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九十四章荒山野嶺常出事

第七百九十四章荒山野嶺常出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九十四章荒山野嶺常出事

3更到,兄弟們,月票不給力啊感謝書友080802170722847打賞。

……………………………………………………………………

「呵呵,我們這些作副職的有啥權力?要錢,你可以問王專員要嘛那邊羅水公路稍微漏*點渣出來也夠你們麻川忙活上一陣子的。」查專員冷冰冰說道。

「那好,宏禮的事我會儘力的。」周富德陰沉著臉掛了電話,叭地一聲椅子被他蹬得直往桌邊撞去,嘴裡罵道:「狗日的查計鋼,你他娘的手握交通大權,不可能一分錢都漏不出來。到底是誰動了手腳?既然你不仁,休怪老子不義了。」

晚上10點,葉凡正準備跟農媛媛出去閑散的逛逛,這時來了電話,是縣委辦的柳主任打來的,說是周書記交待明天早上10點開招縣委常委會,討論一下本年度本縣的經濟發展大局,簡稱為『脫帽工程』,也就是怎麼脫去全省倒一的帽子。

順便也想聽聽葉縣長關於本年度經濟發展的一些相法,請葉縣長及時趕回來。

通知完後柳眉芳倒是提醒了一句,說道:「葉縣長,潘宏禮是太不象話了,不過,得饒人處且饒人,呵呵……」

「呵呵。」葉凡淡然笑著掛了電話,心道:「柳眉芳還行,至少提醒了我一下這貨上頭有點來頭。有點奇怪,到現在了,估計那破事兒早就傳得滿天飛了,怎麼周書記也沒來個電話,周富德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我們回去吧,縣裡有事。」葉凡沖一旁走路有點拐的農媛媛笑道,眼神還不經意地從她的臀部滑過。

心裡暗罵道:「潘麻子這廝也太會踢人了,居然把農媛媛這大姑娘的臀部給踢傷了,**,這都什麼事?踢得也太不是個地方了。」

「李師傅不在,沒人開車怎麼辦?要不叫蔡鄉長安排輛車子送我們回去?」農媛媛眉頭一皺,說道。

「呵呵,現成的司機在你眼前都給忘啦?」葉凡調侃樣笑道,又補了一句道:「不過,你的傷怎麼樣了,如果不行的話你休息幾天再回來,我先開車回去了。」

「我倒是忘了葉縣長開車開得相當的好,咯咯天牆都能開下來這路也算不上啥了。沒事,我撐得住,回縣裡治治更好。」農媛媛輕抬眉毛,眨巴了一下,相當純純樣子笑道,令得葉凡這廝感覺眼前一亮,想起了山丹丹花開狗尾草搖搖。

葉凡給蔡鄉長交待一些事務後立即起程了。

「葉縣長,您慢走,放心吧,我會登記好桃樹的事,絕不亂花一分錢。正好鄉里還剩有十來萬塊錢,只不過這筆款子不好用得。」蔡則民走前小聲說道,很是恭敬樣子湊葉凡耳旁嘮叨道。

「為什麼?難道來路不正?」葉凡眉頭一皺。

「不是來路都很正,只是那筆款子是潘書記,不潘麻子同志從地區要來的。

聽說他有個表哥在地區,由他出面搞來的。當初搞了30萬回來。

潘麻子用那筆款子買了輛新車,剩下15萬左右還沒來得及派上用場。

所以,那筆錢雖說在鄉財政所里,但那所長估計得潘麻子簽字才能拿出來。」蔡則民一臉的無奈樣子。

「哼有這麼多錢開個會都叫窮,這潘麻子,還真是個守財奴。」葉凡沒好氣罵了一句。

「呵呵,他那錢,基本上都用在了翠花酒樓里了。如果不用來賠了桃樹,基本上那錢全得沒了。潘麻子曾經對我們說過,那錢是他搞來的,你們有本事自己搞去,別在一旁唧唧歪歪的,所以,我們也不好提出點什麼來。」蔡則民倒出了實情。

「是嗎?雖說那錢是潘麻子搞來的,但那也是以金桃鄉的明義搞來的。那錢也是鄉政府的,是國家的,並不是潘麻子私人的。你先去領來,我打個條子給你,如果鄉財政所不給的話你再打電話回我。」葉凡在走前乾脆又拿出筆來刷刷地寫了張批條出來遞給了蔡則民。

心道:「我倒要看看一個鄉財政所所長是否有膽量跟老子較勁,膽敢阻攔此事立即拿下,即便是周富德反對我也得拿下,縣長的政令成一紙空文了老子這縣長還當個屁商秧變法時南門豎木立信,潘麻子,就是我的立信人,活該你這老小子倒霉,撞槍口上」

牧馬人行駛在顛顛簸簸的盤山公路上,車裡就兩個人,葉凡開著車,農媛媛坐在副駕上假寐。

一個急轉的大彎,牧馬人輪胎髮出了刺耳的摩擦聲。農媛媛那好看的眉頭都皺了起來,整個人離開了座位傾向了一旁。

「怎麼啦?」葉凡隨口問道。

「沒事」農媛媛皺了皺眉,不敢再坐下了,乾脆懸空著屁股手扶在車把上不敢坐下。

葉凡總算是明白了,敢情人家姑娘那屁股被潘麻子踢壞了,現在連坐都沒辦法坐了,顛著難受呢

「是不是那地方痛,你試著側身坐著,路還相當的遠。」葉凡體貼的說道,這幾天農媛媛的表現可圈可點,已經漸漸的贏得了葉凡的打心眼裡信任。

「嗯沒事,我就這樣沒事。」農媛媛輕聲嗯著,不過,不小心那車子剛好碰上路面一個大石頭疙瘩,像跳跳球一般彈了起來,卟地一聲,農媛媛給撞在了車頂上,痛得哎喲一聲叫了起來。

吱嘎一聲。

葉凡停了車,伸手摸去,問道:「沒事吧?」

「沒事,一點痛。」農媛媛伸手,很是自然地擱開了葉凡的狼爪子,還是相當矜持的。

在這深夜裡,荒山野嶺又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