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二十四章美女主播

第八百二十四章美女主播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二十四章美女主播

周富德同志也不想想,都給他分憂光了還管葉凡毛事?這黨的縣長還設來何干。說起來也是因為麻川太窮給造成的。

「不過,葉縣長好像生氣了,哼聲說是我這財政局長位置什麼的,就怕會惹麻煩。」馬林吞吞吐吐的倒出了這話來。

「哼這麻川還是我周富德的天,黨管幹部,什麼時候輪到他來指手劃腳了。小動了一個潘麻子,你就害怕啦?這麻川,天塌不下來的,天塌下來還有我周富德一雙粗手撐著。

你放一百二十個心,有我周富德在,誰也不能把你怎麼樣了。」周富德冷哼一聲掛了電話。嘴裡喃喃道:「看來這傢伙坐不住了,老子才受了點小傷,他居然立即就跳出來想搶人事權了。不過,紅沙洲的事還沒處理好,這邊先由著他去嘎嘣幾天算啦,等老子回去了再好好治治這小子,別以為麻川的天就會變了,休想跟老子斗,你還嫩著呢不過,麻川的經濟也還得他去挑大樑才行,搞經濟,老子根本就一瞎子。」

周富德雖說放權讓葉凡大力搞經濟,誓要過紅沙洲。不過,這廝又捨不得權力,那話是放出去了,不過,這邊權力還是抓得緊緊的。只有在周富德他自己同意下的抓經濟才有用。

「周富德的勢力在麻川是根深蒂固,一時想扭轉那是不可能的。不過,不能什麼事都不幹,像馬林如此不聽招呼的人,長此下去,必定成會麻川經濟展的拌腳石。

錢袋子被別人控制著,這日子沒法過。不過,目前縣裡常委會裡只有一個方圓會支持我,其它人都看不透。

先得把組織部長孫明玉給拉過來,把馬雲錢想辦法整倒才行,過後,再來收拾馬林這騷包……」葉凡心裡想著事兒,把車紅軍叫了過來,問道:「你既然是農主任的表哥,那農蓮蓮估計跟你也有點親戚吧?」

「是的,農蓮蓮也叫我表哥,當然,不是很親的那種了。」車紅軍恭敬地說道。也不知葉縣長問這話什麼意思。

「農蓮蓮不是聽說正跟孫部長談朋友,談得怎麼樣了?孫部長估計也有二十六七了吧,也該成家了。」葉凡故意問道,隨手還扔了根煙給車紅軍。

不過,車紅軍接過後只是幫葉凡點燃了,他自己的倒是夾耳朵根上了。看來挺懂事的,再說,他跟葉凡接觸還不久,不敢放肆。

「唉本來談得好好的,不久……」車紅軍把孫明玉跟農蓮蓮家裡的一些糾葛也給倒了出來,說的跟農媛媛講的是大同小異了。

「噢那孫部長得急了,江賓縣的農家已經下了最後通碟。」葉凡故意嘆了口氣。

「沒錯,孫部長昨天晚上又到蓮蓮家了。好說好歹,而且還拉上了宣傳部的杜部長一起給作說客。

不過,最後還是沒用。我表妹蓮蓮就懂得哭,要死要活的。不過,蓮蓮很孝順家裡人,叫她狠下心來跟著明玉部長她又於心不忍,就這樣糾纏著。

不過,蓮蓮也說了,如果家裡硬是逼她,她死也不嫁給那個江賓縣的什麼太子爺。唉……」車紅軍嘆了口氣。

「難道孫部長就這樣放棄啦?」葉凡故作訝然問道。

「肯定不會,孫部長也很喜歡我表妹的,絕不可能放棄。今天早上孫部長的父親,地區組織部的孫國棟部長又到了咱們縣,不過沒到縣裡,估計這個時候已經到了蓮蓮家了。」車紅軍有什麼話都沒瞞著葉凡,既然葉縣長感興趣也就說說。反正這事兒在麻川也不是什麼秘密事兒了。

車紅軍頓了一頓,又說道:「聽說地區電視台的剛調來不久的女主播江桃紅這次也跟孫部長一起下來了。」

車紅軍眼中露出一絲粉絲樣子來。

「她來幹什麼?」葉凡心裡一動,想到了電視台的宣傳作用,如果能把整修天車山公路時的情景拍下來播出去,那至少能給麻川起到很好的宣傳作用。以前在墨香時市電視台的于飛飛就給了自己相當大的幫助。

「聽說是最近地區電視台正想搞一個宣傳先烈的專題片,而咱們麻川縣以前不是土匪縱橫。

當時為了消滅那幾家土匪,人民解放軍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這裡,是他們用鮮血才迎來解放的。

葉縣長如果到處轉轉,就有可能現,以前留下的彈孔還是相當多的。剛好孫部長要下來,江桃紅就跟著一起來了。

聽說一起來的還是地區宣傳部的一個女同志,說是要搜集整理一些資料,以便於以後搞專題片宣傳先烈。」車紅軍講到最後,那臉色也凝重了起來。

「那咱們麻川還真有著悠久的歷史,應該算是老區、邊遠縣吧,是應該好好的宣傳一下。給農媛媛說一聲,問問孫部長的事辦得怎麼樣了?」葉凡隨口說道。

「要不我直接到表妹家去瞧瞧,有什麼情況也好給您彙報。」車紅軍感覺葉凡對孫明玉部長的事好像很關心,所以也重視了起來。

「也好,有什麼事直接打電話給我。」葉凡點了點頭。

車紅軍剛走,葉凡直接拔通了香港齊天電話,問道:「齊天,那次我跟你說過,在江都省安排一個副鎮長的事能不能搞定?」

「那個還搞不定我齊天還混個毛。一個小副鎮長,又不是縣長。江都省省長可是我伯父,老大,你也太小看老弟我的能量了。如果大哥肯去江都省,我給你弄個縣長噹噹,算啦,你已經是縣長了,呵呵……」這小子一臉的得瑟在電話中叫著,旋即問道:「蒼井那老傢伙考察得怎麼樣了?「

「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