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七十九章格局

第七百七十九章格局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七十九章格局

「荒倒是沒什麼荒著,估計是產量低得嚇人,不會是跟土壤或種田技術,或者跟種子有關吧?」方圓也沒弄明白這個問道,眉頭皺著,也搞不清這些狀況。

「我知道了,明天問問管農業的分管領導,農技方面專家再說了。」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還有,麻川的領導關係也相當的複雜,以前說魚陽有四大家族,其實麻川縣的複雜一點不輸給魚陽。只是這種複雜性又不一樣了。

麻川以前是有名的土匪窩子,所以,土匪也形成了一個個大大小小的家族。

像馬鬍子鎮就是馬家人盤踞的地方,以馬鬍子這個土匪霸頭為大當家的馬家窩集團。

後來馬鬍子雖說被消滅了,但大部分的土匪都改善投降了,馬鬍子鎮姓馬的基本上都是馬家人,也可以說,解放前他們祖輩或多或少的跟土匪有著這樣那樣的瓜葛。

牛頭鎮姓孫的相當多,縣委組織部長孫明玉的老家就是牛頭鎮的。不過,聽說其父孫國棟部長老早就遷走了,孫明玉他現在就是牛頭鎮的帶頭人,在那個鎮子威望還是相當的高。

振臂一呼,響應的人絕對一大片。當然,他的威望跟周富德相比又弱了不少,畢竟離開牛頭鎮相當長時間了,不過,家族觀念、土匪那種講義氣勢頭並沒散掉多了。

羊角鎮是鐵家人天下,縣委常委、青山鎮黨委書記鐵東是不是很沖,估計比你當初在林泉鎮時表現得更是厲害傲氣十倍。此人的的勢頭跟地區公安局的林天倒是有得一比。

就是因為鐵家人在咱們縣可不少,他,就是一隻青年壯羊,還是屬於那種用羊角就能扎死人的狠羊犢子。

縣委書記周富德是一個霸主型號的一號人物,以前周家跟馬鬍子鎮的馬家就相當的好,估計就是馬鬍子鎮的馬家在支持著周富德的。而且,周富德以前的祖上好像就是馬鬍子家的帳房先生。

除了周富德,還有一個人值得注意點,就是黨群書記韋不理,此人是河對岸的壯家族人出身的。

聽說此人的老婆陰素素是咱們麻川第一美女,叫什麼來著我也不曉得,人也從沒見過。

葉先生,別看此人一臉的陰柔隨和相,聽說其人骨了里並不像他表現看上去的那般秀氣,還假裝儒生樣的假道學。這種人其實比周富德更難纏,藏在暗處,為人方面又難以抓住其軟肋,是個夠了得上份量的對手。

而且,地區也有領導在支持著他。聽說江縣長在金桃鄉搞的幾萬畝桃樹基地就跟他有關,我一直在懷疑,江縣長難道就是他害死的,或者說是逼死的,這個目前沒有證據。

除了這幾個人我打聽到了一些小道消息外其它我了不怎麼清楚了,不過請葉先生放心,我會時刻注意的。」方圓給葉凡打著參謀,倒是省去了葉凡相當多的麻煩。

「政法委書記馬雲錢是個什麼樣的人?」葉凡問道。

「這個,不清楚。」方圓搖了搖頭。

「馬雲錢,馬鬍子鎮正宗的馬家人。這個人不是個東西,人家都說兔子不吃窩邊草,這人,剛好相反,聽說被他糟塌過的外姓人家不少,都是住在馬鬍子鎮的外姓人。而且,就連馬家本族人娶的媳婦兒也有被他那個了的。一個不折不扣的老畜牲,老混蛋。」車雪蓮炖好了蛇肉湯送上來,剛好聽見,隨口就罵開了。

「是嗎?你這有根據沒有?而且,為什麼沒人告他?」葉凡心裡一動,裝著隨意樣子問道。

「我就親身經歷過,我剛到這馬鬍子鎮開店,馬雲錢這老狗時不時會來糾纏一番。

有一次還被他擠進了內屋,幸好我表弟剛到沖了進來,不然……」車雪蓮一臉的憤怒,瞅了兩人一眼,又說道:「至於說告狀,誰敢前年有個女人的弟弟一直嚷著要到地區,到水州去告他。結果怎麼樣?

莫名其妙的就死在了天車山下,翻車了而且,連那女人的丈夫一起翻下車的,一家人現在就剩下孤兒寡婦的,可憐得很。

大家都猜測是馬雲錢乾的,不過人家還管著公安,縣裡周書記寵著他,公安局難道還能真拿他說事兒。

結果自然是交通事故不了了之了。後來,這一帶人再沒人敢叫嚷著什麼了,女人被他欺負了也就忍著,有啥辦法。

民不與官斗,何況他還是一隻披著人皮的兇殘狼官,馬家又有一夥混混,平時打架鬥毆,誰敢去招惹他們那伙凶人。

打得鼻青臉腫是小事,打斷了腿腳是常有的事。而且,人家連醫藥費都不用出,有一次一個人家被打了,去問他們討藥費,那些馬家土匪怎麼說:還想要錢,再來討的話另一隻腳也給一起斷了。想問老子要錢,這麻川,還是馬家人天下。

馬雲錢官場上混得香,地下暗的方面又有一夥混子撐著,黑白通吃,誰敢招惹他那是找抽。

就拿他養的那隻大花貓來說吧,討厭得很,經常偷東西吃,可整個馬家鎮,就沒人敢動手整那隻貓一回。

有次有個外地青年可能給氣極了,因為那隻貓抓傷了他女朋友的臉蛋,那年青人隨腳抬起踢了那貓一腳,結果還被馬雲錢支使人給弄進了局子,關了15天,說是虐待動物什麼的。

結果,那個外地青年人被馬家的混子敲了好幾千塊才出來了,他女朋友,聽說差點被欺負了,最後是吳彤局長看不過去了,出面擋了一回才算保全了那個女子……」

「老子太監了他這個人渣」嘭地一聲,桌子被方圓拍得咔嚓作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