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八十七章疑雲重重

第七百八十七章疑雲重重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八十七章疑雲重重

當然,也不能說葉縣長鐵石心腸,因為麻川太窮了,沒錢你一張口就要實現的,作為一個縣長,你嘴裡當然不能亂拋承諾,不然,久而久之,人家下屬把你話當放屁了,那以後政令還怎麼通行?

所以,這廝呷了口茶,嘴裡卻是說道:「嗯這的確是個老大難問題

不光你們織女鄉,整個麻川好像都存在著這方面問題就拿我們縣政府來說,辦公地點不是都住在馬鬍子大院里

不過,我們條件好一些,馬鬍子有錢,建的院子是全石磚結構的,倒很少見到用木頭作為地板的房間

當然,你們織女鄉特別一點,山高路陡,跟其它鄉政相比條件又艱苦了不少,縣裡也是酌情考慮你們的實際需要,給你們一定的特殊補助」

葉縣長打著哈哈,這話一放出去傻子也聽得出來人家是在打哈哈沒一句實成能拿得出手的話來,什麼民酌情考慮,特殊補助,你考慮能說得過去,你不考慮也說得過去,這個自然是領導們慣用的伎量而且,我給十萬是特殊補貼,給一萬給可叫做那啥的特殊費了

農鄉長當然也懂這一點,嘴裡略顯不滿了,還是柔聲細雨道:「縣長,你剛來,有些情況估計還不清楚?表面的和實際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樣?」

「嗯,說來聽聽」葉凡呷了口茶,點了點頭

「咱們縣青山鎮,縣長去過了嗎?」農音韻似有所指,有點心翼翼,問道

「還沒去過,怎麼,有什麼問題嗎?」葉凡心裡暗暗一動,眼前浮現出縣委常委、青山鎮黨委書記鐵東的音容笑貌來

此人給自己的印象就是相當的狂傲,估計不到3o歲,長得相當英俊的一個年青人

當初自己到麻川時跟他握手,只是一沾即開骨子裡感覺此人對自己存著一絲屑眼神葉凡清楚,自己太年輕了,人家明擺著是不服氣

「先申明,我不是告狀,我只是談談哪裡的實際情況」農鄉長看來有所顧忌

「請說,我不會亂傳的」葉凡示意道,也給農音韻一個承諾,意思叫她放下包袱,大膽的說

農音韻足足盯著葉凡看了十幾秒,好像在揣測葉凡這個縣長是什麼心思,值不值得信籟

見葉凡目光清澈,才點了點頭,說道:「青山鎮的經濟排在咱們縣第一位,因為那裡有個貯量豐富的銅礦

本來銅礦是國家才能開採之物,不過省里和地區都考慮到了咱們麻川的實際狀況,所以,就把此項開採權下放到了縣裡

縣裡的情況我不說了,葉縣長自己去調查一下,不然,別人會在背後說我亂嚼舌頭根子」農音韻終究對葉凡還不是十分相信,不敢多言,只是提了個引子出來

這個也正常,葉凡才到沒幾天,不可能一下了就能取得別人信任的,信任這個字眼講起來容易,真想得到別人信任是相當難的因為,好多人都是被信任自己的自己人給害得很慘兄弟尚且相殘,夫妻尚且互相防著,就別提外人了人心都是肉長得,別人心裡怎麼想,誰又能說得清楚

「嗯我明白了難怪青山鎮如此的富足,原來是因為銅礦這種老天給的大東西」葉凡說道

「老天給他們那是上天的眷戀,我們其它鄉鎮也沒什麼話說可是縣裡明顯偏心?」農鄉長略顯不平了甩出了一句話來

「偏心,你給我說說,縣裡怎麼個偏心法?」葉凡來了興趣,好像漸漸的觸及到了一些關節之處

也許這就是個突破口,葉凡腦中瞬間浮現出了江縣長的死,不會跟這個有關係?

「這個我也不怕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當初縣裡居然把銅礦的開採權全扔給了青山鎮,而且下放的權力相當的大儼然那銅礦就是青山鎮自個兒似的,該鎮一年只上繳給縣財政3oo萬的稅款子,其它一概不管,簡單就是個縣中之國」農音韻口氣重了許多,「縣長,以後您到了青山鎮就一目了然了

咱們鄉窮得連辦公大樓都沒有,而青山鎮,人家一個部門就是一座樓,鎮長和書記各佔了一層辦公大樓,建的

一個人占著二三十個房間,一層樓光是衛生間就有五六個,鎮長書記的辦公室那個豪華程度絕不比地區那些常委辦公室差

裡面其實就是一套房,什麼設備都有,夠我們鄉全體部門用了,唉……」農鄉長講到後面終於沒忍住,臉上那溫婉之相也漸漸的逝去了一眼看來,人一直想保持那種狀態關係著一個境界問題

「你是想說,青山鎮實際上的收入相當的豐盛,甚至過了幾個3oo萬?」葉凡裝著相當自然的問道,這個觸及到一些核心問題時估計農音韻不會吐露了

「這個我不清楚?」農音韻嘴角動了動,沒說實話

「不說是不是,看來得使出殺手鐧了」葉凡心裡一動,這個問題相當的關鍵,也許前任縣長之死都跟這事有關係,葉凡似乎看到了一縷署光,所以決定下大本錢了

收斂了微笑,一臉嚴肅,說道:「農鄉長,我希望你能再提供一些比較詳實的數據?相信我,絕不會外傳的,這事就你我明白即便是調查此事,我也會從另一個方面著手的」

「我不清楚?」農音韻還是搖頭

「縣裡給你建一座辦公大樓?」葉凡盯著農音韻,拋出一枚重磅炸彈來,的確有些震憾人心,葉凡下的本錢夠大的,一座樓,那可萬

農音韻瞬間失神了,獃獃的望著葉凡不知在想些什麼?

不過,最終她還是搖了搖頭,笑道:「謝謝縣長的關心,你即便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