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七十三章選舉中的貓膩

第八百七十三章選舉中的貓膩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七十三章選舉中的貓膩

「不會,縣長很好,他也年青嘛」車紅軍一把壓在了床上,嘴就咬了上去。

「放開,這是大白天。」江素潔掙扎著,不過,絕對是逃不開某秘書的狼手了。

當然,車紅軍也不敢過份,只是一個長吻過後,從皮包里掏出一張調令遞了過去,不說話,只是得意地乾笑。

江素潔有些遲疑,接過後一瞅,頓時,雙眼中那淚,再也沒忍住流了下來,嘴裡喃喃道:「紅軍……我們能在一起了,我……我……」

「周局長本來說是進修校、電大、教育局由你選,我看還是回一中吧。葉縣長對我們夠好了,咱不能再給他添麻煩了。」車紅軍一臉感激,說道。

「嗯能回一中我都以為是作夢了。」江素潔有些哽咽,伸舌頭舔了一下某男,溫柔得很,說道:「紅軍,咱們是不是該感謝一下葉縣長,沒有他,就沒有我們的今天?」

「嗯,這個感謝不好感謝。送錢的話太俗氣,我跟著葉縣長這麼久了,只見他收過幾條煙,而且那煙還分給我跟司機李師傅抽了一半多。就連看門的老張也給扔了幾包。所以煙酒送去人家不稀罕,唉,這個還真不好處理。」車紅軍一臉的無奈樣子。

「那……送什麼,山貨?」江素潔有點遲疑。

「這個更沒用,人家天天吃,吃膩味了。」車紅軍搖了搖頭,瞅了女朋友一眼,突然笑道:「不送了,我干好工作就是了。等以後你搬過來後,什麼時候你好好地弄幾個菜,咱們請葉縣長就在這外院吃飯怎麼樣?」

「嗯暫時就這麼定吧。」江素潔點了點頭,突然又問了個莫名其妙的問題道:「紅軍,你說說,葉縣長是不是好人?」

「當然是好人,他都不是好人了這世上還有什麼好人。你看看,葉縣長才來不到一個月,人家做了多少大事。

潘麻子那個惡人,全縣人民都曉得,不是被捋了帽子。馬雲錢這色棍聽說還要下大獄。

還有屁事不幹,只懂得釣魚喝酒的雷副縣長,人家有著地區雷副書記撐著,照樣子被葉縣長給停職了。

昨天,葉縣長憑自己一人之力,動全縣幹部職工,老百姓進行大捐贈,其實咱們麻川能捐到多少錢,那二千多萬,有七成都是葉縣長自己搞來的。

如果天牆公路真的能建成通達三省的交通咽喉,咱們麻川,富起來不再是夢想。不簡單啊有氣魄,有能力,有決斷……」車紅軍自然是佩服不已。

「嗯他應該是好人」江素潔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突然,那眼媚一直在眨巴著盯著車紅軍。盯得這廝心裡有些毛,有些口吃,問道:「幹嘛這樣子盯人?我臉上長花啦?」

「哼裝糊塗?」江素潔明顯不高興了,那嘴翹得老高。

「啥意思老婆,我是被冤的」車紅軍舉起了雙手作了個投降狀,喊道:「小的真不知皇后大人要幹嘛?請娘娘明示?」

「娘娘,意思是你還要娶個正宮了是不是,哼」江素潔咬牙切齒地扭著某秘書耳朵。

「輕點,輕點,彆扭裂開了就麻煩了,還是原裝的好。」車紅軍笑著。

「還裝糊塗?」江素潔不鬆手。

「我真不曉得,你說清楚?」車紅軍真是一臉迷惑了,不知道江素潔心裡在想些啥,暗暗嘀咕道:「女人心,海底針,誰知你會想到什麼?」

「剛才葉縣長說啥啦?」江素潔那臉一紅,媚眼一抬,白了某秘書一眼。

「說啥了,我想想。」車紅軍作出一幅深思樣子,不久,突然睜開了雙眼,一臉乾笑,說道:「江老師,是不是咱們要奉旨成婚了,哈哈哈……」

「我打死你……」房間里鬧成了一團,連中午飯都給忘搞了。

第三天上午。

地區迅作出了反應,地委組織副部長,也就是葉凡的黨校同學蔡紅藕姑娘到了麻川。

周富德的去處已經塵埃落定,調任地區宗教局任局局長。這個,傻子也看得出,級別沒變,但實權,估計還不如麻川縣一個局長的權力了。

這個,還是在王專員儘力力頂的基礎上才保住了他的級別沒變,要知道,周富德可是省委郭書記定了調子要處理的人。王朝中也算是還沒把此事給做絕,至少還出了一份子力。

葉凡代著麻川縣書記,又是代縣長,兩個代字,倒是跌碎了一地眼鏡。

另外,縣公安局局長吳彤同志進入縣委常委,接替馬雲錢政法委書記一職,而且,還兼著縣公安局局長一職。

經地區人大常務委員會,地委同意,因為麻川的情況特殊,麻川縣第四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提前到1月31號舉行。

這個,自然是為了在年底前正式確定葉凡同志的縣長位置而提前的。

因為兩個代字疊一起的確有些難看了一些。而且,為了解決葉凡的顧慮,放手開展工作,這個也是庄世誠考慮得周到。

麻川的事很複雜,葉凡下一步著手準備處理馬家硅礦和青山鎮鐵家銅礦。

要知道在縣人大代表中,馬家佔了5o個名額,羊頭鎮鐵家佔了3o幾名。兩大家族合計就佔了8o幾個名額。

要知道,麻川全縣人大代表名額也不過26o名左右。這個,裡頭自然有玩一些貓膩了,在周富德當政那些年裡,沒人敢站出來跟他硬杠的。

雖說只有8o幾個名額,從數量上看,跟26o名還是有一定差距,即便是全部反對,也決定不了縣裡選舉大局。

但是,事物都是一分為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