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九百二十一章趙四又顯身

第九百二十一章趙四又顯身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原來今晚上曹飛兒請客,一起的自然有趙家的四丫頭趙佳貞以及京城的一些名流了。

剛才曹飛兒有事下樓來,正好掃見了葉凡,所以一時鬥氣倒給客人全忘在了樓上包廂里。

趙四有些不耐煩了,誰知一下樓就聽到了葉凡和曹飛兒的聲音,旋即也來湊熱鬧了。

一見趙四小姐,顧少的頭更大了。這位好像來頭更大,趙家的四丫頭,在京城圈子中都是相當有名氣的。顧少當然沒資格認識他了,也是沾了顧家的邊才知道有這麼一號牛人。

「趙四!媽的,天意始然,難道又要咱來玩個一龍戲二鳳遊戲?好像還不止,加上喬圓圓,現在改三鳳了。」,葉凡心裡一盪,隱晦地掃了眼喬圓圓,現三女相比,從面龐的精緻來看,當然喬圓圓在佔位了。

喬圓圓估計是目前自己見過的最頂級的美女之一,跟鳳家那個鳳傾城有得一比。

喬圓圓的氣質傾向於溫柔懂事,善解人意。鳳傾械雖說只是見過一面,給人的感覺就是有些刁鑽,漠視一切」根本就是個不懂事的傲氣丫頭。

像蘭闃竹、宋貞瑤、玉嬌龍、趙四和這曹飛兒應該略遜一疇」算是一流的。只不過相差也不會太過於懸殊,各女氣質各有千秋。

這廝心裡毛毛地想著又瞅了趙四一眼」有些心虛了。估計自己那天晚上的事趙四丫頭說不準已經從他伯父嘴裡知曉了。

「原來是趙四,好久牟見了」你過來。叮凡朝她招了招手。

「幹嘛?」,趙四雖說嘴裡不滿的哼著但見旰凡一臉神秘樣子,覺得有些好奇,還是走了過來。

「你嘗一口試試」這茅台是不是有問題。」,葉凡把酒瓶遞了過去。

「什各意思?」,趙皿搖頭。

「呵呵,什麼意思,這個就要問顧老闆了……」葉凡瞅了顧浩一眼。

顧浩那臉微微變色」狠狠地瞪了表哥周雲林一眼。這廝立即有些心虛了起來。

趙四小姐一看就明白了」肯定是這酒有問題了,旋即笑著說道:「我試試!」,拿著酒瓶裝著要倒酒樣子」突然,嘭地一聲」酒瓶居然給摔在了地下碎成了hua兒」那淡淡的茅台味兒散了出來。

「對不起啊沒拿穩……」趙四輕斜了小葉同志一眼,氣得這廝那臉都差點綠了,知道肯定是趙四故意整的」現在連證據都沒了,那自己豈不是理虧。

顧少和周雲林兩人互視一眼,臉上立即舒展開了。知道趙四跟眼前這小子不怎麼對付,這下子沒了證據,就好辦了。

「葉哥」這裡還剩下半杯,剛才你喝不下去的……」這時,喬圓圓從菜碟子旁拿起了那喝剩的半杯酒,顧少和周雲林那臉,立即又皺了起來,想不到還有尾巴留著。

趙四和曹飛兒自然是臉色有點難看了。本來想陰葉凡一把出出那天噁心,特別是趙四,在知道那天晚上跟曹飛兒二人居然跟葉凡摟抱著睡了一晚上,現在又看見喬圓圓跟葉凡的親密樣子,心裡莫名的酸味就更濃了」不過,算盤沒打好,想不到被喬圓圓破壞了好事。

「顧老闆,要不要把這酒帶去化驗一下?」,葉凡淡淡的問道,對喬圓圓投去了嘉許的一眼。此女立即回以淺淺一笑,兩人感覺都是心裡一盪」似乎有點眉目傳情心有靈犀那啥的味道。

「今天這餐算是我顧浩請客……」顧少硬著頭皮說話了,其實也就是承認認輸了。

「呵呵……」葉凡笑了兩聲,轉頭施施然就要下樓去。

「顧公子,如果這酒喝出事來,我們會找你的,「哼!」,劉兵瞪了周雲林和顧少一眼,厲聲哼道,那是一點都沒給他們面子。

「你是誰啊這麼沖,這裡是京城?」,白處長覺得有此丟面子,今天要不為顧少找回一點場子,那以後顧少怪罪下來,自己今年提正處的事八成給黃了。那年青人身旁的女子自己惹不起,但這兩個保鏢也來牛氣。

士可忍咱也難忍了!

「什麼人,跟你屁關係,哼……」劉兵能進中警內衛局,也是相當牛逼的人。

何曾受過這種小警察的鳥氣?自然也很沖,見葉凡沒反對,自然也想為臨時頭的主子討回場子了。

「請出示身份證,我懷疑你身帶不明之物,本人是朝陽分局治安處的白長水……」白長水突然牛氣起來了,在顧少的鼓勵下,逼了過去。

因為,他現不但顧少鼓勵他,就是那個曹飛兒和趙四都一臉看熱鬧樣了」甚至有慫恿的嫌疑。有這兩個大家小姐撐著,還怕什麼?。。。要查身份證是不是,你過來看看……」常青詭異的一笑,。。得白長水伸過頭來時,那本中警內衛局的證件輕輕的放在了他手上,笑道:「仔細看,瞧清楚點」別hua了眼……」

當一掃到那幾個字,白長水那手一凹嗦,好像這證件有些燙手,拿捏不住了,趕緊還給了常青,自然,老白的臉一下子成了豬肝那個顏色。

常青臉湊白長水耳旁嘀咕了一句什麼,只見白長水那頭點得像雞啄米一般。

葉凡淡淡一笑,知道常青肯定在交待白長水,保密,兩個字了,旋即下樓而去,留下一堆目瞪口呆的千金大少以及警察們。

「白處長,幹什麼?」顧少有些不滿了,這老白居然不賣自己面子」未經自己同意居然放人了。

「對不起顧少,我得走了……」白長水沒解釋」脖子一縮手一揮」帶著一夥警察趕緊溜人了。

走出酒樓才掏出紙甲來猛擦頭上大斤,暗道:,差點撞大禍了,中警內衛局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