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二十三章費大師

第八百二十三章費大師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二十三章費大師

一番檢查下來,費凌塵鬆了口氣,笑道:「的確不錯,其實這個不叫硫璃玉凈瓶,應該叫青花聖凈瓶才對。硫璃跟青花瓷瓶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賣弄完一番精僻的瓷器鑒賞學識後,費凌塵轉爾笑道:「不過,有一點我不明白,說句實話,以前我跟猴總聊過,想把這瓶子轉過來,不過猴總沒肯,說是他的最愛,葉先生又是如何轉過來的?當然,如果不方便說我也不問了,只是有些好奇猴總的決定罷了。」

「呵呵,也沒什麼見不得人的。我們麻川的現況想必費大師也聽說過,為了修天車山那天牆之路,我們找上了猴總。

當時只是想租幾台車子用用。猴總問我為什麼?唉……沒錢難辦事啊,我是動了全縣人民自己動手修路的。

也能為天車山脈少送幾個孤鬼到地府報道。猴總聽說過,二話沒說,說是借我們幾台車子,而且是白借的,不用租金。

後來,還代表他們公司捐贈給了我們麻川縣這隻玉凈瓶。我想,這玉凈瓶拿到縣府里去當擺設還不如變成錢多賣些炸藥回來。

那路能修得更好,麻川人不是死得更少嗎?所以,本來是想到水州找到雷坦的,不過想到大師之名就先到這裡來碰碰運氣了。

如果大師能看得上眼就給盤下吧,我們縣急需要錢修路,在年底前得把路重新拓寬整平一些,時間不等人啊,我需要現款。

想信以大師的信用,知道這是為麻川人民修路的瓶子,應該會給我一個合適的價格的。」葉凡小棒著費大師,令得這老頭心裡相當的受用。當然,面上這老頭還是一幅波瀾不驚樣子。

沉思了一陣子,費凌塵說道:「猴金安先生都能如此有愛心,我費凌塵難道只看錢不成?呵呵呵……況且,我著實喜歡這瓶子。這瓶子如果拿到水州去拍馬的話估計能賣上6o來萬。這樣吧,我給你8o萬,要現金的話我立即交待人去取來,要支票的話我立即開張給你,轉賬也行」

「謝謝費大師對麻川人民的厚愛,麻川人民不會忘了費大師的。這樣,這瓶子還是按6o萬價格你直接轉賬到我的縣長基金賬號里,另外2o萬就作為瓷王閣捐贈給麻川人民的怎麼樣?另一個也請費大師放心,這錢,我一分一毛都會投入天車山修路中去的。」葉凡一臉慎重,說道。

「不要了,要那些虛名幹什麼,就是8o萬買瓶了。」費大師倒是古怪,葉凡幫他作名氣了他反而不要。

「費大師,您跟我們葉縣長有點像。」這時,一旁的農媛媛小聲嘀咕道,居然被一旁的年青人聽見了,哼聲道:「哼能跟我爺爺相比嗎?我爺爺連喬副省長都讚不絕口的。」

「怎麼說話的真雄,沒大沒小了。」費凌塵那臉一放,還真有點臭脾氣。

「呵呵,你講得在理,我的確不如費大師的,我只是一個粗俗的小官員。」葉凡隨口笑道。

「我講得沒錯的,這瓶子本來是猴總私下送給我們葉縣長的朋友禮物,我們葉縣長也回禮了一罐御用龍井,那個可是吳局長送給他的私人好東西,聽說也很值錢的。這下子,葉縣長把瓶子卻是拿出來捐贈給了麻川人民修路,而且名頭還是武聖公司的名頭,葉縣長一點光也沒沾著。這個跟大師的風格不是很像嗎?」農媛媛不服氣了,小聲說道。

「哈哈哈……」

葉凡跟費凌塵相視一笑,真有種知已的感覺。

「葉縣長,你的作為令費某汗顏得很,真雄,以後要學著點。你馬上開張1oo萬的支票作為買瓶的費用,葉縣長能捐出玉凈瓶而不留名,咱們也該為麻川人民作點小事了。」費凌塵的確有點感動了,示意孫子去辦理了。

從瓷瓶閣出來,農媛媛一直拿眼瞧著葉凡。

「幹嘛,瞧得人心裡毛,是不是我們的農大小姐看上我了,不然,那就奇怪了,咱又沒多長出一耳朵的怪物。」葉凡淡淡笑道調侃開了。

這個時候因為弄到了錢心情大好,決定好好地調戲一下農媛媛,見她不作聲,臉上爬上了紅暈,旋即收斂了笑意,一本正經,說道:「不過,咱可得跟你說清楚,我是有女朋友的,你如果真要那個啥的,只能當相好了,哈哈哈……」

「啐想得美誰想當你相好。」農媛媛那臉唰地就紅透了,趕緊輕啐了一聲,白了葉凡幾眼。

轉爾,此女跟葉凡相處了一段時間,也不像當初那般的拘謹了,咯咯咯妖笑道:「葉縣長,我覺得你真有大本事,才幾天時間,前前後後估計都弄了近2oo萬了。這瓶子1oo萬到手了,交通局6o萬,還打賭贏來了那個小粟子的2o萬。聽說庄書記還拔了3o萬的炸藥費,這一合計,不得了,整整21o萬了。加上前段時間去林局長處弄來的警車,不下3oo萬了。而且,武聖公司還白白借車給咱們用……」

「小粟子,你講的是通都區那個粟書記吧」葉凡感覺好笑,這農媛媛還真是愛憎分明,把人家堂堂的通都區副書記都叫成了小粟子,不知粟一宵那豬哥知道了作何感想,估計會不會嗝氣過去都難說。

「他不是小粟子是誰?割了當太監最好,死粟子,欺負咱們麻川人哼」農媛媛嘟著嘴笑道。

「呵呵,算啦,不說那人小粟子了。至於說我乾的這些,是應該的,咱們都是為了麻川人民嘛媛媛,你作為土生土長的麻川人,難道不希望看到家鄉人都過得好嗎?」被農媛媛那水靈靈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