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零四章如魚刺梗喉

第八百零四章如魚刺梗喉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零四章如魚刺梗喉

第八百零四章如魚刺梗喉

這貨既然如此不識相,那是得給他點教訓。不過,葉老弟,你現在處於非常時期,也不宜結太多的仇家,適可而止就是了。等人代會開了後縣長位置坐穩定了再下手不遲。俗言說,君子報仇,十年未完,何況才幾個月時間就能收拾那傢伙。」賀海緯倒是為葉凡考慮著。

「呵呵,他找你正常,你是分管政法的,管著公安口子。」葉凡打著哈哈。

「兄弟,跟你說實話,我是無所謂,反正查副專員跟我也沒多大的交情。

老子好歹也是一常委,他那老小子想在我面前顯擺,那個還太嫩著點了。

不就一個副專員,只是分管的部門好一些罷了。聽說這老小子跟王專員關係較好。

而且,我覺得有些奇怪,這幾天看見兩次了,這老小子跟紅沙洲縣的縣長郭新平好像很玩得來。

就前天,他跟郭新平就在德虹大廈喝得是酩酊大醉,我剛好也在那裡吃飯。

本來這事也不算什麼,不過,聽說你老弟的麻川縣不正跟紅沙洲縣爭經濟展嗎?

就怕這老小子從中搗鬼什麼的。」賀海緯略顯擔心,現在在德平,賀海緯覺得只有個葉凡才是最能信得過的兄弟。

其他人,他還沒看透,一時不好說。就是關於站隊的問題,抑或者說跟誰說結盟,到底是傾向庄世誠這個書記代表的外來派,還是王朝中專員的本地集團,抑或還有第三方的其它什麼集團,這個他也還沒考慮好。

所以,地區的常委會倒也召開過二三次,賀海緯投的都是棄權票,權當冷眼旁觀了。

「郭新平,紅沙洲縣縣長,他跟查計剛混得熟,也許他們本來就熟,作為下屬,想從查副專員處撈點什麼好處請他吃飯也正常。前幾天咱們縣的周書記就去找過查計鋼,不過聽說這次地區的交通拔款全向羅水公路傾斜了,所以,麻川是一分錢都沒撈到,倒霉在這節骨眼上沒錢還怎麼辦?」葉凡腦了一動,笑道,一臉的苦澀。

「郭縣長要撈點錢那個當然正常,不過老弟,就怕這事不會那麼簡單,你好好想想,有沒其它什麼事摻雜在裡面?」賀海緯畢竟經驗比葉凡老道,好像想到了一些其它什麼問題。

「摻雜其它,我們麻川跟紅沙洲競爭,郭新平找查副專員吃飯,而且才隔幾天就被賀哥你碰見了兩次。這裡面難道真有些什麼說清楚的東東。」葉凡嘴裡念叨道。

「我也這麼想,你想想老弟。作為郭新平,肯定不願意看到你們麻川過他們紅沙洲的。」賀海緯隨口彈出了一句話,令得葉凡差點叫了起來。

這廝說道:「對了周富德去地區一分錢都要不來,如果郭新平的紅沙洲縣能要來錢那就有問題了。聽說以往麻川縣是地區重點照顧對象,每年的修路拔款都有幾十萬,今年一分錢都沒有,是有些反常了,難道有人做了手腳?」

「對了,此人不會是郭新平吧?他不願看到你們麻川過他們,所以,從各方面打了阻擊戰,交通修路就是一大屏障。」賀海緯說道。

「哼如果那老小子真敢如此從中作梗的話,那咱也不是孬種子。賀哥,這事拜託你先查查,我想,沒有不透風的牆。只要地區交通局敢給紅沙洲錢,而咱們麻川卻是一分都沒有,那這裡面肯定就有問題了。」葉凡頓時寒森森的。

「我曉得,會注意的。不過,就怕潘麻子的事地區公安局的那個林天會從中作梗,你得小心點。我這邊可以打著馬虎眼,林天此人不好對付,就怕你們縣局那個吳彤會杠不住的。」賀海緯說出了心中憂慮。

「林天,此人好像是有些難纏。」葉凡嘀咕了一句,突然說道:「賀哥,我看你這空頭政法委書記掛著也難受,要不也得趁機下手了。」

「下手,對誰?」賀海緯有些明知故問了。

「咱們兄弟,還用得著打馬虎眼嗎?自然是林天了,賀哥有沒辦法弄走那小子,自己兼著公安局長多好。」葉凡干聲笑道。

「弄走他,相當的難,目前還沒弄走他的理由。而且,即便是能弄走他,上頭也未必會讓我兼任公安局長。

聽說林天跟王專員的關係相當的溜,王專員這一集團的勢力相當的強悍,庄書記跟他鬥了幾回,好像都沒討到什麼好。

也不能說是庄書記沒能耐,主要是以前的歷史原因造成的。前任書記快到退休點上,所以不想管事了。

任由王朝中這個專員把持著胡來,有點像是古代的挾天子以令諸侯架勢,也許兩人有什麼妥協或者其它什麼的。

所以,才養虎為患,造成庄書記如今如此的被動,估計暫時想扭轉局面有點難度。我暫時只能是觀望,時機還不成熟。悶得慌」賀海緯忍不住罵了句粗話。

「事在人為」葉凡噴出了四個字,賀海緯也念叨了幾次,突然笑道:「老弟講得好,事在人為,哈哈哈……掛了,以後有空再聊。」

「林天……」放下電話後,賀海緯在嘴裡念叨著這個名字。其實賀海緯沒講實話,他早就在暗中陰藏著觀察著林天,自然是伺機下手了。

不過,林天此人也是當的神秘,此人省里來頭相當的大,從他一點都不怵王專員等人來看,就可窺見一斑了。賀海緯有所忌憚,一直小心從事著。

沒有九成把握他絕不會動手的。這種事,一擊不中,也許賀海緯自己倒給拖下水,連這個政法委書記帽子都給人摘了。

那就得不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