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九百三十四章和尚是牛津畢業的

第九百三十四章和尚是牛津畢業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九百三十四章和尚是牛津畢業的

「三段的年青高手的確難找,而且,有門派有家族的還不行,那些人找來不放心。」陳嘯天一臉凝重,說道。

「嗯,藕斷絲連,不可靠。」葉凡搖了搖頭。

「孽子,進來。」陳嘯天突然朝門口喊道,葉凡正訝然時,走進一腦袋光光的和尚來,戒疤倒是沒有。此人一身青色袍服,身高也有一米八左右。

不過,當葉凡施出鷹眼觀察時,頓時訝然了。因為,此人長得跟陳嘯天有六分相似,心說難不成是陳老的親戚。

「陳老,這是……」葉凡問道。

「我唯一的兒子陳軍,這個混賬東西,沒出息,唉……」陳嘯天一語拋出,差點震掉了葉凡下巴。

原本以為陳嘯天沒有子女的,現在突兀地冒出一兒子來,而且,還是一和尚。這個,也太離譜了。

「陳軍,還不見過公子?」陳嘯天氣得手指頭都有些抖。

「貧僧見過葉公子。」陳軍施了個禮,倒像那碼子事。

「到底怎麼回事?」葉凡瞅了一眼陳軍,問道,心道這裡面肯定有『文章』。

「這個……」陳軍瞅了葉凡一眼,難以啟齒。

「現在知道害羞啦?早幹什麼去了,還出家,當和尚,怎麼沒死在外面,孽子,氣死我了。」陳嘯天忍不住又罵開了。

「爸,你是七段高手,叫你出手一次都不肯,這事也不能怪我?」陳軍沒忍住,頂嘴了。

「你還敢說,為了一個女人,連家都不要了,女人就那麼重要嗎?你腦袋沒進水吧?」陳嘯天指著兒子訓叱道。

原來是女人引起的,估計又是逃不開一個情字,葉凡心裡想著,只聽陳軍又反嘴道:「爸,她是你未來的兒媳婦,總不能要陳家斷後吧?」

陳軍這一句相當厲害,陳嘯天被噎得講不出話來了。

「老頭子,別急壞了身子骨。」陳嘯天老婆楊素梅趕緊上前勸道,沖兒子陳軍罵道:「還不上給你爸搓搓,想氣死你老頭子是不是?對不起公子,讓你見笑了。」

「沒事,我來。」葉凡走近了陳嘯天,逼出一絲內息在陳嘯天經絡中行了一圈,估計是陳嘯天氣怒攻心,引了舊疾,不過不是特別的嚴重。陳軍也早就跑了過來,又是搓又是揉的,其實,這小子還挺孝順的。

「陳老,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我跟陳軍談談。」葉凡說道。

「好吧……」陳嘯天狠狠地瞪了兒子一眼,哼道:「公子,不聽話的話請你給我狠狠地打,打死了活該就當我陳嘯天沒這個兒子。」

陳嘯天出了院門,梅子擺上了酒菜。

葉凡當仁不讓,大馬金刀的坐在那古董山寨版的龍椅了上,指著對面椅子說道:「坐吧陳軍。」

「公子,我……還是站著算啦。」陳軍又施了一禮,禮節方面還是挺周到的。看來是個知禮數的人,而且孝順。對這樣的人,葉凡心裡頗為欣賞。

「別囉嗦了,你是陳老的兒子,我跟陳老情同父子。以後我叫你軍哥了。」葉凡笑道,掏出煙來抽出一隻動了動,問道:「抽嗎?」

陳軍倒是接過了煙,卻是趕緊說道:「不行公子,您是我家的恩人,這不是打我臉嗎?我陳軍不是那樣的人,想必公子不會讓我陳軍當一無情無義的人,遭世間唾棄。這事絕對不行,我還是叫你公子。不然,我老頭子非砸死我不可了。」

見陳軍態度堅決,葉凡想到陳老那個怪脾氣,估計陳軍真敢叫自己葉凡的話陳老還真會趕他出門了。

要是一個稱謂鬧得人家父子不和好像也不大妥。也就不再爭這些沒用的東東了,說道:「那你坐下來,咱們干幾杯再說。」

「行我先敬你一杯。」陳軍倒沒推辭,畢竟是新時代的和尚,講究的就是一個『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嘛』

哐當兩人連幹了三杯,呷了幾口菜,也沒那麼陌生了起來。陳軍不說話,一直悶頭吃菜喝酒,看來是個悶騷型人。

「陳軍,到底怎麼回事,把事講清楚,也許,我還能幫你想點法子。」葉凡說道。

「您是我們家恩人,不瞞你了,這事說起來丟人,唉……」陳軍有些焉頭達腦樣子。

「拿出你的氣概來,一個娘們,就讓你如此了,說清楚,哼」葉凡坐龍椅上突然氣勢大,哼聲道。

被葉凡的氣勢一震,陳軍眼皮子跳動了一下,暗道葉先生難道還真是高人,聽老頭子說是此人功力深不可測,難道還真是真的?一個21歲的天才,不可能吧……

這廝心裡尋思著,嘴角一抽,說道:「幾年前,我剛剛大學畢業就達到三段頂階,也就是純化之境。本以為全國大可去得,當時意氣風,我老頭子又只懂得躲家裡練功,對我是什麼都不管。趁著暑假還沒安排工作,我打算到粵東省去逛逛,聽說那裡好賺錢,所以,背起一包包就去了。」

「大學畢業,你讀的什麼學校?」葉凡問道。

「牛津」陳軍那兩個字一噴出,差點震掉了葉凡的下巴。這廝一愣神,暗道這他娘的也太厲害了,想不到陳嘯天一個老古董,居然養了個海龜兒子,而且還是『牛津大學』畢業的。

這世道真是講不清楚的,誰敢信一個和尚出過洋,留過學,而且還是牛津大學鍍過金的……

葉凡尋思著,端著的酒杯裡面沒酒了居然也往嘴裡倒,害得一旁的梅子差點笑出聲來,趕緊過來幫他倒上了酒。

「當時到了粵東省的魚桐市一帶,在海邊認識了杏兒。經過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