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九十二章領會領導意圖

第七百九十二章領會領導意圖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九十二章領會領導意圖

所以,葉凡交待農媛媛把吳彤從縣城招了過來,也是想乘這機會觀察一下吳彤此人到底可用不可用,其實就是聽不聽話了。如果可用的話那以後指不定還能成自己的好幫手。

吳彤估計也感覺到了點什麼,這明擺著是葉縣長在考驗自己。要的就是自己一個態度,雖說只是一個態度,但也隱隱的有傾向誰的問題了。

「葉縣長,今天剛好縣醫院的醫生在范白成院長帶領下到金桃鄉來開展扶貧性手術。

經過范院長親自驗傷證明,蔡則民同志那額角被開了一個長達好幾厘米的長口子,縫了十幾針才弄好。

估計以後傷好後蔡鄉長那額角上都會留下一絲無法抹滅的疤痕了,唉,破相了。

蔡鄉長那文人相這下子有了道醜陋傷痕,叫人還怎麼當這鄉長?

另外金桃鄉黨政辦的江有道主任小腹部被潘宏禮同志重重的踹了一腳,范院長檢查後認為是脾部被踢傷了,得休息個把月以觀後面效果。

縣政府辦的農媛媛同志臀部被踢腫了,造成淤血堆積,連坐都有點困難了。

而且當時鄉政府的七八個同志都證明,要不是葉縣長手抓得快,飛身救人,估計農媛媛同志會被潘宏禮一腳給踢得撲下窗戶了。

人都到窗戶口了,幸好啊不然鬧出人命就麻煩了。這個按理說可也是殺人未遂的,算過失吧……」吳彤一邊彙報著,一邊在觀察葉凡的臉色。不過他有些失望,因為葉凡一臉的淡然,看不出喜怒哀樂。

「嗯證人證據什麼的都齊備嗎?」葉凡點了點頭,扔了支紅塔山給吳彤。

「都錄了口供,簽了字,一切手續完備。」吳彤嘴裡彙報著,猛吸了一口煙,看著葉凡,在等指示。

不過幾分鐘過去了見葉縣長好像在考慮什麼,這廝有些急了,小聲問道:「葉縣長,不知該如何處理潘宏禮同志?」

「依法公正處理」葉凡拋出了六個字,不過後面又補了一句道,「此風不可長」

「此風不可長……」吳彤心裡念叨著,暗道那不是說肯定得嚴懲了。如果不嚴那以後那風不是就又要刮起來了,這可怎麼辦?

這廝那屁股在椅子上轉扭擺著不安分了起來,弄得葉凡心煩,眉頭一皺,問道:「怎麼?還不去處理?」

「葉……葉縣長,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吳彤臉色凝重,咬牙決定倒出實情了。

「有話直說,有什麼當講不當講的,我又不是土霸王,難道連話都不讓同志們講了?」葉凡知道這小子要亮底牌了,故意裝作不耐煩樣子。其實是看這小子是否講實話,這個,也決定著自己經後用不用此人了。

「咱們地區行署副專員查計鋼是潘宏禮的親親的表哥,兩人關係很好。

以前,查計鋼的母親在生下查副專員時當時家裡窮得揭不開鍋了,還是潘宏禮的家裡供他讀的大學。

所以,潘宏禮雖說是普通偵察兵複員的,但並沒什麼級別,也給查副專員慢慢的扶上了金桃鄉書記位置……」吳彤那話一抖落出來後雙眼直盯著葉凡,葉縣長是否會改變主意。像這種事說大就大,說小的話那是連屁事都沒有。

「怎麼?怕啦?」葉凡淡淡一笑,嘴角勾起了一個淺淺的弧度斜掃了吳彤一眼笑道。

吳彤明白,這是葉縣長在考驗自己了。這個時候相當的關鍵,縣委周富德這個一號對自己並不怎麼感冒,不然,那政法委書記一職一直不讓自己兼任。今年自己正好30周歲了,再不挪挪位子這輩子就沒什麼希望了。

這廝一咬牙,說道:「我明白了」旋即點了點頭走了。

「我是最喜歡明白的人。」後面傳來小葉縣長那淡淡的口吻,吳彤心裡一震,轉頭又沖葉凡彎了彎腰,更是恭敬,說道:「我立即把潘宏禮帶回縣局。」

「那是你們縣局的事,這事兒別問我」葉凡頭都沒抬,嗯道。

「潘宏禮背後有著查計鋼這個親表哥撐著,人家是地委行署副專員,位高權重。

不是我這角色所能惹得起的,就是麻川的一號周書記也得讓這貨三分。

不過,聽說葉縣長是地委一號庄書記親自帶的將,特地從遙遠的墨香那邊給挖過來的。

不過,這個也僅僅是個傳說,誰曉得是真是假。然而,人家計副專員跟潘麻子的關係那是鐵噹噹的事實,絕無虛假,用一個虛幻的小道消息去搏一面響噹噹的牆,這個是不是有點太冒險……」吳彤心裡尋思開了,此事當然得慎重。

就這麼一件小事,如果處理不當,也許就能把自己的帽子給搭進去。

重拿輕放潘麻子葉縣長肯定不樂意,重拿重放人家計副專員會眼看著自已親表哥吃虧?

何況計副專員的大學還是潘麻子家給供的。傷腦筋啊能否有個兩全其美的法子,估計是沒得選擇了,魚與熊掌只能取其一。

「拚了,縣官不如現官」吳彤心裡一抖,似乎下定了決心。

「不理,宏禮的事怎麼回事?他現在在什麼地方?」地委行署副專員查計鋼口氣相當重,電話打到了縣委分管黨群的書記韋不理處。

「聽說是葉縣長耍橫,絲毫不顧及鄉里經濟情況,為了面子工程,攏絡人心,要招開什麼村民大會,支書村長會計出納民兵連長都給招呼到了鄉政府開會。

人家要砍桃樹就讓他們砍,他倒是要硬性阻攔。難道還嫌鬧得不夠?

宏禮書記當時一聽就直言勸道,結果被打了,而且還是好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