛然爆大了不少,心裡那是相當震憾

梅千雪作為巫山宮宮主,在國術界那名聲是如雷貫耳般的響亮

聽說此女人年輕時還是江南第一美女,那個時候想一搏她芳心的國術界好手,商界大腕是多如過江之鯉

而且這女人堂堂的八段好手,葉先生惹上她,這個日子還真不怎麼好過了

「嗯贏是贏了,她女兒洛姑娘倒是乾脆,認了可是後來被梅千雪知道了,說是我狂妄,敢叫她女兒當妾,直接叫嚷著命令狼破天要我一條腿

不然怎麼怎麼的,反正唧唧歪歪囉嗦了一大堆幸好那次我受了重傷,狼破天幫了我,扯謊說我犧牲了才躲過了一劫

不然,方圓,你估計只能看見我那個鐵拐李形象了,呵呵呵……」葉凡一臉的苦笑

「狼破天,難道就是號稱煞神的那個好像是中警內衛局俗稱的中南海保鏢組組長的那位是不是?」方圓瞳孔睜得大,連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來

看來煞神的威名似乎比梅千雪可怕實際上當然是梅千雪可怕了,只是梅千雪這種世外高人是屬於那種傳說中級數的人

根本就難以見到,對方圓來說,這種人只能仰望而無法見到煞神狼破天是特勤的人,自然感覺親近一些,名頭就響亮了

「呵呵,應該是」葉凡隨口笑著渾沒在意他不知道,方圓的內心是不平靜了

從葉先生的口吻中可以推測到,煞神狼破天跟他的關係很鐵,不然,絕對不可能甘冒著得罪梅千雪的危險去走鋼絲

煞神從來就是一個冷酷冷血慣了的人,一般人那能如他法眼,沒有很鐵的關係,他那會再乎你斷腿不斷腿

方圓甚至可以斷定,如果梅千雪要的不是葉凡的腿而是自己的腿的話那狼破天估計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咔嚓一聲自己就成鐵拐李了

「不說這個了,現在我躲在麻川,估計梅千雪做夢也想不到我會在這旮旯地方,呵呵呵,所以,特勤的事我不想提,那邊就當是一場夢境」葉凡隨口笑道,表面上很是輕鬆,實則是心裡沉甸甸的不好受

「葉先生,麻川這個地方太窮了,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