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九十七章脫帽工程

第七百九十七章脫帽工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九十七章脫帽工程

小葉縣長真是地委庄世誠書記親自點的將,而且受到重用,在德平髯髯升起的一顆政治新星。

所以,就連麻川的一號人物周富德這土匪書記都有所忌憚,收斂了一些賣個好?

不過轉爾一想,大家又覺得好像有些不可能。傳聞說是周富德可是地區行署專員王朝中推上去的,如果真那樣子,王就是周富德的大老闆。

如果不是王也絕對不是庄世誠,因為庄大老闆也是去年才調過來,而周富德擔任麻川縣委書記已經好幾年了,歷經了兩位縣長的大變故。

這些亂七八糟念想弄得方鴻國一時心情有些複雜,感覺今天的常委會估計又會沒啥戲唱了。

就是換作今天自己坐在葉凡那個位置,也絕對會念周書記一個好。人家把權力全下放給自己了,由著你去胡鬧。

就連潘麻子這個金桃鄉的一把手被葉凡一把撤了此明擺著插手人事,所有的一把手們都最忌晦的事,都給周富德講成了某些不聽話的同志,這個不聽話的同志當然指的就是潘麻子這個倒霉蛋了。

而且,後面還誇葉凡處理得當。那不是隱晦地贊同了葉凡這個縣長對潘麻子的處理。

書記一點頭,老潘同志又是被縣長撤了職的,那潘麻子這貨是徹底沒戲了。

方鴻國同志啞火了,更沒其他常委們什麼事兒,大家當然是存著看小葉縣長表演的心思了。

所以,會議室里又恢復了平靜,各個常委們不得不嘆息周富德的詭異,這詭異一撒出居然立即化解了老對頭方鴻國的如山質問,成功的轉向了葉凡同志。

不得不說,周富德這個土匪書記並不光是一般的匪氣,他還繼承了土匪們當年設計陷害英勇的人民解放軍的時候那種狡詐的遺傳茵子。

啥叫『師夷長技制師夷』,周富德玩的是乾坤大挪移,把葉凡同志的威力挪移到了自己手中來壓制方鴻國,玩得一手好權謀。

果然奏效

葉凡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呵呵,首先我得感謝周書記對我工作的大力支持和肯定。

其實,這些天來,我只是到下邊去逛逛,發現一些小問題後及時糾正過來。

周書記非常的支持我的工作,每當發現什麼問題我向他彙報時他都會指點一二。

我相信,麻川有了周書記在,我有信心干好麻川的工作,穩步推進經濟提速,大力發展民生設施,活躍老百姓生活,讓咱們麻川在地區也有一席之地……」

葉凡當然也是投桃報李,小棒了周富德一眼,說到這裡又停頓了一下,發現周富士德那嘴角居然掛著一絲淺淺的,不易覺察到的微笑,而且,詭異的就是,這廝正朝著方鴻國在微笑。

其他常委們當然心裡也在冷笑,笑啥?

自然是笑縣裡的一號二號兩大人物好像串通一氣,互相吹棒演戲罷了。

「言歸正傳下去跑了幾個鄉,還沒跑完。不過,問題也發現了不少。問題我先不提了,在這裡,我先談談自己幾個不成熟的想法。在坐的都是我的前輩,經驗豐富,等下有什麼補充時,或好的建議千萬別藏著掖著了。報喜不報憂可不好,目前麻川的現狀,可是憂大於喜,我希望同志們多報憂慮,也好促成各位想些辦法來解決掉這些問題,矛盾。」葉凡講到這裡呷了一口茶。

自然是想看看在坐常委們的反應了。自己第一次上常委會,總得小心點。

要從點點蛛絲馬跡中尋到各個常委們的細微變化,從錯亂的糾結中找到他們的節點,理清這些紛亂的關係,才能有目地的下手,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路線,手段玩轉權謀。

葉凡從來信奉『知已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這是獲勝的最重要疇,不知對方底細你胡亂的舉起大棒殺了一氣,一點門都不找到還白白耗費自己精力。而且,知道了對方一些底細,也好正確的判斷自己跟對方的關係。

是準備結成利益同盟還是漠然視之,抑或是打壓對方,或者是下陰手乾脆一捋到底,就像是馬雲錢之流,如果再不聽話的話就得想些其它什麼路子了,聽話的話那就當作沒看見。

「葉縣長客氣了,呵呵」這時孫明玉湊了一句,剛才葉凡那般的謙虛,以小輩自居,雖然在坐的都曉得這個是人家小葉縣長在自謙,當不得真。

不然,坐他那個位置的就是自己了,怎麼還會輪到他。不過,在坐的常委們聽了心裡還是相當舒坦的。人這種東西,自然喜歡聽吹棒的話了,明知道是假的也喜歡聽,人性本虛嘛

其它常委們在孫明玉部長發話後也微笑著點了點頭,算是沖葉凡打了個招呼,表示友好。

「從這幾天的情況來看,咱們縣有些方面的情況相當的嚴重。主要就是缺錢,沒有錢好多本來就能辦到的事也無法辦到了。綜合各方面情況,我搞了份初步的計劃出來。」葉凡講到這裡從皮包里拿出了一疊材料,每個常委了一份。

會議室里頓時響起了嘩嘩的翻書聲。

「我的計劃是以咱們麻川每個鄉鎮的地方特色為基礎,以發展各種基地來帶動全縣經濟的增速。靠山屯子鄉的毛竹特別的多,那就以毛竹為原材料基地,發展跟毛竹有關的,比如經辦竹製品廠,竹筍的加工等。」葉凡講到這裡有意停頓了一下。他在等其他常委們提點看法或意見都行。

果然

黨群書記韋不理坐不住了,問道:「葉縣長,你的想法很好,不過,也算不上什麼新鮮事了,這個,在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