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八百九十六章這小子硬氣

第八百九十六章這小子硬氣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八百九十六章這小子硬氣

「聽說你是庄世誠親自點的將?」

「嗯」葉凡點了點頭。

「這倒怪了,庄世誠在德平,怎麼會去墨香去點你的將?」齊振濤逼了過來。

「這個,當時他到魚陽林泉的天水壩子釣魚,我當時不是被魚陽的賈寶全整得很慘,停職了,所以鬱悶,也去釣魚了,就認識了。」葉凡亦真亦假的打著馬虎眼。

「庄世誠堂堂的地委書記,怎麼會有閑心到天水壩子去釣魚,他那邊有老朋友吧?」風清錄一句話就講到點子上了。

「是有個老朋友,叫啥我不清楚,一個老頭子。」葉凡講的是實情,鳳老頭他的確不曉得他的真實身份,不過,後來賀海緯的照片倒是讓他明白了那是一尊天大的神仙。

「還不跟我講實話,庄世誠既然都點你的將了,你不清楚那老頭情況,想蒙我,你小子還太嫩,哼」齊振濤突然一拍桌子,好像怒了。

「那你先跟我說說,你對庄世誠的態度怎麼樣?」葉凡反正也豁出去了,不搞清楚齊振濤對庄世誠的態度就是不鬆口。

「我對他沒惡意。」齊振濤一句話出來,總算是表明了一點態度。

「齊叔,你說說,庄書記是不是郭書記推上去的?」葉凡又問道,反正豁出去了,這下子反而平靜得很,一點也不怵了。

「不是」齊振濤很乾脆,知道這小了在探自己的底線。乾脆滿足一下他的心思。

「那就奇怪了,地委書記也是封疆大吏了,省里肯定有人,不然怎麼可能上位得去,難道是朱省長?」葉凡裝著有些莫名樣子,自然在裝傻了。

「也不是」齊振濤還是很乾脆。

「不是郭書記,又不是朱省長,那庄書記還真是厲害,自個兒上去了,呵呵……」葉凡干聲笑道。

「你小子到底想知道什麼,今天我齊振濤就跟你揭個底子。」齊振濤斜了葉凡一眼,板著臉哼道為。

「那齊叔能不能告訴我,跟朱省長關係怎麼樣?」葉凡乾脆又問道,一股子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架勢。

「呵呵,小葉,這個是省裡面的大事,你摻和進去幹嘛,干好自己的事就行了。你還年輕,以後到了那個層次再說。有的事,不是你想像的那麼簡單,比如說,你聽說某個領導跟某個領導好像關係還不錯,其實不然,也許你眼睛看到的不是事情的真相。」風清錄也覺得葉凡有些過份了,略顯責怪,又開導了起來。

「噢」葉凡點了點頭,這廝其實一點都沒鬧明白。老鼠鼓上敲——不懂裝懂罷了。

省里現在局勢複雜,為了一個省委副書記位置,差不多,有希望的常委們全展開了新一輪角逐。

比如說組織部長宋初傑有著他老婆娘家,也就是京城曹家的支持,政法委書記馬國正有著省委書記郭朴陽支持,宣傳部長湯金玉有著省委三號人物,管黨群的顧天峰副書記支持,而顧天峰身後又有著京城顧家的影子。

而齊振濤雖說跟朱省長聯盟許久了,但這次好像朱省長心裡另有人選,估計是想推省城書記許萬山爭取那個位置了,畢竟許萬山是自己的鐵竿跟班。

齊振濤只能說是合作夥伴,全是為了利益聯盟的,自然不如推許萬山進去好使了。而齊振濤的家族典型就是在南方本土強大,在中央卻是一片空白。

就一個堂姐夫風清錄目前也不過一個司長,雖說是財政部的,但根本就幫不上多少大忙。

那個層次太低了,以前齊家在京城也有人撐著點,不過,這幾年來,那個家族全敗落了。

連一個政治局委員都沒撈到,還有什麼能力助力齊家。所以,齊家必須得尋找到新的好東家靠上去才行。

不然,齊家兩個大鱷,一個就是目前江都省省長齊放雄,一個就是齊振濤都難更進一層樓了。這個也是前次為什麼京城來的張秘書是齊振濤一直想交好的緣故。

自然,除了南福本土的常委們有希望競爭這個名額,還有許多外省的常委們自然也有人瞧上了那個位置。

有希望的一數落下來,不下上百個,競爭壓力相當的大,難怪齊振濤會如此的失態。

而且,常務副省長跟副書記相比,雖說級別沒變,但常務副省長只是協助省長抓經濟,抓政府一攤子事,並沒多大的人事權。

如果能兼職著一個副書記,那就可以進入省委書記郭朴陽搞的書記碰頭會了,那實權,當然是大大的加強了不少。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副書記有希望一步坐上省委書記位置的希望,而常務副省長頂天了能坐上省長寶座就不得了啦,副書記坐省長寶座的希望更大了許多。這個就是官場上所說的階梯,總得一步步來的。

「齊叔,我覺得德平的庄書記人很不錯。你可以多支持他的工作。」葉凡打著馬虎,從旁邊開始力了。

這點鬼心思早就被齊振濤和風清錄覺察到了,兩隻老狐狸互相交換了個略顯詫異的眼神。

風清錄笑道:「小葉,你齊叔當然會支持庄書記工作的嘛,他作為常務副省長,德平的經濟上去了,也有他的一份功勞是不是?」

「哼還跟我裝糊塗。」葉凡早就用鷹眼和相面術現了一些端倪,暗暗腹誹著這兩隻老狐狸。

這廝嘴裡說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是想齊叔能全力支持庄書記的工作,比如,如果庄書記既不是省委郭書記推上去的,也不是朱省長提上去的,那齊叔就不能幫襯著他。」

「這個我倒不明白了,庄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