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四十八章盜賊偷進縣長窩

第八百四十八章盜賊偷進縣長窩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四十八章盜賊偷進縣長窩

「是嗎」葉凡突然彈身而起,隨手一抄,頓時,江桃紅整個人被抱入了某男懷裡,兩隻修長的腿兒在空中晃蕩著。

不過,某男被江桃紅那定定的眼神盯得直毛,江桃紅居然沒掙扎,任某男就那樣子抱著,只是瞪著他。

「唉」葉凡嘆了口氣,輕輕的把江桃紅放在了躺椅上。

「你不怕?」葉凡問道。

「你是縣長。」江桃紅答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縣長就該正經啦,縣長先是人,是人都有七情六慾,,這是什麼破道理?」葉凡心裡暗罵了一句。

晚上1o點。

葉凡說是請江桃紅吃夜宵,江桃紅提議就在這院里吃,而且叫來了自己同來的那位地委宣傳部的女同志,以及農媛媛,還有車紅軍。四人圍著一張雕花的老式八仙桌吃喝了起來。

吃的喝的自然是農媛媛張落的,地區宣傳部來的那位女幹事叫董小容,齊耳的短,長相普通,但相當的有氣質。

也許接受過高等教育緣故吧。不過,此女那酒量真不是蓋的,江桃紅帶領下,葉凡遭到了三女的輪番圍攻。再加上葉凡感覺心裡堵得慌,也就放開肚皮喝了起來。

喝的是本地自釀的米酒,這種米酒,攪些蛋花進酒里,然後再放些白糖,在鍋里蒸上幾分鐘,酒熱燙燙的喝起來既爽口甜蜜,而且當時一點都不覺得醉,那後勁就相當的沖了。

江桃紅好像對昴上葉縣長了,變著招子三杯六杯的。葉凡即便是有著國術七段頂階身手,可好漢也架不住三美攻擊。

自然、那啥的光榮地倒在了床上,聽說還是江桃紅三女幫助車紅軍一起把某縣長給抬到床上的。

而且,葉大縣長也是艷福不淺,江大主播親自動手給他脫去了外套,農媛媛端來水時江主播主動拿起毛巾給小葉縣長擦巴了臉。

令農媛媛大跌眼鏡的就是江大主播還親自手,給小葉縣長當了一回珍貴的泡腳女郎。一翻弄了下來,葉大縣長是舒坦著,醒蒙蒙地酣聲早起,三女一男退了出去。

「紅軍,今晚你照顧著點葉縣長,我們回去了。」農媛媛打了個招呼,不舍地跟著江桃紅走了,她自然想留下來看著葉縣長,不過不好意思,這個孤男寡女的影響不好。

其實,車紅軍也醉得差不多了,三個女子也差不多,走路都有些歪七糟八樣子。

「哼想灌醉老子,你們還嫩著。」噠噠的腳步聲剛遠去,葉凡坐了起來,嘴裡喃喃道:「不過,江大美女那腳搓得還真是專業,難道以前干過泡腳女工作。可惜了,要是農媛媛她們不在,老子趁醉摸一把也值啊」

這廝心裡腹誹著江大美女,猥瑣地想著,本想觀察一下那尊睡麒麟,不過想想算啦,乾脆躺床上捋一捋思路。

深夜2點了。

這廝迷迷糊糊的也睡去了。

「你們三個,幹完了立馬回來,別弄出人命來,打殘就是了。今晚上縣公安局全空了,就剩下四個值班民警,吳彤他們還在搜找那破圖紙,正是行事的大好時機。哼」馬雲錢那聲音冷得透骨的寒。這廝一臉的冷酷,跟白天的莽夫相截然不同的兩個人似的。

「知道了,絕不讓他再爬起來,到省城去跟那個姓牛的瘋子作伴吧……」其中一人小聲嘀咕道。

「老大,他去的不是瘋人院,是殘疾人理事會。」另一個幽靈小聲乾笑道。

不久,三個幽靈如狸貓一般,悄無聲息地消失在夜色中。

夜,很是寧靜

但夜,又是最不平靜的。

正在葉凡有些朦朦朧朧之時,喳地一聲輕響,這廝立即張開了鷹眼和蝠耳通術。

心裡罵道:「他娘的,難道又是馬雲錢那老狗的那隻破貓來搗亂了,這次非抓了炖貓肉湯為可,娘西匹的,居然敢一二再,再二三的戲弄你大爺我。到時炖好了貓肉湯還得請咱們的馬書記來品嘗一番才對。」葉凡這廝心裡陰辣地想著,那雙鷹眼,睜大得快趕上銅鈴了。

也難怪葉凡生氣。

自從那隻貓在院子里被葉凡給砸了一石子後,那貓好像很記仇,時不時會從什麼旮旯角落冒出來戲耍一番小葉縣長。

等小葉縣長彈身而起時,那老貓早沒影兒了,狡詐得賽過馬雲錢數倍了,葉凡甚至懷疑這破貓是不是成精了,害得自己這個快到八段的國術大師居然抓不到此破貓。

人貓在這院里玩起了抓捕跟反抓捕遊戲,已經好幾個晚上了都沒抓到,葉凡甚至懷疑自己的功力是不是退化了。

這次葉凡是勢在必得,連小李刀都給他扣在了手上,隨時準備彈而出,絕對是一刀斃命。

當然,葉凡準備不讓此破貓那般好死的,至少也得折磨上一陣子才讓他變成美味的貓肉湯的。

終於來了。

不過,葉凡差點叫出聲來,來的並不是老馬的破貓,而是一個黑衣人,全身裹在黑衣里,就露出兩隻黑洞洞眼睛,在這漆墨的屋子裡,即便是葉凡有著強悍的鷹眼,但也僅能辯別出是個人形,並不是怪獸什麼的。至於是什麼人,葉凡就認不出來了。

這廝鎮定的躺在床上,倒想看看這膽大包天的小毛賊子到底想玩什麼花招,不僅僅暗暗好笑道:「這麻川的賊也太厲害了,居然敢來偷縣長的東西。

不過,我這屋裡好像也沒啥可偷的,要錢就那千把塊錢,在錢包里。

除了這個,好像都是以前馬鬍子留下的一些老式傢俱,那個粗笨得很,賣錢應該還值幾個錢,就是太笨重,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