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九百三十七章勾陳家族震怒了

第九百三十七章勾陳家族震怒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九百三十七章勾陳家族震怒了

「省城市長,你小子也敢想,不是那般容易的。估計能撈個副書記,分管黨群就不錯了。」盧白雲搖了搖頭。

同一時刻。

通都區副書記兼常務副區長粟一宵同志正在省委高官樓里啃著外國進口的雞腿子。

「慢點,你這孩子,別噎著了。」旁邊,一個保養得相當好的老婦人疼愛地說道。

「舅媽,這雞腿好吃,呵呵……」粟一宵居然像個大孩子一般笑了。

「好吃就多吃點,這可是你舅舅特地多國外帶回來的。」老婦人笑道。

「舅舅,我去麻川的事您給庄世誠打個招呼沒有?」粟一宵一邊啃著雞腿,一邊沖對面正喝茶的一個半老者說道。

此人是南福省副省長里排名第二的喬志和,是粟一宵的親舅舅。旁邊的婦人是他的老婆吳真容。

「還沒有。」喬志和頭都沒抬,看著報紙,旋即又說道:「不過,我已經跟德平的王朝中打過招呼了。」

「他怎麼說?」粟一宵有些緊張,這個關係到自己提拔的事,還是相當興奮的。

「此人態度有些曖昧,不過,一宵,別擔心,他蹦不了幾天就會答應的。」喬志和非常肯定,說道,「關鍵還得看庄世誠那一邊,此人是從外地調來的。我以前跟他也沒什麼交情,不過,德平要展,總是離不開省里支持嘛」

「聽說王專員一過年後就提過要給麻川縣正式派縣委書記的事,不過都被庄世誠給暫時彈壓了下來。庄世誠也太可惡了,麻川縣那麼大的縣,就讓一個不到21歲的小孩子去折騰?還搞了個黨政一肩挑,要是出了大問題,庄世誠那腦袋就有得痛了。」粟一宵有些激奮樣子,實則是心裡不滿。

「你小子,是不是跟那個葉凡有矛盾?」喬志和感覺到了什麼,臉一板哼道。

「沒……我跟他能有啥矛盾?」粟一宵心裡一慌,趕緊借著啃雞腿掩飾著。

「沒矛盾就好,即便是你去麻川縣任職,也得搞好跟同志們的關係才好。搞不好關係想干好工作,人家會給你下絆子惹麻煩的。不過,你這脾氣,別以為我老糊塗了,整天牛哄哄的,以為德平就是你的天下了。德平,那潭水深著,別陷進去到時爬都爬不起來。」喬志和一臉凝重,教訓道。

「有舅舅在,咱還怕誰?嘿嘿……」粟一宵干聲笑道,雖說這話說得較沖,但聽在喬志和耳里還是相當受用的。罵道:「你這滑頭,不說了。」

海南六盤島上一座佔地足有二里方圓的叢綠樹林里,隱著一座天然小湖潭,潭中央有一樓角屋檐掩映其間。

清晨從敞開的大門口大跨步進來一道高大壯實身影,其人留著很扎硬的鬍子,臉型倒是有點猛張飛形象,只是那雙眼睛卻是閃著一股子霸道和精明之色。

「哥,你總算回來了。」勾九妹一把撲向了男子,眼眶中嬌艷欲滴。該男子就是海南六盤島勾氏家族時下的掌舵人,號稱『南海一神腿』的『勾陳陰逵』。

「怎麼回事九妹子,急火火的把我叫回來。」男子疼愛地拍了拍自家妹子,粗聲粗氣,問道。

「五姐的手給人廢了,5555……」勾九妹再也忍不住了,傷心的哭了起來。

「到底怎麼回事,快叫五妹子出來」勾陳陰逵氣得一掌拍在茶几上,頓時是杯盤狂跳,茶几出了解體前的最後呻吟。

「哥,沒什麼,只是左手抬不起來了。」勾五姐倒顯得淡定多了。說來這事當然是勾九妹搞起的,當時地趟集團的陰家山為了戰勝橫昌集團的尚天圖,不惜把祖上傳下的一對翠玉耳環作為酬勞送給了勾九妹。

而勾九妹又正好喜歡這一對耳環,所以就拉上了五姐來助陣,誰知他們遇上了葉凡這個正想找他們大哥勾陳陰逵的苦主,因為是要為水州泰興紙業的胡董事長兒子胡重之找回公道。

胡重之就是被勾陳陰逵下的黑手,現在變得有些痴呆。其實,勾陳陰逵用的就是海南勾氏的秘傳——五陰截脈手。

而葉凡是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在勾五姐身上用了陳嘯天老頭那陳氏家族絕世秘功『天陰雷罡指』,使得勾五姐回到六盤島後那左手好像廢了,使不上力,也無法靈活自如了。

而正好又遇上勾陳陰逵出國處理家族公司的事,在勾九妹急火火叫嚷下不得不提前趕了回來。

勾陳陰逵細心地給妹子勾五姐檢查了一番下來,閉目思忖了一陣子。又用海南勾家的秘術試圖解除葉凡施在五妹子身上的功指。不過,他也是圖勞無功了。

要知道葉凡可是七段頂階高手,比現今的勾陳陰逵還要高上二個小段位。

即便是勾陳陰逵知道解脈之法,但功力沒有葉梵谷,也解不開的。而且,解脈的時候冒然形似,很容易使得勾五姐受到更慘重的傷害的。何況勾陳陰逵自然也沒有『天陰雷罡指』的解指之法了。

見勾陳陰逵那眉頭緊皺,一臉的凝重,本來就有些黑的臉色這下子更黑了,倒真跟黑旋風李逵對上號了,只是沒他那麼生猛罷了。

「哥,有法子嗎?」勾九妹有些擔心,問道。不過,勾家人對大當家勾陳陰逵還是相當信任,甚至可以說崇拜。

在他們眼裡,大當家就是無所不能,年僅32歲就達七段二品層次。

在這華夏跺跺腳地下就要顫三顫的霸主。勾家屹立海南六盤島也有幾百年歷史了,從沒遭到過多大的打擊,自然也養成了勾家人那種蔑視天下的狂妄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