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九百二十七章晃子

第九百二十七章晃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而且,梅天傑那中華,全是特供,雖說檔次是最低的那種,但葉凡也樂得享受。估計是把他家老頭子和老爺子的份頭都給搶佔了一部分來了。

「天傑,你這煙好像是特供吧?」葉凡開始沒事找事了,躺在椅子上一邊搖著一邊引導著梅天傑。

「嗯!成色不怎麼好的,呵呵。」梅天傑好像有些不好意思樣子摸了摸頭。

「不錯了,不過,你把家裡的好東西弄來了,你家老爺子不會對我有意見吧?」葉凡故意笑道。

「不會,他們自己給的。還跟我說,叫我一定要尊敬師傅,像對等父母親一般……」梅天傑很是小心的說著,這小子還真有些佩服葉凡的。

瞅了葉凡一眼,干聲笑道:「師傅,能不能露兩手給弟了瞧瞧?」

「露兩手,怎麼?不相信還來跟我學什麼……」葉凡那臉一板,裝著不高興了。

「不是師傅,我知道你有大本事,我姐很少推崇人的,她一直很佩服你的。只是心痒痒的難受。」梅天傑顯得老實樣子,說道。

「你姐,是亦秋吧?」葉凡顯得有點老氣橫秋樣子斜掃了梅天傑一眼。

「嗯,聽說她現在又要升了,呵呵………」梅天傑略顯得意。

「升,聽說以前她就是獵妁一營營長,再升,那不就是副團長了。

獵豹的副團長可不是一般人能坐得上去的?因為,那是個兵團,不是個普通團,按級別是個副軍級單位,當然,這個指的是核心第八組了,聽說總部準備給核心第八組提為正軍級單位了……」葉凡心裡也微微愕然,旋即也就釋然了,反正自己現在是個甩手掌柜,別去摻和這些破事。

「嗯!那天聽家裡老頭子說的」說是經中央軍委批准,嶺南軍區同意。獵豹兵團今年將提升一個檔次……」梅天傑一臉的得瑟勁頭,當然,還有嚮往了。

這貨估計也想進獵豹」只是身子骨太不爭氣,段位太低,人家瞧不上他。

當然,如果梅家人真肯讓他進去,憑著他那個軍委總政治部主任的爺爺和嶺南大軍區副司令員的老爹,要進獵的不難。因為獵豹只是特勤第八組的外圍組織。

不過,即便獵豹領導同意讓他進去,估計這小子也沒什麼建樹,而且,在獵豹呆著也相當危險的。

要是某個時候出任務不小心掛了的話那老梅家還不肉疼死去。已經進了一個梅亦秋,梅天傑想去,家裡肯定不肯了。

「提升一個檔次,難道升為師級兵團啦?」葉凡隨口問道,也沒放心上。這種事,反正自己不想摻和,也沒興趣。

「嗯!這個也不是什麼大秘密了。風早就吹出來了,如果獵妁兵團由團級單位調為師級單位,那我姐可以水漲船高,調一級到團長了。而且,估計軍銜也會調一級到中校了。至少撈個副團長總有的,不過,聽說獵豹是整體調級,人員並沒有多少增加的。現在這個時候,估計打獵豹主意的人可多得海里去了。各大軍區的那些軍官兵丁們,全盯著獵豹了……」梅天傑一臉神秘。

「噢!這樣一來,估計大夥得失望透了,沒進多少人,人家調就調吧,關他們什麼事兒?」葉凡笑道,隨手丟了一枚hua生進嘴裡」嘎嘣嘎嘣嚼著,瞅了梅天傑一眼,說道:「想瞧你師傅的行頭也行」不過,有件事得讓你去做做,做好了我再教你兩手。」

葉凡拋出一大餡餅來,梅天傑自然中計,差點跳將了起來,猴急著說道:「師傅快說,啥事?」

「最近縣裡收到許多反應青山鎮銅礦亂開採,土地不給錢賠償,不安全開採等方面諸多問題。你作為咱們縣國土局局長,也該下去查查了。」葉凡裝著一臉隨意,說道。

「師傅你個話,要我怎麼查我就怎麼查……」梅天傑那拳頭一捏,「哼道。

「你小子難道還要我教?在省委辦公廳沒學到一點東西……」葉凡沒好氣哼道。

「我知道了,放心師傅,包準讓你滿意。」梅天傑拳頭一捏,揮了揮,像個將軍。轉爾,這廝又盯著葉凡了。

「去拿一根柴棒來……」葉凡知道這小子的心思,還不是想看自己表現一下。

當然,也得拿點出來鎮鎮這小子,不然,人家心裡有疑惑,還以為找了個半吊子師傅,把自己的名聲可就敗壞了。

「好的!」梅天傑不知葉凡什麼意思,反正也沒問,跑到前院找了根硬奐的雜木棒來,有拳頭大,遞給了葉凡。

這雜木棒幹了用來燒的,那是相當結實的。估計快趕上軟一點的鐵棒了。

葉凡一伸手,行氣一圈下來,突然喝一口氣,一指就戳了下去。旋即收手,扔給梅天傑道,「怎麼樣,看看。」

「看個毛!不就是你伸手戳了一下,裝把戲誰不會?」梅天傑心裡鄙視著師傅葉凡同志,眼神略顯失望地掃向了雜木棒子,瞬間,這小子立即就石化了。整個人獃獃的張大著嘴那話都講不出來了。

喜久!

這小子才喊道:「厲害,居然戳出一洞來,老天,要是戳在我身體上那不立馬一個血洞子。」這廝嘴裡著,那眼神立即變得火熱了起來,嘀咕道:「師傅,這個是不是少林寺和尚整的二指禪功。傳說練到極致,可以用兩根手指支撐起全身倒立著,戳磚頭像戳豆腐塊一般。」

「二指禪,你小子想啥,你師傅可不是和尚。」葉凡沒好氣哼道,見梅天傑一臉的嚮往,旋即說道:「二指禪功是一種鮮為人知的秘傳功法,通過一定形式的久久鍛煉,把全身的氣與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