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五十六章此人動不得

第八百五十六章此人動不得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五十六章此人動不得

前次給天傑纏得煩了,梅盼兒剛好回京城了一趟,就在老爺子梅真豪面前了牢騷,說道:「爸,那個葉凡拽得很,真是氣人,天傑也真是煩人,硬要學什麼高人武功。我看那個葉凡有啥能耐的,一個小縣長,聽說那旮旯縣是全南福最窮的。乾脆捋了他帽子,到時回家賣紅薯,看他威風什麼,哼」

「妹子,捋他帽子不難,一個小縣長,咱們梅家雖說專註于軍界展,但在政府也有一點實力的。

不過,他不是有個兄弟,叫鐵占雄,獵豹兵團的團長,此人更是拽氣。

前次海軍郭副司令的兒子郭真奇就因為觸怒了他,搬出我去講情,結果怎麼樣?

我堂堂的嶺南大軍區副司令員人家硬是沒鳥咱,真他娘的差點氣炸了老子那小肺。

獵豹不是嶺南大軍區管轄嗎?下級居然比老子還要威風。乾脆就捋了那個小子帽子,一個小縣長,讓鐵占雄瞧瞧咱們梅家的能量。別以為幹了個特種兵團團長就這麼牛氣先找他拜把子兄弟下手,敲打敲打此人,你看怎麼樣爸?」梅盼兒的大哥,也就是梅亦秋的父親梅長風少將也是怒火中燒,覺得這事兒特丟面子,又扯到以前的舊事上來了。

「哼你都是副司令員了,雖說在嶺南大軍區排名墊底,但好歹也是將軍了,怎麼一點腦子都沒有。

捋葉凡的帽子不難,咱們梅家一句話就能辦到,你想過沒有?鐵占雄為什麼不賣你面子?

為什麼郭真奇的老頭子郭大川堂堂的中將都沒輒?他們老郭家不是有個郭朴陽?

南福省的頭,要動葉凡,比咱們梅家還輕鬆,你看看,人家動了沒有?

不去想想這其中的道道,要害,獵豹那潭水,深不可測」梅老爺子叫梅真豪,堂堂的軍委委員,就因為他是軍委委員,所以知道鐵占雄的底細。

因為國家特勤a組裡就有派駐軍委的同志進去,其實就是起到一定的牽製作用,免得特勤a組的權力太大,危及到國家安全什麼的。這個跟古代的兵符制也差不多,將軍有兵,但無調兵之權,兵部無兵,但有調兵之權,這個兩相一牽制,只有將軍跟兵部合符,才能調兵。

這就是古代皇帝玩的權謀之術。沒有聖旨,誰亂來都是謀反之罪。

在現代,也差不多。

當然,梅老爺子作為軍委委員,知道特勤a組是一回事,但保密條例他這種老軍人卻是記得非常清楚的。

即便是對於兒子梅長風,他也不能說。只能是隱晦地提點一下,相信兒子並不笨,應該能猜到一點什麼了。這個就叫打擦邊球,官場慣用的伎量。

「不能動鐵占雄,但動動小葉子有啥不行的,一個破縣長。鐵占雄在軍界,他能拿我們梅家怎麼啦?」梅盼兒在一旁,不滿的嘀咕道。把葉凡都給叫成太監小葉子了。

「呵呵,你這丫頭,都掌管著幾千萬的大公司了,有時聰明有時糊塗到家了。

咱們亦秋不是在獵豹嗎?你拿人家兄弟開刀,人家拿你侄女開刀,那還不容易。

隨便找個由頭,像打郭真奇那樣子把亦秋給踢出獵豹,這個對鐵占雄來說張張嘴就能辦到的事。

亦秋如果不認死理,不呆獵豹也沒話說,就是這孩子認死理,就喜歡獵豹,到時真惹出什麼麻煩來,你這個小姑子可就有得罪受了。」梅老爺子一臉疼愛的數落著自己這個最小女兒梅盼兒。

其實,梅盼兒跟大哥梅長風的歲數差了一輩人。梅長風都45了,可梅盼兒才27歲。

所以,在梅家老一輩人裡面,梅盼兒也是梅家的寵兒。不過,梅亦秋卻是梅家小字輩的得意寵兒。

梅盼兒一聽,那身子沒來由的抖了幾下。無奈地嘆道:「饒了我吧,亦秋那小妮子,耍起脾氣來會要人命。」

「呵呵,還不是你給慣著的。」梅長風笑道,氣得梅盼兒直翻白眼,可又無可奈何。

哼道:「說不過你們,大哥,你那兩個寶貝疙瘩可都不是什麼好貨,天傑天天纏人得很,哼」轉爾望了望大哥梅長風那個得意樣子,問道:「大哥,那天傑的事怎麼辦?」

「怎麼辦,涼拌,嘿嘿,天傑可是纏你,誰叫你是他小姑嘛」梅長風咧開他那嘴一陣子乾笑,差點沒氣得梅盼兒噎氣過去。

「其實,這事也不難,葉凡作為麻川縣長,聽你們說那地方窮得快揭不開鍋了,葉凡肯定想作出一定成績的。

妹子,你手中不是有錢,還有著雄厚的關係可用,難道就降服不了一個小縣長?

當然,咱們要走正道,要拿出讓小葉縣長都心動的東西來,他自動入套了。

當時,鐵占雄也怪不得咱們梅家了是不是?再說,天傑這孩子的確性子太倔,讓葉小子管管他也好。」梅長風收斂了笑意,一臉嚴肅,說道。

「動心的東西,錢財可以,官帽子咱可沒那本事。因為,他在再上一級就得是副廳級或者一個縣的書記了。不過,既然窮,財帛動人心,應該有招可出了。」梅盼兒惹有所思,打定了主意。

「唉……不瞞梅總裁,咱現在自顧不及,哪有空傳天傑什麼高招子。」葉凡這廝故意地嘆了口氣,自然是等著梅盼兒再撒些錢了,當然,不是捐贈了,是想說動她投點資搞個廠子什麼的,緩解一下麻川的經濟壓力。

現在的葉凡,看誰都像老闆,估計街邊擺地攤賣狗皮膏藥的人都給列進老闆名單里了,逮住一個就絕不會放過的,頗有股子雁過拔毛的架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