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一十四章架子蠻大

第八百一十四章架子蠻大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一十四章架子蠻大

大漢一聽,那腳好像被人施了定身術似的懸停在了空中,葉凡轉頭一掃,現王漢的身後站著一中年男子,估摸著三十來歲。面略顯國字形,天庭飽滿,臉色呈現健康的古銅色,塊頭適中。一身筆挺的,而且相當有型的才子西裝。

「粟書記,咋不讓我踹這廝一腳,真他娘的衰氣得很,一隻擋門狗。」王漢同志是出口成臟,直接就罵道。

葉凡正想再教訓一下了王漢,不過卻聽到後面那個啥的粟:「來的都是咱們德平的同志,怎麼能罵人家擋門狗,快退下。」

粟書記皺了皺眉,說完後沖葉凡說道:「這位同志,別擋道,我要找吳局長有事。」

這廝雖說那話說得較客氣,但葉凡還是從他隱晦的眼神中感覺到了那種目空一切的傲氣。

「啥意思?還擋道?我是排著隊等到現在的,既然你在我後面,那啥的就對不住了,請你在後面排隊等候著。」葉凡嘴裡淡淡說著,現了一個怪異現象。

「是嗎還要我排隊,你是誰?」粟。

聽他那麼一哼,後面原先排在自己身後的幾個同志見姓粟的眼神掃來,此刻居然全都沖那姓粟的:「粟書記,你先請我們不忙。」

「來頭不小?架子蠻大,難道還真是地委裡頭的?不會是什麼團委書記,抑或是什麼了?」葉凡心裡一動,轉身就要進屋。

「小子,我們書記還沒進去,你進去個球?」葉凡的袖子被王漢給抓住了。

「放開」葉凡真有些生氣了,那臉一板,還真有股子氣勢出。這王漢其人三番五次的打岔,泥人也有三分氣。今天要不是在這裡,換個地方的話葉凡早把他給揍成豬頭了。

不過王漢根本就沒鳥小葉同志,還是抓住不放。

「再不放開我可是不客氣了」葉凡那脾氣可處於臨爆點了,那話一丟出去,也是相當的客氣了。

「同志,你是哪裡的,說話如此霸氣?」後面粟。

「霸氣,咱再霸氣有咱們的粟書記霸氣嗎?連三歲小孩都懂得排隊等候,你看看,你的手下,一來就動粗,撞人了不說,現在又要抓人。你們到底想幹什麼?」葉凡理直氣壯質問道,隨手手一動,輕輕一推,王漢頓時打了個趰趄,無巧不巧,直接就撞在了後面的粟書記身上。

卟地一聲

很是不妙,姓粟的書記因為沒站穩,哪能杠得住那塊頭壯如牛的王漢的衝擊,就那樣,相當不雅地撞向了後面一個靠牆根站著的一位同志。

不過,那同志也閃得快,趕緊是讓出了身後那的牆壁,粟書記自然沒能停住身子,就那樣子,的撞在了牆上。

而且還是面朝牆壁,有點像是跟牆壁親嘴,因為他那臉被王漢撞得緊緊地貼在了牆上。從背後看去,就有點像是粟書記正吻牆妹妹玩兒。

後面幾個排隊的同志差點笑出聲來,那臉色全怪異著,有的借故掏煙,有的同志趕緊蹲下摸摸鞋帶子,有的……估計是憋得難受了怕笑出聲來惹著這姓粟的牛人。

「小子,反天了,敢打我們粟書記,娘匹的,找死啊」王漢爆怒了,從地下彈了起來就要再次行兇。

「慢著王漢。」這時,粟書記從牆壁處轉過臉來,一把扯住了火暴的公牛王漢同志,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打量了葉凡一番,哼道:「你是誰?哪裡的,不會是連名字都不敢報吧?」

「呵呵,葉凡,麻川來的。」葉凡隨口就彈壓了出去。

「葉凡」粟書記那嘴明顯的抽搐了幾下,看來葉凡這兩個字他應該曉得,而且好像還有點那啥的樣子。

「不知粟書記啥名,在啥地方高就?」葉凡也是斜了這位有些目空一切的粟。

「他你都不曉得,白活了。麻川那旮旯來的小子,腳根子站穩實著,告訴你吧他是我們通都區的粟一宵書記,哈哈哈…有你小子受的了……」王漢得意地噴著嘴,一付吃定了葉凡勢頭。看來這愣漢子還沒聽說過葉凡的大名。

其實,對於葉凡的名頭德平所屬的那些縣區的一二把手曉得了,但手下人也沒幾個知道的。畢竟葉凡剛來不久,而且,也沒露出什麼面。就拿跟林天比試的事來說吧。

也僅有公安系統的同志們知道一些。即便是聽說麻川縣縣長姓葉,但也絕不會跟葉凡這身行頭聯繫起來的,因為,他太稚嫩了,哪像一個縣長。

「通都區的區委書記好像不姓粟,姓蔡吧」葉凡隨口就彈了出來,自然是要噁心一下這位大條的粟書記。

其實早就猜到了,這姓粟的,估計就是一副書記,在自己面前充大條,自然這就是小葉同志故意為之的。

「呵呵,副的。別小子小子的,他是麻川的葉縣長。」粟一宵眉頭一皺,冷聲哼了一下,轉頭沖葉凡點了點頭,突然笑道:「葉縣長,說起來你比我級別還高了一級,既然你要先進去也行。呵呵,如果能撈出錢來,我粟一宵佩服你,不然,呵呵呵……」

這廝斜瞄了葉凡一眼,話語中意味深長。

一旁的王漢也不笨,立即配合主子干聲笑道:「我看你還是不要進去了,去了也白搭,浪費精力和口水。還不如去吃飯拌面輕閑點,哈哈哈……麻川那旮旯,哼縣長有幾個能回來的?」

「噢那你們的意思是咱就撈不出錢來,你們是鐵定能弄到錢了是不是?」葉凡自然不再示弱,知道了對方底細,知道那個姓粟的在地區估計有點來頭,近水樓台先得月。

不過,充其量一個副書記,比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