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六十六章踹了省委書記一腳

第八百六十六章踹了省委書記一腳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六十六章踹了省委書記一腳

不久,出來一中等個兒警察,跟著馬雲錢聊著直往馬回年巷子而去。

「大伯,這老宅子有什麼看頭,只不過房子大了一些,幾個石頭疙瘩,裡面陰森森的,房主人也不知什麼地方去了,好像墳墓一樣。乾脆咱們到縣政府去把葉凡叫出來,叫他安排房間先休息一陣了,從貝葉谷回來,澡都沒洗,臭死了。」郭秋天大小姐嘟著個嘴,一臉的不樂意。

「秋天,是不是想那小子了,才分開不過一分兒,晚餐不是他請嗎?現在都四點多了,一會兒就到五點了。你這妮子,不會真看上他了吧?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啊呵呵呵……」郭朴陽一臉的笑眯眯樣子,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在牆上摸著。

「大伯,你笑我我哪瞧得上他,一個土得掉渣的人。大本事沒有,盡喜歡吹牛。」在郭秋天小姐嘴裡,倒是把葉凡給貶得一文不值了。

「吹牛,不會吧你看看,人家才2o歲出頭,就縣長了。這次,心氣還高得要命,居然誇下海口,要打通江都省,安東省跟咱們南福的通道。了不起啊大伯那個時候,還在鄉下苦幹呢?」郭朴陽頭都沒回,直接搖了搖頭,顯然不同意侄女的看法。

「大伯不會被他收賣了吧,不就搞了一隻無刺的魚,哼」郭秋天不屑,說道。

「嗯講起那『叫花魚』,我倒是回味無窮,這小傢伙,搞美食一塊還真有點手段。」郭朴陽點了點頭,斜了郭秋天一眼,指著大廳中那塊寫著『浩氣長存』的破舊匾額。

笑道:「聽說馬回年團長的祖上跟馬鬍子是同一宗的,一個成了土匪頭子,一個成了解放軍。

當年,要不是馬回年熟悉馬鬍子的情況,估計解放軍還得多傷亡五成左右。

唉……這麼多年過去了,想想都汗顏啊馬團長都犧牲幾十年了,可我們的後代子孫們,卻是把他給全忘了。這馬回年紀念館,早就該建了。」郭撲陽心裡有些酸,靜靜地站在廳堂中央。

「麻痹的真來了,老子也得動手了。」葉凡往前一竄,一個漂亮的後空翻,腳踩在一堵牆上,兩手已經趴在了圍牆頭上。

正站在大門旁的兩個藍衣人感覺好像有響動,頭剛抬起,感覺頭一花,頓時軟攤在大門一旁。一隻大手出現,把兩人的姿勢擺好。

葉凡這廝還欣賞了一下,頗為滿意,哼道:「嗯有點像是睡覺樣子了。」

這個,自然是葉凡使了手段,利用點穴截脈之法戳中了兩個藍衣武警的睡穴,暫時振暈了,估計要睡上一會兒了。

「,哪裡來的叫花子,蹲人家牆根也能睡著了,晦氣」馬東罵了一句,抬腳就要踹去。

這邊躲在暗處的葉凡早就扣緊了一枚石子,自然不能讓這廝破壞了自己好事了。

「慢著,管他幹嘛,進去。」馬東的左手被馬雲錢給拉住了。

「便宜這兩臭貨了」馬東罵了一句,跟著馬雲錢進了馬回年老宅子。

當咋一見到一身精靈中不失端莊的郭秋天大小姐時,馬雲錢那雙眼頓時就眯成了一條縫,嘴裡暗自嘖嘖道:「果然不虛此行,老子還以為那兩個小子眼光差,這姑娘,長得絕對不錯。那胸脯,如此達,那屁股丫角還沒分開,估計應該還是個處。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啊,又是外地人,趕緊……」

馬雲錢想著,朝著馬東使了一眼神,馬東同志自然心領神會,因為這貨幫馬雲錢可是陷害了不少的娘家婦女的,是馬雲錢最親密的心腹了。

「我是麻川縣公安局治安科的馬東,請出示身份證明?」馬東一臉正色,略顯威風,沖著郭秋天說道,樣子做得倒像那碼子事。

「為什麼?」郭秋天瞥了馬東一眼,淡淡問道。

「為什麼?公安辦案,還要向你交待為什麼嗎?快點」馬東顯得相當的不耐煩了,皺了皺眉頭手一揮哼道。

「公安辦案也得按程序來是不是?憑什麼無緣無故要查身份證件?」郭秋天可是有些惱火了,聲音也尖利了不少,而且,口氣自然也是相當的不客氣了。

這下子可是惹毛了馬東,這廝身子一晃,就要上前,卻被後面的馬雲錢這老騷包給拉住了。

此獠嚴肅地掃了郭秋天和那個半老頭子郭朴陽一眼,暗道:「這老頭,戴著個草帽,也不知是從哪個農村旮旯鑽出來的。倒是這姑娘這身作派,估計是老頭的女兒,可能是大學生,在省城什麼地方讀過書,所以顯得洋氣了許多……」

想著,哼道:「省公安廳正在通輯兩名罪犯,正好是一老一少,而且,也是一老頭一姑娘,你們倆,哼請跟我們走一趟。」

「你是誰?憑什麼這樣說我們。街上一老一少多著,你查得完嗎?」郭秋天心裡一動,敢情這老頭的意思是隱喻咱爺倆就是通輯犯了。

心裡惱火不已,就要作,口氣冒騰的是質問的語氣,自認為外面還有兩個武警在,那是一點也怵這兩人了。

大不了到時真遇上什麼事亮明身份就是了,而且,還有一個葉凡在,在這麻川縣還能怎麼的了。

郭秋天作夢也沒想到,此刻葉凡這廝正一腳勾在檐角,正看著好戲。

郭朴陽卻是不作聲,掃了馬雲錢和馬東一眼。在馬雲錢的眼裡,自然是認為這鄉下老頭被嚇呆了連話都說不出來什麼的了。

「他是誰,告訴你別嚇癱了,哈哈哈……」馬東一臉的得瑟。

「嚇癱,這天下能讓本姑娘嚇癱的人估計還沒出世?」郭秋天不屑的瞥了馬雲錢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