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一十二章欲擒故縱

第八百一十二章欲擒故縱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一十二章欲擒故縱

「是啊咱們這些處級幹部,在自己那一畝三分地里感覺還行,還真像那碼子事。

可是,不要說去省里,就是地區那邊咱們都吃不開。也許交通局裡一個正科長都能刁難咱們。

吃、拿、卡、要。還不是得孝敬上供著。咱們麻川這窮得丁當響的縣,去啥地方拿錢砸錢給他們。

這些大爺們,自己吃得肚皮流油,還得榨取咱們這些苦哈哈那點可憐的錢。」葉凡嘆了口氣,狠狠地把煙蒂扔在地上,一腳踩去,那是踩了又踩,自然,這廝把煙蒂當作郭新平、吳白開之流了。

柳眉芳一看,抿著嘴差點笑出聲來。因為,葉凡那動作,像極了麻川縣的周富德。

葉凡想了想,旋即說道:「不管了,先去交通局轉轉再說。」

「葉……葉縣長,這事我就不去了。去其它部門我都可以陪你去,就交通局不大好。」柳眉芳有所顧慮。

「行」葉凡知道她不方便,如果自己到時擺出紅沙洲拿了錢的事來說事,那吳白開肯定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柳眉芳的老公泄密什麼的。

畢竟吳局長是地區交通一把手,而柳眉芳的老公古信林也不過一個副局長,比葉凡的級別還低,怎麼能跟局長較勁頭。柳眉芳有顧慮,這個人之常情,葉凡很是理解。

正當轉身時,農媛媛來了電話,說是日本客人蒼井剛從電梯出來,陪同一起的還有四男四女。

「蒼井出來了。」葉凡嘴裡輕念了一句,看了看時間,現已經是上午9點了,旋即嘀咕道:「還不算很晚,我給他的期限是早上8點,雖說晚上一個小時,總得給人家留點面子。看來蒼井還是抵不住老子的蟒肉春宮湯了。既然蒼井肯出來,咱就給他一個台階下,先出迎迎。畢竟要啃人家肉,放低點身姿正常。」葉凡心裡一震,頗為自得。

這廝悠然推門而進,進了德虹大廈的大廳。老遠就望見蒼井一夥了。緊走幾步迎了上去,笑道:「蒼井先生,你好,呵呵呵……」

「你好葉縣長。」蒼井一郎伸出手來跟葉凡握了握手,嘴裡噴著很是生硬的普通話打著招呼。

「那咱們立即起程吧麻川離德平較遠,咱們爭取晚上前趕回去。不過,麻川的野味可是相當出名的,我將用最有特色的佳肴招待蒼井先生。」葉凡心裡甚是高興,蒼井一郎能答應去麻川考慮,那自己就有了希望。至於去地區各部門逛一圈的事,那個以後再說了。

「葉縣長,你來晚了,咯咯咯……」突然,從蒼井後面走出一女人來,臀大峰大腰杆子也不小,朝著葉凡就笑開了,那笑聲中充滿了得意和不屑味道。

「你是……」葉凡心裡一震,嘴裡問著,臉卻是朝著蒼井帶來的那個女翻譯。

還以為是蒼井一郎考察團中人員,不過,從此女人的話中感覺好像有些不妙。因為,那話音,好像不像是日本人,這廝暗暗道:「他娘的,不會節外生枝又冒出另一家搶人團來吧」

「我這種小人物自然葉縣長不認識了,既然葉縣長問起,那我只得告訴葉縣長了。咯咯咯……」這女人笑了幾下,胸脯前那兩團肉顫巍巍的,瞅了葉凡那有些變化的臉色一眼,才說道:「本人楊嬌嬌,紅沙洲縣正疇備的廣電局局長。今天,受郭縣長委託特地來請蒼井先生到紅沙洲正式考察投資。而且,蒼井先生已經正式同意了。」楊嬌嬌把那兩個『正式』二字咬字特別的清晰。

葉凡那心底里一沉,知道不妙了。不過,這廝經過這麼長時間鍛煉,沉穩勁那是練得有點火候了,旋即笑道:「那我得恭喜你們紅沙洲了。」

轉爾朝著蒼井說道:「蒼井先生,祝賀你啊既然你們選擇了紅沙洲,那我們麻川估計是沒希望了,那就告辭了,縣裡還有事。」

望著蒼井那遠去的背影,葉凡那嘴裡一直在冷笑,尋思道:「蒼井,既然要玩,咱們就玩大點。如果不想繼續陽痿下去,咱們就好生斗一斗。紅沙洲……」

「怎麼辦縣長?」農媛媛急得快哭了,直罵著紅沙洲不要臉,就連楊嬌嬌也給罵了進去。

「沒事,走了蒼井,咱們再找其他人。這事不管了,咱們先去地區交通局一趟,看看能不能弄點款子回去,也算是一點小補償。」葉凡板著個臉,說道。

車子剛動,葉凡的電話響了。

「大哥,我是范剛。」裡面傳來范剛那粗大的嗓門。范剛是林泉鎮菜西施范春香的親弟弟,也有著三段身手。

本來鐵占雄是想留他在獵豹,不過後來葉凡另有打算。所以,范剛先是被特招進了獵豹,一下子就提了個上尉副連長。

不久,又從獵豹轉業,直接被葉凡捅進了省國安廳反間諜偵察處,現在已經是該處的一個副科長了。自然,這一切都是葉凡拜託鐵占雄大哥給搞定的。鐵占雄自然明白這個小弟的心思了,所以也成全他了。

「噢怎麼樣?現在還行吧?」葉凡強打笑容問道。

「還行,這些都是大哥您的功勞。大哥,中午我請你吃飯。」范剛笑道。

「吃飯,你在水州,吃個屁?」葉凡沒好氣哼道,心裡正火著呢,那有心情吃飯。

「哈哈哈……大哥,我現也正在德平,下來辦事,準備中午吃完飯就走。」范剛略顯自得。

「辦啥事?」葉凡隨口問道。旋即,這廝反映過來,補充道:「不能說就算了,你們的事要保密,我剛才給忘了。」

「沒啥,大哥又不是外人,我范剛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