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五十五章省委書記輸了

第八百五十五章省委書記輸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五十五章省委書記輸了

就這這時候,一個高大的壯漢走上主席台前,沖葉凡略顯恭敬,彎了彎小腰,笑道:「葉縣長,我叫胡正康,是水州泰興紙業集團駐德平分公司負責人。今天特地受胡世林董事長委託,代表總公司,特地向麻川縣縣長基金捐贈3oo萬,胡董有交待,說是麻川人民還不富裕,捐點錢給縣長基金,是為了能讓葉縣長更為放手地開展工作。」

說完,遞上了3oo萬的支票。

隨著美女主播的聲音又一次響起,全場沸騰了。

「伯父,咯咯咯,還有什麼話說?」郭秋天長出了一口氣,感覺特別的揚眉吐氣,能戰勝一次伯父,那個可是相當的值得驕傲的事,太令人振奮了。

「你贏了,想不到人格魅力就能大到如此,不簡單」中年人感嘆著,搖了搖頭,似乎在感嘆後生之可畏。

「那2ooo萬……」郭大小姐略顯緊張。這麼大的數目,她還是感覺相當刺激的。

「呵呵,兌現其實秋天,葉凡講得很對,他講的左連江都省,右連安東省,這個提法相當的好。你可以跟他講講,叫他搞個具體的計劃方案出來,呈報到省交通廳。麻川,還真有可能成為三省連接的咽喉,這小夥子,眼光很准,是個幹才當然,你私下跟他說說就是了。」中年人笑道,難得的微出笑臉誇獎了葉凡一番。

「好」郭大小姐真想跳腳大笑了,不過,此刻不妥,她憋住了。

不過,轉爾,郭大小姐苦瓜著臉了,說道:「交通廳未必會理他,那些老爺們,哪裡會去考慮麻川人民的疾苦,何況,即便是麻川縣真會成為三省連通的咽喉要道,他們也未必肯去關注。」

「呵呵,小滑頭,是不是又想你伯父出馬了。」中年人伸指,疼愛地摸了摸郭大小姐額角。

「你不出馬,肯定無法通過。」郭秋天哼聲道。

「這事沒商量,那小子有本事,就得走通交通廳那道關,走不通就不用來找我了。秋天,不能什麼路都給人家鋪好,工作是人干出來的,在工作中,也最能磨練人。雛鷹要展翅,就得自己去學會飛翔,不經歷風雨,又哪裡去見彩虹。」中年人態度堅決,不容商量。郭大小姐捏了捏拳頭,哼道:「行」

「你不準插手,讓他自己去弄。常言不是說,是騾子是馬,拉出去溜溜才行。如果交通廳真能立項,我這2ooo萬出得值什麼是幹才,干出成績來才是幹才,破五關斬六將,拿下交通廳,才能顯出他的真才幹來。一個梟雄,一個將來能成大事的人,磨練是根本。」中年人諄諄教誨道。

郭秋天若有所思,點了點頭,不再相逼了。

心裡卻是暗暗祈禱,但願他能成為真正的強者。

麻川人民今天是深深的震憾了,街頭巷尾全在議著小葉縣長的風采我魅力。

「厲害啊一捐贈就是2ooo多萬。連水州那麼遠的地方都跑來了幾個大老闆,你看那個梅總載,長得就是雅,不會是葉縣長的相好吧?」一個男子粗聲嘆道。

「放什麼屁,漂亮女人全是葉縣長拼頭啦,你小子,腦門子給驢踢了還差不多。梅總載,那種人會找什麼人,人家是億萬富翁,眼光高著呢。要找的話至少也得是省長那種人物。」另一個估計歲數會大一點的男子訓叱道。

「高,她怎麼千里迢迢來巴葉縣長。」先前聲音干聲笑道。

「也是,不過,你看那美女主播,好像也特照顧葉縣長,那鏡頭,一直拍的就是葉縣長,那女的,一直在葉縣長身旁打轉,你沒看見,韋不理那眼珠子都快掉地下了。」後來聲音也有些疑惑不解。

「那是給氣的,人家不拍他有啥辦法,誰叫他一點屁本事都沒有,整天陰著個臉,像個娘們,天天就懂得擺架子,屁事不幹,我呸」先前男子呸了一聲,極端的鄙視。

「呵呵,馬雲錢更絕,看到江主播,一直想蹭上去在鏡頭前露露臉,不過人家不鳥他。還有梅總裁,老馬不是伸手了想去握手,人家理都沒理他,哈哈哈,想不到咱們麻川縣的牛人馬雲錢也有今天,平時看他多厲害。」後來那男子干聲笑道。

「正常,麻川縣的牛人不要說到省里,就是到德平也成了小蝦米,人家省城來的梅大小姐會瞅他一眼才怪,何況那麼一個色棍,沒煸他娘的一巴掌已經算不錯了,小馬子。」先前聲音罵道。

「你說這麻川以後會不會是葉縣長的天下,今天氣勢逼人啊」後來聲音問道。

「有可能,也許吧,但願,如果真是他的天下,咱們說不準還真能過上幸福日子,有了點盼頭……」先前聲音嘆了口氣。

「梅總裁,既然難得來咱們麻川,要不到處走走,這個導遊我可是願意當的,呵呵。」葉凡笑容滿面。

「咯咯,不必了,我可是擔心得很,葉縣長醉翁之意不在游吧。」梅盼兒顧盼生媚,淡淡的淺淺的一笑,有著勾魂奪魄的魅力。心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不會,但也絕沒有好事兒。

「哪裡的話,梅總裁來麻川可是貴客,咱也算是地主吧,呵呵。」葉凡打著哈哈,在等著梅盼兒拋出底牌子來。

梅盼兒千里迢迢來麻川大把撒錢,人家不是錢多得沒處花了,肯定有所圖的。不然,傻子也不會幹這事兒的。

「唉……還不是天傑這孩子,真是讓人煩啊」梅盼兒那眉頭一皺,葉凡已經明白了,估計揭底牌的時候到了。

不過,葉凡這廝不作聲,氣得梅盼兒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