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六十二章官迷

第八百六十二章官迷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六十二章官迷

「他們關係很鐵的,我曉得,那次在高爾夫球場,鐵團長對他這個兄弟好得不得了。當時省城許萬通書記的兒子許通跟省委督察室繆主任的兒子繆剛一夥不是跟葉凡賭球,結果輸了。繆剛想撒潑,結果被鐵團長一巴掌給煽得滾到幾米開外,門牙還被煽掉了一顆。活該」郭秋天得意地笑道。

「唉,小牛犢想跟老虎鬥,何苦。」郭朴陽感嘆道。

「大伯,鐵團長真的那麼厲害嗎?當時就連軍區的鎮司令跟他都相當的親熱。」郭秋天一臉不解。

「厲不厲害,人家也是你哥的領導。而且,你哥一直想回獵豹。」郭朴陽說著話,瞅了侄女一眼,慎重說道:「看來你哥的事得落到這個葉縣長身上了,你下把功夫,也許能成。」

「下功夫,大伯,叫我怎麼下功夫,難聽死了。」郭秋天差點跳腳了,郭撲陽的話聽起來可是有把自己拱手送上去的意思。那個,也太曖昧了。

「呵呵,你們不是同學加朋友嗎?」郭撲陽知道侄女誤會了,笑道。

「乾脆大伯給他升個官,也許鐵團長一高興,大哥就能回獵豹了。」郭秋天狡詐的說道。

「陞官,那小子升得還不夠快嗎?2o歲的縣長,別說在咱們南福,就是拿到全國去,也找不出。我都感覺庄世誠這個書記是不是腦門子燒了,明顯不合組織原則上的東西他也敢提出來。」郭朴陽一臉嚴肅,哼道。

「那不陞官就給錢算啦,你立即拔二千萬,那天牆公路一修,他這個縣長也有政績,一感激,那我哥不是也有希望了?」郭秋天又轉了個彎,繞到錢上了。

「不用說了,修路的事就那樣子定了。只要他能跑通省交通廳那一關,我沒話說,給二千萬。跑不通說明他沒本事,沒本事的阿斗大伯沒興趣」郭朴陽大手一揮,省委書記氣勢彰顯,倒真有些怵人。郭秋天雖說平時開玩笑時還可以,真的等大伯威了她還是相當怵的,此刻,那是不敢再吭聲了,知道大伯決定了的事自己不可能能更改過來,而且,大伯講得也有理。一個阿斗,幫他幹嘛?

「大伯,我聽你的,交通廳立項的事我是絕不會插手的。」郭秋天慎重點了點頭,轉爾又有些狡詐,笑道:「不過,我不能出手,我哥要出手跟我可是沒關係了,咯咯……」

「你這滑頭,說不過你。」郭朴陽疼愛地罵道,那雙眼中射出的可是滿眼的慈愛,哪還有一個省委書記氣勢,一個普普通通老農罷了。

不久,葉凡回來了,手上抓著一條滿身有著條彩紋理的大魚,估計有十斤左右。

「看到沒秋天,我這漁夫還行吧,哈哈哈……」葉凡豪朗的笑了,略顯自得。

其實,這個對葉凡的確算不上什麼,潛入潭底,飛刀一出,什麼魚能逃過他之魔掌。

「你……不會是買的吧?」郭秋天一臉的錯愕,那眼神中閃著的是我不信。

要知道葉凡手中可沒什麼捕魚的,比如網兜之類工具,又沒魚網,憑什麼能捉到這般大的魚?

「我說郭大小姐,你也太小瞧咱了。小時候為了賺點錢買小說,我可是捕魚能手。」葉凡自然是在扯謊了,輕爾沖郭朴陽說道:「大伯,要不要看看我烤魚的手藝術,包準你見了有新鮮感。」

「扯吹牛吧」郭秋天一臉的不屑。

「呵呵,看看也行,不過,小夥子,殺魚的人我可是見過多了,等下沒新鮮感的話我怕秋天又得嘮叨了,你就等著塞耳朵就是了。」郭朴陽一臉的和藹笑意。

葉凡自然也不怵,那是因為他不知道這老農就是省委了,即便是小葉同志的心理素質再高,估計應該沒有現在這般表現的如此自然,瀟洒的。

「呵呵,沒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就拿咱們麻川的天牆公路來說,以前,那路稱之為天牆,我上任的頭天就說過,天要阻我我破天。現在,就是破阻天牆阻隔的時機了。」葉凡一邊麻溜地殺著魚,一邊隨口聊起了天牆公路。

這廝自然是有目地的,感覺郭秋天的二伯有些不凡,所以,也想試探一下。

即便她的二伯真是個農夫,那也無妨,就當是聊天罷了。如果她的二伯有來頭,那自己把意圖說出來,也許還能得到他的幫助。

「小夥子,這麼有把握。那天車山可是德平第一高山,要是那麼好破的話,估計早在幾十年前就給破了。」郭朴陽自然是故意這般說的,也想聽聽這小夥子嘴裡的高論。

剖腹,洗潔,上藥,內勁蘊潤,包入葉子,埋入土中……

一系列動作下來,不但郭秋天看得瞠目結舌,就是郭朴陽這種大佬也是頗感新鮮和動容。

「唉,大伯說得是。不過,我想,誓在人為。天牆雖難破,但只要有我輩人有著愚公移山精神,開拓思路,多方疇措資金,天牆,總有破除的一天。不過,麻川也給逼到風口浪尖上,我已經到了背水一戰的地步,不破不行了,不破經濟搞不上去,我這頭上烏紗帽就得飛了。呵呵呵……」葉凡笑道,話語相當的坦誠。

「官迷」一旁的郭秋天還不忘打擊一下某人。

「我想當官,我想往上爬有什麼錯的?為官者,自然都想自己頭上那帽子越來越高了。

這是我的人生追求,但是,我不是為做官而做官的。官做大了,能幹的事就更多了,視野也更開闊。

看到自己治下的百姓都過上了好生活,心裡相當的暢意,看到自己的意圖變成了城鎮建設,變成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