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九百二十五章大棒加糖豆

第九百二十五章大棒加糖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九百二十五章大棒加糖豆

而自己跟雷鳴懷關係相當不錯,這是要借大宗的巧手攪局啊如果說他想挑起我跟雷鳴懷的戰爭,他應該還沒想得那般的遠?

不過,好的方面那就是大宗如果能做出成績來,那提拔為副處的希望又大了不少。

不過,趙車城也不是盞省油的燈,心思一轉,立即給他抓住了漏洞之處,笑道:「葉書記,這恐怕有點不妥吧?金桃開委員會的副帥是該鄉的黨委書記蔡則民,而青山鎮的情況特殊。鐵東同志不但是黨委書記,而且還是正帥,那副帥叫織女鄉的唐大宗去不合適吧?師出無名啊」

「咱們縣經貿委副主任一職不是還空著一個。我想,唐大宗同志作為老黨員了,工作經驗豐富,又有主持鄉鎮工作的豐富閱歷,去擔任經貿委副主任一職絕對能夠勝任,然後再兼任青山鎮銅業開委員會副主任應該說得過去的。」葉凡又拋出一誘人的香餌來,不怕你趙車城不上鉤?

因為,青山鎮銅業本來就是縣經貿委下屬的一個企業。由副主任去專門負責搞絕對說得過去,而且,實至名歸。

這小子,又砸來一個誘人的職位。不過,表弟大宗也該回縣裡了,一直窩在織女鄉也不是個事,影響前程不說,還擔擱了家裡人。如果先到經貿委任副主任,以後有機會了坐上正主任一職,升副縣長指日可待,值得一搏,就讓這小子先得點便宜吧……

趙車城心裡一咬牙,應了。

江賓縣狼皇鎮跟跟麻川縣馬鬍子鎮一河之隔,晚上,一個小菜館內。

「葉書記,我現一個小問題。」馬家三虎的老大馬標瞅了葉凡一眼,小聲說道。

「嗯,說吧。」葉凡一個大帽子把臉遮了一半,扔給馬標一根紅塔山,說道,斜了這廝一眼,見他有些拘謹樣子,笑道:「如果有價值的線索我有獎勵。」

「獎……獎勵,多少?」馬標那眼皮子跳了跳,問道。看來一聽到錢,這廝也有些坐不住了。

儘管馬家人控制著馬鬍子硅礦,但馬家核心族人的確太多了,沒有一千也至少有五六百人。這些人都是能從馬鬍子硅礦集團中分到錢的馬家族人。

即便是像馬標的姐姐馬艷春掌管著硅礦,但實際上馬標一年也分不到多少錢。

這廝一向用錢大手大腳慣了,一年二三萬塊錢分紅對麻川的普通人來說,的確很多。

抵得上這裡吃皇糧的一個工作人員七八年工資了。但馬標狐朋狗友太多,又要養小弟又要玩女人,吃喝玩樂都需用錢,用度太大,不到半年就揮霍光了。

剩下半年老著臉皮去問姐姐馬艷春討要的話又會兒被她尖利的一番責罵。

馬標覺得沒面子,乾脆不去要了。這個不要的話又手頭上又沒錢花,所以,最後的結果就是馬標不得不去干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不過,像麻川這種窮縣這種勾當的好處也不多,來錢並不是特別的快,所以,也不好弄。

葉凡伸出了二根指頭。

「二千?」馬標小聲念叨了一句,眼皮子搭拉著沒多少漏點。

知道這貨誤會了,知道這貨眼光高,看不上二千塊,葉凡搖了搖頭。

「那是二萬了。」馬標嘴皮子抖瑟了一下,對二萬塊還是很有興趣的。至少也能花了半年了,這不,過年時剛分到三萬塊分紅,到現在才三月份,這三萬塊給過年一拋,基本上有二萬塊都進了賭場,正感沒錢時有人送錢,這貨心裡還是相當動心的。

「2o萬」葉凡小聲拋了出來,輕輕敲了下桌子,雖說葉凡講的時候聲音很輕,但聽在馬標耳里感覺就是如遭雷劈。

「真……真的給2o萬。」馬標動容了,連話都有些說不利索了。

「前提條件就是要看你提供的線索值不值?縣政府對於某些有功的同志,獎勵2o萬正常,你以為我說著玩是不是?如果你提供的線索價值過一千萬,給你獎勵3o萬也有可能。」葉凡淡淡的瞅了這廝一眼,知道魚已經上鉤了。

「幹了」七八分鐘過去了,馬標突然一擂桌子噴出了這句話。

「說吧,現了什麼?」言歸正傳。

「很是奇怪,本來離咱們德平市不遠處有個煉銅廠,好像叫『水州紅星銅業有限公司』。

咱們麻川縣開採來的銅礦石一小部分是由青山鎮銅廠自己搞的土製煉銅廠在煉銅,估計一年的話還煉不完開採的總的銅礦石的3o成中的一成。

按路線來說,這剩下的銅礦石不是該運到離德平市不遠的『水州紅星銅業有限公司』去?

不過,奇怪的就是好像青山鎮的銅礦石分成了兩批裝車,一部分正大光明的運到水州紅星銅業公司,而另一部分反而運到了江都省東河市不遠處的一個叫『星茂銅業公司』的地方去了。」馬標那話講得倒是很有條理,看來為了完成任務,也頗為下了一翻功夫的。

「也許是東河市的那個叫『星茂』的銅業公司離青山鎮近吧?」葉凡故意這樣子問道,當然要誘導著馬標把實情全部倒出來。

「不會,我問過開車的師傅,說是去水州紅星銅業還近一點,估計能近半個小時車程。」馬標頭拚命搖,不同意葉凡的看法。

「會不會是咱們麻川的天車山的路太窄太可怕,運銅礦石的車一般來說都是大車,不好走。」葉凡說道。

「不會,去東河市的路也差不多。更奇怪的是這兩條路去的車子裝的銅礦石還有講究。」馬標又拋出一更大的看點來。

「講究,什麼講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