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三十五章越俎代庖

第八百三十五章越俎代庖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三十五章越俎代庖

「越俎代庖是肯定的了,只是拿這個說事,好像沒多少力度。這個,在咱們國家像政府干涉政法系統這種事又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國家法律自然都規定了,公檢法辦案子都是在獨立行使國家賦予的神聖職權,只受人大監督,就連黨委政府都不能干涉等等。

不過,現實真能如此嗎?黨管一切,公檢法也是在黨委管理下的公檢法。

咱們辦案子,何時能做到真正的獨立辦案,估計只能是空想罷了。往往縣委書記一句話,就能決定判決的公平性。」朱來懷搖了搖頭。

「老朱,你沒看見,今天吳彤那小子狠啊在逮捕馬家三虎時,好像是硬生生的把人家的腰骨給開折了,這個算不算暴力執法。你們檢查院不是對公安局有監督牽製作用嗎?拿出你們的監督權行使一番,找點麻煩就是了,呵呵呵……」陳子權摸了摸頭上那黃的略卷頭,干聲笑道。

「呵呵,縣檢察院是國家法律監督機關。在上級檢察院和縣委的領導下依法履行法律監督職責,對縣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委會負責並報告工作,接受其監督,執行其決議。

啥叫縣委領導下,人家葉縣長現在就代表著縣委領導。老陳,你叫我杠起監督大旗去監督吳局長辦案子。

吳局長,人家背後明顯是葉縣長在撐著。估計吳彤那小子已經投靠了葉凡。

想不到啊,那傢伙年齡稚嫩,人還真有點小手段,來咱們麻川縣不到2o天,居然能拿下縣公安局長。

好像就連組織部長孫明玉跟那傢伙也越走越近了。老韋,你可得防防呀」朱來懷故事如此說,斜了韋不理一眼。

「防啥,孫部長不是那麼容易倒向誰的。以前周富德如此強勢,可孫部長怎麼樣,人家愣是沒領周富德的情。

有時在人事安排上,孫明玉也會出自己聲音的。周富德也會適當考慮孫明玉的態度,唉……

還不是地區孫家那老傢伙在撐著的。孫國棟那老傢伙,不但是地委組織部長,而且,人家更大的牌頭是還兼著地委副書記,後面一個頭銜比前面一個管用,威力更大,在書記辦公會上也有他的一席之地。

周富德估計感覺孫明玉這個組織部長使用起來不怎麼順手,老早就想的挪走他了。

不過,孫國棟的威勢太大了。再說,牛頭鎮孫家,也不盞省油的燈。

至說說孫明玉靠向葉凡,那是不可能的。葉凡有什麼能讓孫明玉動心,如今這世道,什麼都是以利益掛勾的。

葉凡不能拿出令孫明玉動心的利益,就不可能說動孫明玉的。即便是傳說葉凡是庄世誠親點的來說,也未必能說動孫明玉。

要知道在地區,孫國棟好像也有點中立派表現,並沒有傾向庄世誠,就是一向強勢的王專員,對孫國棟這隻成了精的狐狸,也還不是盡量不去招惹,以接交示意好處為主。

不能拉攏過來為自己所用,但也絕不得罪。有利益瓜分時也給點,孫國棟自然不牢騷了。

孫明玉,我估計跟他老頭子學得也差不多了。不然,我早就下手了。」韋不理分析得相當有水準,可惜他不曉得葉凡的驚人能量。不然,韋不理估計是講不出此話來了。

「這個傻蛋怎麼這麼蠢蛋一點用都沒有,這事能把我給抖落出來嗎?見不得光的。」靠在病床上的周富德氣得用手一掄臂子,感覺後腰部傳來一陣子拉裂般的痛,知道是綁帶子估計是給拉裂開了。

周富德到了地區,經過地區一院的專家細細檢查,才現胸肋骨、手臂處骨頭都有一定的拉裂。

皮膚方面的外傷更多,好多地方都是青腫成一片,紅沙洲那一幫子人幸好還有點理智。

不然,周富德估計就得成了殘疾人了。亂拳亂踢之下進棺材都有可能。醫生給的建議是躺床上至少得二三個月,這一躺,估計就得到明年了。

縣裡局勢居然風雲變幻,不過幾天時間,自己親信,縣財政局長馬林居然被葉凡這個縣長抓住攻擊群眾、不服從上級領導安排,造成重大群體故為由頭給暫時停職了,縣財政局的工作暫時由副局長江勝才主持著。

周富德心裡明鏡似的,知道葉凡這個縣長在乘這機會攬權,想把縣財政局給一把抓在手中。

財政局這個位置太重要了,歷來都是由周富德這個土霸王給控制住的。

前任縣長江槐冒當了一年縣長,其實差不多就是一傀儡縣長,根本就沒啥大作為。

本來江縣長自然也在拚命地掙扎過,奈何周富德的根底子太厚了,再說地區領導也不支持江槐冒,使得江縣長是到處碰壁,處處得罪人,最後莫名其妙的死了。

關於他的死因,德平地區和麻川縣都是眾說紛芸,周富德也明白,估計好多人都在懷疑是自己乾的這破事兒。其實,也僅有周富德明白其中要害,心裡苦澀得很。

周富德過脾氣後,又安慰著自己的跟班馬林,說道:「別急,你只是暫時停職,葉縣長他沒權撤了你的職的。江勝才要代就由他先代著。現在的麻川,在地區領導還沒明確指示前,那片天地,還是我周富德撐著的。至於說葉凡,他想嘎嘣點什麼這個正常。你先熬著,等我傷好了一回來就解決。」

「周書記,這個老馬心裡也不服,他這個政法委書記今天可是丟臉丟盡了。作為縣公安局的直接領導,居然講話不抵事了,那姓葉的,明顯的是違制了。什麼時候縣長有權否決政法委書記的決定了?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