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六十四章考驗

第八百六十四章考驗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六十四章考驗

不過,因為石頭疙瘩太高大了,上面的郭秋天看得不怎麼清楚,再加上年份久了,上面長著一些短短的茸毛狀苔蘚之類植物,所以不怎麼容易看清楚。

當然,這個對葉凡來說不是什麼問題,可郭秋天夠不著,一時有些心急了起來,朝著葉凡笑道:「你幫個忙,我想看看上面的。」

「幫忙,怎麼幫?這裡又沒梯子。」葉凡往周圍巡了一圈下來,沒現能墊腳的東東。

用石塊的話又墊不高,正為難時,郭秋天眼一瞪喊道:「豬腦子啊蹲下,我不就上去啦?」

「那行」葉凡微微鱷了一下,乾脆地蹲了下去,郭秋天想都沒想,雙腳踏了上來,兩人玩疊人梯子遊戲了。

這廝暗道:「嘿嘿,等下走了可別怪老子,這是你自己要騎老子的。」

葉凡慢慢的一站起,郭秋天光顧著興奮地摸那些字了。倒沒想到自己腳踩在某男身上,那披風衣下的胯間風光可是被某人給看光光了。

雖然有著褲子遮著擋著,但郭秋天那雙腿之間鼓鼓的地方一條淺淺的勾谷還是能分辯出來的。這個樣子,那是,自然相當的旖旎的。

葉凡頭抬著,一直在往那地方掃描著。倒也不能說葉凡同志多麼的齷齪,這個是爺們的自然反應。不看那地方,而且這麼好的機會,除非你不是爺們。

其實這廝也有些慘,郭秋天那披風差點把他的臉全給遮蓋住了。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大老爺們鑽到人家姑娘披風衣下的感覺。

「你,混蛋……」突然,一聲慘叫聲傳來,因為,郭大小姐突然往下看時才現了這種旖旎姿態。

而且,偷偷地一瞅,現葉凡這廝居然愣愣地盯著自己那胯間,那臉唰啦一下紅透了,氣得也忘了此刻正踩在葉凡肩上,一腳就想踩下去。不過,這麼一來,她那身子可是站不穩了,一晃,往下摔了下來。

其實,這個自然是葉凡這廝故意的。趕緊裝著一臉慌張樣子隨手的抄去,頓時就是軟玉溫香抱滿懷。

「你,無恥」郭秋天慌忙著站了起來,狠狠地瞪了某男一眼,像要吃人。

「這個,咱……也沒做什麼,怎麼能叫無恥?」葉凡一臉的無辜相,裝得倒像。

「你,看……」郭秋天被噎住了,那話怎麼能出口,總不能說你偷看我胯間神秘之地。

「看啥?」這廝故意問道,裝著一臉的茫然樣子。

「哼」郭大小姐怒了,趁著某男不注意,一腳,狠狠地蹬在了他腳板子上。

頓時,傳來某豬哥一聲慘叫,抱著自己的腳板一臉的痛楚相,自然是裝出來的。憑著他的身手,那自然是故意讓郭大小姐撒氣的。

「咯咯咯……」郭大小姐覺得解氣,哼道:「這就是偷看本姑娘的代價,沒把你那狼眼珠子挖掉算照顧你了。」

「我說郭大小姐,不能這般糟介人吧剛才可是你要騎我的,而且,你在上頭,我在下頭,你那披風又長,我都快喘不過氣來了。整個把我頭包住了,我能看見什麼,真是的,倒霉」這廝辯解道。而且,那話噴出來相當的曖昧,什麼騎,上頭下頭都給整出來了。

「不理你了,討厭」郭秋天那臉熟透了,咂了咂嘴,乾脆不再說了,再說下去就怕這廝連上床的話都給整出來那就得羞死人了。

「唉年輕真好……」遠處的郭朴陽可是聽到了侄女郭秋天的那黃鸝鳥一般出鳴的聲音,旋即搖頭嘆息道,心裡自然又有些嘀咕了起來。

「立碑人宋家川,宋家川是誰啊,你聽說過沒有。」郭秋天蹲下身子時倒給她在石壁上現一個奇怪現象。

「嗯,後面好像還有職務,一個小連長,怪了,按理說指揮圍剿馬鬍子的解放軍還犧牲了一個副團長,在這裡至少也有團級幹部了。這個倒是怪啊,這立石碑的再怎麼說也不該輪到一個小連長的。那些團級營級幹部難道就不想露臉了?」葉凡也是一臉的訝然,陷入了沉思當中。

「不會是來了幾個連,由那個馬副團長負責指揮這次圍剿。然後,基本上都犧牲了,最後,就剩下這個宋連長級別最高,因此在石頭上鑿了名字,權當立碑了。」郭秋天那腦瓜子還是相當好用的。

「不會這麼慘吧?」葉凡隨口說著,倆人回到了郭朴陽處。

葉凡麻溜地開了泥挖出了那條魚來。

一股香味頓時飄騰了出來,郭秋天沒忍住,咕嚕了一聲吞口水了。

「伯父,你嘗嘗。」葉凡笑道。

「嗯我試試」郭朴陽伸筷子夾了一塊魚肉入嘴,細嚼慢嗯,還閉上眼好像品味樣子,不久,那嘴唇動了動,居然露出了一絲訝然,問道:「怎麼會這樣?」

「我嘗嘗」郭秋天早忍不住了,也夾了一塊魚肉入嘴,細細地嚼著,終於失聲叫道:「刺呢?」

「呵呵……」葉凡只笑不答。

「問你話呢?」見這廝一臉的高人相,郭大小姐不樂意了,哼道。

「這種弄魚的法子是去年我去一個支書家陪夜,偶遇一個山野樵子教我的。」葉凡吞了一點消息出來。

「山野樵子,那一定是高人。」郭朴陽微微點了點頭。

「你還沒講具體做法呢?」郭大小姐哼聲道。

「教你也做不出來,這個,要有一定手法和配料的,恕我不能告訴你了。當初那位前輩教我此法時有約法三章,就是不準外傳。相信秋天大小姐也不會讓我當一個背信棄義之人吧」葉凡恢復了平靜,淡淡的笑著。

「哼小氣鬼,虧得我大老遠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