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六十八章三巨頭共聚麻川

第八百六十八章三巨頭共聚麻川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六十八章三巨頭共聚麻川

賀海緯聽了葉凡的講述後也差不多表情,心一下子沉到底了,暗罵道:「老子真是走背運,前段時間周富德跟郭新平打架,現在又冒拳出了一個更厲害的傢伙。

居然調戲起省委書記的侄女來,而且,還踢了省委一號一腳。郭書記之怒,在這南福,誰能承受得起?

要是因此事怪罪到我的頭上,那這帽子可就飄搖了。麻川的治安,非整頓不可了

林天,非拿下不可了,再不拿下,我賀海緯又如何出手?『將』在外不聽使喚,我這個書記簡直就是個擺設,上不靠書記,下邊公檢法人家有人撐著,不聽使喚,咱就是一片無根的浮萍……」

三巨頭心情複雜著,總之來說,是相當糟糕的。

麻川的事連累到了整個地區,省委書記將會出什麼驚天之怒,三巨頭心裡都沒底。坐車裡,那心,自然也是七上八下猶如在吊水。

只有葉凡這廝是沒心沒肺的,反正這次馬雲錢自然是非下不可了。

估計,這次馬雲錢是脫不了牢獄之災了。牆倒眾人推,泥爛眾人踩。馬雲錢一倒,他犯下的罪行人家也敢站出來揭露了。

「方圓,準備好馬雲錢犯案的材料,這次,定要送他進大牢吃牢飯。」葉凡哼聲道。

「這麼快,不是說等找到重要證據再下狠手嗎?」方圓自然不明白了,說道:「我搜集到的證據還不足以致他於死地。」

「夠了,吳彤那邊也有一些,雙管齊下。」葉凡哼聲道。

到了縣府,葉凡很小心地把郭朴陽迎進了自已的會客室里。走出來立即把吳彤給叫到了一邊,問道:「吳局長,聽說馬雲錢在麻川搞得是怨聲載道,幹了許多出格的事,你作為本縣公安局長,不會是一點都沒感覺吧?」

當然,這個就是葉凡下決斷的時候了,如果吳彤聽話,那這個政法委書記位置自己將幫他推一把。

今天,正好可以借省委郭書記的東風走一場,到時庄世誠和王朝中,賀海緯一到,肯定會問起馬雲錢那個位置的合適人選的。

那就要看吳彤能否拿出態度來了。吳彤作為公安局長,不可能沒聽說過馬雲錢的事。

這廝一聽,迅在腦中轉起了圈圈。

立即回答道:「我早就聽說過了,不過,說句實話,以前他有人撐著,我們縣局還是他的直屬下屬,叫我們也難下手。不過,我早就注意著這些了,光是案子有證據的就已經有三起,還沒查清的估計不下這個數」吳彤伸開了一支巴掌。

「那你怎麼看這事?」葉凡故意,淡淡問道。

「我聽縣長的。」吳彤身子一挺,也知道機會來了,回答得相當的巧妙。

「呵呵,你小子,嗯整理一下,該用時就拋出來。」葉凡嗯道。

「是」吳彤回答非常的乾脆、響亮。

「柳主任,立即通知縣委全體常委準備開會,晚上9點鐘前必須準時到縣府。」葉凡一臉嚴肅,交待道。

「是不是周。

「沒有」葉凡乾脆地哼道,暗道這柳眉芳她娘的只看周富德的臉子,老子的話好像不好使得。

不過,這個也正常,召集開縣常委會那自然得一把手點頭了,何況,現在地區還沒交待由誰代理著這縣委書記。老子是有點名不正言不順的。

不過,從此中也可以看出自己在柳眉芳心中的份量還是太輕了。周富德積下的威風、壓力,不是一時三刻能化解的。

「那……叫我怎麼給其它常委們說……」柳眉芳裝著一臉為難樣子。

「庄書記、王專員馬上就到了,你說要怎麼說?」葉凡有些生氣了,臉一橫瞪了柳眉芳一眼,暗道這女人也太不識趣了,你裝回傻就不行,硬要找個由頭,這不是故意刁難,老子好歹也是縣委副書記?

「我就去……」柳眉芳那臉瞬間就失色了,轉頭走了。

伺候著郭朴陽吃過晚飯。

「看來這麻川的交通是得改善一些了,德平到麻川需要幾個小時?」郭朴陽淡淡問道。

「德平府到歸元縣就二個小時左右車程,可是從歸元縣開始盤山而上,盤山而下到咱們麻川卻是要四個小時左右時間。

而且,那路,想必您都看見過了,窄如羊腸。每年,麻川人都要活祭那天條路上幾十條活生生的性命。

這個,也是逼得我在全縣經濟如此窘迫的情況下還得先打通天牆公路的緣故。

命,比什麼都值錢,畢竟,生命只有一次,無法再回來的。雖說地區給了我兩年內脫去全省倒一帽子的經濟硬性指標,但我總覺得,跟生命相比,還得次之。」葉凡小心地回答著。

「嗯命比什麼都重要。這路,非修不可了。不過,小葉同志,你可別指望著我會給你什麼好處,要錢,自個兒想辦法去。」郭朴陽微笑著。

「伯父,您給我的夠多了,我不敢奢求其它什麼了。我想,宋將軍那一條線如果能跑下來,應該能修條好路出來。」葉凡表情略顯感激樣子。

「嗯當前,許多的官員,一見到我就是訴苦要錢要支持要政策,其實,好多事,本有路可走的,就是那些官員等、靠、要、拿習慣了。不肯動腦子去想,用眼去現,用腿去跑跑,去調查。其實,路,就在腳下。」郭朴陽輕輕的叩了下桌子。

「我記下了。」葉凡點了點頭,轉爾,這廝瞅了瞅郭朴陽,現他面色緩和了許多,咂了幾下嘴,終究沒出口來。

小葉縣長的動作郭朴陽同志自然盡收眼底,皺了皺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