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八十三章庄書記的信任

第八百八十三章庄書記的信任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八十三章庄書記的信任

不過,這廝嘴裡卻是說道:「我會提醒老吳的,但願別過火,不然,咱們也,呵呵……」

「老莊,成功了。」地委秘書長鄭志明那興奮之色從臉上一閃而逝。

「還未成功,同志還須努力,萬里長征,咱們只是剛起頭。今天賀海緯的表態,無非是看在葉凡面上。」庄世誠沒有鄭志明那般樂觀。

「不管怎麼樣,至少證明了一點,賀海緯跟葉凡的關係親密,而且,就連孫國棟那一頭,葉凡也有相當的辦法。」鄭志明較樂觀一些。

「這小傢伙,到現在還沒向我拋底牌,真要我開口提醒是不是,哼」庄世誠略顯惱怒樣子。

「乾脆我找個適當機會提醒他一下。」鄭志明笑道。

「不必了,我倒要看看他能藏到什麼時候。這小傢伙,也值得考量,也許能不能大用,就這節骨眼上可看出一些東西了。」庄世誠搖了搖頭。

「唉,犯渾啊你對他那麼好,就差掏心窩子了,他居然裝傻,關於地區形勢,他不會一點都不知曉吧?」鄭志明倒為葉凡擔起心來。

「呵呵,你說他反應會如此遲鈍嗎?」庄世誠似笑非笑掃了鄭志明一眼。

「絕對不會,能坐上他今天這個位置的人,絕對不會是傻蛋。雖說他還年輕,經驗也許不足。不過,也許他現在還沒把握,怕冒然拋出人來被你看輕了。他是想等賀海緯點頭了才來找你。這小傢伙,也許現在正在努力。」鄭志明笑著,倒是為葉凡講了好話。

「嗯,小傢伙還有點能耐,居然連孫國棟都能說動,也不知他用了什麼手段。」庄世誠的話里透顯出了一絲絲的驚詫,伸指彈了彈牙杯。

這個動作可是令得鄭志明心裡突然起了波瀾,要知道庄世誠的這個動作,在不知情的人眼中好像沒啥。

不過,只有鄭志明知道,這個動作可不簡單,跟他一起的鄭志明最清楚庄世誠這動作的含義了。

一般只有在庄世誠心清極為激動、難以控制時才會如此,他就是用彈牙杯的手指釋放出內心的毛燥的。

「應該跟孫明玉有點關係,如果能通過葉凡稍微說動一下孫國棟,偶爾幫襯著一點,咱們的形勢以後將會大幅度扭轉過來。老莊,我覺得葉凡這小傢伙很有一股子福氣,也許他就是你的福將。」鄭志明話語中透出一股子欣賞,高興。

「可以試試,不過,慢慢來,不能操之過急。」庄世誠先是點了點頭,後來又擺了擺手。鄭志明知道他心裡可能有顧慮,拉不下這個臉子。

「你說小傢伙能不能真的搞妥天牆公路?」鄭志明臉上又掛上了一縷憂思。

「難說,把握很小,如果真要按層次來說,成功率還不到一成。」庄世誠眼神空洞。

「那咱們今天還在地區常委會上如此賣力,為的是什麼?幸好今天成功了,要是失敗了,不是又落了笑柄。反而助長了王朝中集團的聲勢。」鄭志明有些不解。

「呵呵。」庄世誠笑了兩聲,不作答,望著窗外,良久,才轉身,說道:「老鄭,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你知道這句話意思嗎?」

「嗯你的意思是即便是明知咱們這次會失敗也得上。只是給王朝中表明一個態度,咱們不是什麼事都不做,大事咱們也抓。這德平,並不是他的一言堂。」鄭志明說著話,略顯苦澀。

要知道鄭志明盼著庄世誠到德平,以為他一到,就該是自己揚眉吐氣的時候了。誰知也僅僅是好一點,並沒多大改色。鄭志明當然期望著庄世誠能翻身,那自己以後前途也有路可走了。所以,他這個地委秘書長,跟庄世誠根本就是拴在一條繩子上的螞蚱,活則一起活,死則一起完蛋。

「唉……葉凡是我的下屬,而且他肯干,他想作出成績,他想改變麻川那遍天地。作為黨的幹部,他很合格,甚至可以說是特別的優秀。

這些還不是主要點,最重的就是,他是我庄世誠點的將,我不支持他誰還能跳出來支持他?

說白了,一個態度罷了,雖說只是一個態度,但人心這個東西,往往一個態度就能攏絡住人。

即便是失敗了,相信小葉同志也會銘記於心,更加用心的去作事。他還年輕,有大把子的事等著他去做。

墨香市林泉經濟區干出的成績就是一個風向標,相信他是耐不住寂寞的。

一句話就能激勵他激流勇進,爭取做出更好的成績,這個,何樂而不為,既能為黨為民,又能達成我們的心愿。

也可以說是一箭幾雕的好事……」庄世誠談得相當的淺薄,但其中好像又相當的道理在其間的。

「嗯,一個態度,妙」鄭志明自內心的稱讚著,眼神掃了庄世誠一眼,說道:「即便不能在省里立項,即便是天牆公路不能獲得宋將軍青睞,這個太難了,估計他是連宋家大門都進不去的。

一入候門深似海,宋家川將軍貴為我國總後勤部的第一副部長,位高權重,他家那門檻,是很高的。

對於葉凡來說,簡直是高不可攀。不要說他,即便是你老莊去敲門,估計也沒多少戲。」鄭志明直言不晦,因為,庄世誠要求他那樣子做。

庄世誠是個心胸相當豁達的人,善於聽取各方面意見、建議,從中汲取有利於自己的東西,迅抓住要害之處下手。

雖說他到德平半年了還沒徹底掌控常委會,但這個歷史原因太深重了。

如果換作另一個書記來,估計早就做不下去滾蛋了,庄世誠能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