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三十四章殺伐決斷

第八百三十四章殺伐決斷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三十四章殺伐決斷

孫明玉沉思了良久,才搖了搖頭,嘆道:「我不會抓馬家三虎,倒不是說我怕了馬家三虎,馬家三虎是一幫子勢力,是以周富德為,馬雲錢為鋪,馬鬍子鎮馬家族人抱團成堆,形成的一個龐大的人脈關係,家族關係的複雜集團。

如果當時馬家人真要鬧事,那後果不堪設想。即便是縣公安局,都無法平息下來。

到時鬧得不可開交時,地區領導肯定會震怒的,那葉凡,那縣長帽子很可能還沒戴穩實就給摘了。

我會採取比較折中的辦法,以請示周富德為主,當然,只能是犧牲一點金桃鄉人民利益了。

不過,我也不會完全不顧及他們,相對來說,我會偏向馬家那一邊一點的。畢竟這是形勢所迫,百姓的利益,有時也是一種無奈地選擇。」

「這就是你為什麼是組織部長,而葉凡是縣長的原因了。作為縣長,知道進退取捨重要,但,沒有一點殺伐決斷,甚至可以說沒有一點冒險之心,也難成大器的。

有時,官場經營也像一場豪氣大賭,一件事賭成功了,也許就能成為官員晉陞、騰達的。

當然,也有另一種結果,失敗了,也許就是那個官員官路的終結,有的官員甚至因此事進了大牢。

但是,明玉,你不能因為害怕就放棄了。該賭人生時就要勇敢地站出去,賭一把,輸了也沒什麼遺憾了。

當然,官場中好多官員都講求一個『穩』字。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往往這種人,也難得有很大的建樹,這種為官者,最後只能是蹉跎歲月沒給他機會。

實際上並不是老天沒給他機會,是他自己沒有在瞬間抓住這機會。還有,這種賭人生的性質並不等於一種莽撞的亂來。

你看葉縣長今天處理公安局、財政局的事,看似魯莽,實則人家心裡很細。

就拿那個馬家三虎中的馬平在旁冷嘲熱諷著說是要殘了整死了葉縣長。那個時候,暴怒者肯定受不了那股子氣了,會立即出手叫公安抓了馬平。

當時葉縣長並沒動作,因為那個時候時機還不成熟,馬雲錢還在一旁虎視眈眈,吳彤這個局長還沒恢復職務。

後來風勢一轉,葉凡利用了周富德不在場的機會,以馬雲錢假傳指示為由頭,迅,果斷地恢復了吳彤的職務,控制了主動權。

然後,秋後算帳立馬就到了,立即以污衊、陰謀殺害縣長等為由頭,吳彤不是出手果斷,立即拿下了馬家三虎。

這陰謀殺害縣長的帽子太大了,這就是人家葉縣長善於利用,抓住馬平的飛揚跋扈,一個大帽扣下,連馬雲錢都措手不及,無法反駁,眼睜睜看著馬家三虎被抓。

而其它的馬家族人,在你喊出古代還要誅連九族什麼的,知道這罪名很大,當然也就散了……」孫國棟像一個老公安在分析著案例一般跟兒子探討著這方面利害關係,得失。

「爹,周富德畢竟強勢?葉凡暫時想跟他叫板好像還是力有不逮。」孫明玉有些憂心地說道。

「叫板,不不不葉凡不會選擇跟周富德正面叫板的。葉凡,估計暫時不會插手縣裡人事權。

不過,當他在展經濟方面受到人事權的制約時,估計他會一塊塊的搬掉擋在面前的絆腳石的。

比如金桃鄉的那個潘麻子就是一個很好的個案,估計就會成為葉凡出手被搬倒的第一塊絆腳石。

那天在縣常委會上,聽你說方鴻國突然站出來搗亂,周富德為了籠絡住葉凡這位新縣長,無奈地拋棄了潘麻子,隱晦地承認了葉凡在當時的事件中處理得很是恰當。

相信以後這樣的事還會經常閃現的,葉凡,一個相當有頭腦而有粗中有細的幹才。」孫國棟眼神幽遠,好像能透過現象看穿一切本質似的。

「爸,不是聽說周富德回不來了?」孫明玉動了動嘴問道。

「回不來,不可能暫時應該還能回來,不過,以後,就不知道了。」孫國棟搖了搖頭,對於地區的一些風言風語,他也拿不定風向該往什麼地方偏。

最近,紅沙洲的郭新平縣長家裡人鬧得很兇,郭家也有好幾個領導出手了。

硬是要逼著德平地委要處理周富德此人。就拿郭新平的那個在省交通廳財務審計處任處長的郭世名堂哥來說。

此人直接打了電話給地區的王朝中專員,揚言說是如果德平地委不拿出個令郭家滿意的態度來,今年德平地區在省交通廳的最大的項目——羅水公路將不會通過的。

郭世名雖說只是個處長,級別比王專員低多了。但人家手中有權。

而且,此事正好卡在德平地區羅水公路的節骨眼上。如果他那一關無法通過,羅水公路這麼大的項目那就變成了德平的笑料。

王專員一聽立即有些慌神了。因為,這羅水公路說白了,也是王專員搞的一個面子工程。

庄世誠這個書記估計心裡也不是個滋味。何去何從,地委那些領導心裡自然有竿稱的。

周富德的份量跟羅水公路相比,不言而喻了。庄世誠本來是沒多大意見的,反正周富德是王專員棒上去的,其實就是掛著王專員親信的牌子了。

不過,就因為周富德跟紅沙洲縣那一戰,反而使得此事變得更詭異了許多。

周富德至少為了麻川的經濟敢打敢拚,這種為了小集團利益的行為本來該批評的,沒有大局觀,不利於大局。

不過,從另一個方面也看出了,周富德至少在心裡,還是想把麻川的經濟搞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