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七十章老賀挂帥

第八百七十章老賀挂帥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七十章老賀挂帥

3更到

明知小葉縣長在狐假虎威,可只得眼巴巴地承受著,『鬱悶』得想撞牆就是王朝中的心情了。

舒坦得想喝米酒自然就是庄世誠的心境了。這事本是一件壞事,想不到,眨眼間居然成了好事。

所以,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也

「賀海緯同志,你立即從地區公安局、地區檢察院抽調精幹工作人員,組成工作組,進駐麻川徹查馬雲錢的案子。葉凡同志,交待下去,縣公安局,檢察院,縣紀委全力配合。哪個敢下絆子,哪個敢不作為,立即撤職查辦。不管涉及到什麼人,一查到底。」庄世誠那氣勢出,頗也有一股子威勢的。王朝中乾脆在心裡練閉耳功了,這就叫眼不見心不煩罷了。

至於一臉陰柔的韋不理那臉色更為陰柔,有向娘們展的趨勢。而血氣方剛的鐵東同志自然是一聲都沒吭了。在這裡,他只有悶頭鬱悶的份頭了。

縣常務副縣長方鴻國,此刻更是深深的震憾,想不到省委郭書記對葉凡的印象如此的好。其它人都受到批評甚至懲罰了,只有葉凡,好像還被表揚了。這個,啥的,太詭異了。

晚上,註定麻川是個不平靜的夜。

深夜凌晨一點。

馬家族長馬落鐵、馬鬍子硅礦集團總經理馬艷春,馬家三虎馬標、馬飛、馬平以及馬家有頭有臉的全坐在了馬家大院里。

其實,他們雖說也姓馬,當然,不是馬鬍子一系的。只能說是跟馬鬍子有關係。

比如馬家現任族長馬落鐵,其實跟馬鬍子還是堂兄弟關係。馬鬍子最親的那一系當初在馬鬍子被擊斃後,在人民解放軍的憤怒下,死的死,逃的逃,估計就剩幾個漏網之魚還住在馬鬍子鎮,這些漏網之魚也是一些身份相當低,的確沒幹過什麼壞事的良民。

「叔公,怎麼辦?雲錢叔肯定回不來了。聽說德富叔也載了。」馬標有些氣餒,焉頭達腦的提不起勁頭。

「怎麼辦,涼辦,一個牲畜早就該讓他下地獄了。」馬落鐵氣得噴血,對於馬雲錢的惡行,馬落鐵作為馬家族長,也只能是睜隻眼閉隻眼。

不過,現在馬雲錢真出事了,作為本家,還是肉痛不已。畢竟有一個馬雲錢撐著,馬家在縣裡也吃得開一些。

現在不但馬雲錢要進大獄,就是周富德好像也回不來了。馬家一下子失去了兩個重量級靠山,不得不堪憂啊

「其它倒沒什麼,我是擔心,唉……」平時艷麗四射的馬艷春總經理,現在也露出了一絲擔憂之色。

「咱們家硅礦?」馬標那臉一黑,連嗓子都有些顫慄了。

一聽馬標噴出『硅礦』兩個字,馬家人全沉默了。以前有著馬雲錢和周富德撐著,馬家硅礦誰也不敢染指。

不但沒交過一分錢的稅收,就連對農民的土地賠償等等,都是沒付出過。

那個時候,哪個老百姓敢跳出來叫馬家硅礦集團賠錢,估計第二天不是殘腿就是殘耳了。

真稱得是上天殘地缺了,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現在馬家失勢了,牆倒眾人推這個理兒誰都懂。

聽說馬雲錢的案子是地區政法委書記親自挂帥的,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地委庄書記注視著,省委郭書記估計還惦記著。

麻川縣馬家雖說勢大,但真要敢跟政府公然對抗,他們有那匪氣但也要有那匪膽和能量才行。

以前如日中天的馬鬍子,手下還有著七八百竿槍,最後還不是被英勇的人民解放軍給消滅了。

就憑著現在馬家那幾竿獵槍,幾把鋤頭,跟擁有現代化武器裝備的公安武警相抗。

那個,明顯以卵擊石的蠢事馬家人自然不會去乾的。最多搞些小陰謀,下點絆子,搞點群眾集會什麼的還是能行的,不過,這個,好像都有些不抵事了。因為,師出無名。

「不急麻川又不止咱們馬家一家礦業,青山鎮銅礦不是羊角鎮鐵家把持著,他們收入是咱們的幾倍,真要收拾咱們,大不了魚死網破,哼」馬艷春那美麗的眼中,突然閃出了一道能噬人的異樣狠辣。

同一時間,鐵家人也全坐在鐵家大院,鐵東,這個鐵家的最年青的掌舵人,也是一臉的陰霾。

葉凡雖說只是個代理書記,但就因為多出一個『代』字,權力可是大了好幾倍。

昨天,要招開縣委黨委會議,都是以周富德的明義開的。而且,不能討論人事,各個常委自然都看周富德面子在行事。

明天開始,多了一個『代』字的葉凡,人家是明正言順的代縣委書記,而且還是代縣長,兩個『代』字一重疊,權力在麻川,那自然是頂天了。

從明天開始,要召開縣黨委會議,人家可以明正言順的召集了,不用每次開會都說,經周書記同意什麼的屁話了。

而且,從今天的態勢看,吳彤顯然鐵定成為葉凡的跟班了。葉凡推他接替了馬雲錢的位置,他不感恩戴德那也成畜牲了。

前段時間的常委會上,葉凡在周富德眼皮子底下已經提了銅礦基地的事,說明人家早就瞄準了青山鎮銅礦這個聚寶盆了。

時下修路資金又差著相當大的一個缺口,任何一個一把手上台,肯定都得搞錢了。

「鐵東,咱們是不是該早做準備了?」鐵東的堂哥,也就是青山鎮銅礦集團總經理鐵心海眼中的狠厲神色一閃而逝。

「你還沒準備嗎?」鐵東臉上略顯不滿,真想揮拳砸掉他兩顆門牙。

「準備啥?咱們一來都是這個樣子的。再說,咱們有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