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一十六章權錢達成交易

第八百一十六章權錢達成交易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一十六章權錢達成交易

3更到

「3o萬吧,夠你們買上一些炸藥雷啥管了,拓寬一些較危險的路段,整平一些溝溝坑坑還是應該夠用了。」吳局長一幅笑眯眯樣子,說道。

「才3o萬,吳局長,這個,聽說紅沙洲可是給了,呵呵……」葉凡那話自然只講了半句出來,意思是你懂的,別厚此薄彼就行了。

「你這葉縣長啊還真是難纏,又扯到紅沙洲去了。不是早跟你說過,那是人家郭縣長直接從省廳弄下來的,地區只截留了一小部分作為周轉的活動經費。如果你去弄,我吳白開在這裡先就撂下一句實成話來,一分錢都不截流,你們能弄多少我全部還給你們,怎麼樣?」吳白開故意說著話,那眼神卻是在葉凡那包特供煙上打著轉兒轉呀轉的。

這貨講的倒是實成。一般像這類拔款省里都是先拔到地區的,而經過地區那麼一截流,狠的地區會拿走一半多。

稍微仁慈一點的地區至少也得截流下三成左右。到最後,加上去省里打點花去的錢,到手的實成款子能有全部款子的四成就算是有大收穫了。這個是一種不成文的潛規則,葉凡也聽說過。

想起自己剛畢業時在天水壩子駐村時不是從縣裡財神爺趙柄健處搞了一萬塊錢,最後還不是被當時的蔡大江鎮長截流去了三成,那廝當時還說,這個已經是照顧著了,按規矩是截流五成的,俗稱的孝敬費。

其實,這個在華夏來說也不是什麼大新聞了。從古代到現在,清朝時的各級衙門不是都是雁過拔毛的主兒。

往往朝庭戶部拔了幾十萬兩白銀用來修河道,從戶部到省,再到府,然後到縣裡時估計2o萬兩白銀就剩下幾萬兩了。

如果縣裡再截流了一部分,到河堤上時又能剩下幾千兩?有的乾脆全部給人家吞了,給你幾千兩小錢花花就不錯了。

不過,葉凡也現了吳白開那眼神有意無意地總在自己擺放在桌面上的那盒中華特供上面溜滑著,儘管此人做得隱晦,但自己可是有著鷹眼,還是給現了。

「不會是盯上咱的特供了吧……」葉凡心裡一動,以前就曾經用特供換錢的事。當時在魚陽時不是去找財政局的馬局長,後來遇上趙柄健副縣長,當時就幾包特供,一包就換得馬局長多給了幾千塊。既然吳白開盯上了老子這好貨,那就用他再搞些錢出來?而且,現在換幾千塊肯定不值了,這特供也不好搞。一包沒有個幾萬塊絕不換……

葉凡儘管肉痛,這個用私人的好貨換公家的錢,又不能落入自己腰包,的確有些肉痛。不過暫時又沒其它法子,先搞些錢再說。

旋即,這廝不動聲色,從皮包里拿出了一整條中華特供,輕輕地擺在桌上,還伸指輕輕地在煙上嗑了幾下,推到了吳局長面前,笑道:「吳局長,我知道你這人是個清官,不過,條把煙應該也算不上受賂吧」

「葉縣長,你這就見外了,咱怎麼能收你的煙?」吳白開那瞳孔明顯的睜大了許多,掃了葉凡推過來的特供,又瞅了瞅葉凡那包打開的特供。

心裡估計在猜測著這煙是不是那包一樣的,還有點拿不定主意架勢,這廝一直在對比著以往在市面上見過的中華包裝,現葉凡推過來的那條好像是有些不同。

「呵呵,一路貨色」葉凡又伸手輕敲了敲那條特供,裝著有些肉痛樣子,嘴角還抽搐了幾下,這廝戲演得像極了,突然地就冒了句莫名其妙的話來,相信老吳同志能明白的。

「哈哈哈……葉縣長不錯這煙,那我就卻之不恭了。」吳白開在得到肯定答覆後立即開懷笑了,這煙的用處可是相當大的,聽說就連省部級高官一年的份頭也不多,就三四條份頭。葉凡能拿出一條來,而且那邊還拆了一包,說明他不止一條。

最少都有兩條,能弄到兩條特供的人物,那宋部長對他不是疼愛有佳了。

自己一年的份頭就給了葉凡一半多,老吳在此刻更是肯定,葉凡,絕對是宋部長的親戚,甚至八成是私生子了。

「呵呵,一條煙,算不得啥。」葉凡裝著一臉的淡漠樣子,其實,這廝恨不得衝上前去,一巴掌煽得老吳同志喊媽才行。

「葉縣長,前段時間去杭州開會,一個朋友送了二罐西湖龍井,聽說以前還是專門進貢給皇上專用的。葉縣長拿一罐回去試試,味道相當的不錯。」吳白開笑著,從櫥櫃里拿出了一罐精緻的茶葉來。

「那多不好意思,這個怎麼能收吳局長的好東西?」葉凡自然也是假意地推卻一下。

「彼此彼此,呵呵呵……」吳局長把茶罐推到了葉凡跟前,笑道:「這樣吧,我也不跟你玩虛的了,給你們6o萬。不過你得保密點,如果真有人問起,就說是給麻川的特殊修路費,就2o來萬。」

當葉凡走出門外時,頓時跌落了一地眼鏡,因為身後居然冒出了吳局長的身影,而且,還跟葉凡親切的握手,還漏了一句道:「下次再來。」

吳白開一回自己辦公室,葉凡掃了一旁那臉色不怎麼好像的粟一宵書記一眼,把那條2o萬的批條子遞了過去,自然,吳白開也曉得了他跟粟一宵打賭的事,特別的分作兩次批錢了。一張2o萬,一張4o萬。

「王漢,你給局裡的老李講一聲,明天就把2o萬打到麻川縣財政局帳頭上去。你跟老李講清楚,我是先借的,不久就會回給他們。」粟一宵那臉黑得快趕上包公了。

「粟書記,還真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