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九百三十九章葉家軍直逼勾家莊

第九百三十九章葉家軍直逼勾家莊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狼兄,淡寶點。你立即挑幾個沒任務的高手,咱們架軍機立即返回水州,跟葉凡匯合後立即商量對策。目前紫衣在勾家手裡,別惹火了勾家下了辣手,到時滅了勾家都於事無補。還有,這事別驚動總部,咱們是私人性質的。」鐵占雄更穩實一些,安排了起來。

葉凡帶著農音韻到了省農業廳,正坐裡面跟衛鐵青聊著。突然,張強撞了進來,使了個眼神,葉凡走出去一聽,那臉色立即大變,成了鐵青色。

「包縣長,農主任,你倆人在這裡候著,有什麼消息立即打電話給我,我有急事去辦一下。」葉凡幾個跨步出了大門,一看手機,果然沒電了。

立即接過張強電話,裡面傳來鐵占雄的聲音道:「兄弟,別急,咱們馬上就到了,南海勾家,也太猖狂了,真把咱們特勤a組當空氣了。」

「嗯,我立即回藍月灣。」葉凡說道。

「陳老………」葉凡把妹子的事說了一遍。

「狗膽包天了!我立即跟陳軍過來。」陳嘯天差點暴怒了。

「大哥,妹子的事我們聽說了,我帶了幾個人過來,咱們一起到海南去,媽的,操翻了勾家再說,敢抓我們妹子。」電話里傳來盧偉那兇巴巴的喊叫聲。

不久到了藍月灣。

一番布置下去,從獵的裡面挑選了十幾個好手等著鐵占雄。

三個小時後。

一架軍機從水州直飛向了海南。

幾個小時後停在了海南某機場。

上面下來十幾個荷槍實彈的便衣,全不著軍裝,如果穿上黑色衣服的話,倒有點飛虎隊的架勢。

「這群娃娃,又要鬧事了。唉,海南那個勾家是該敲打敲打了。」特勤總部,一個坐在輪椅上的老頭子一邊與鎮東海下著象棋,一邊說道。不是特勤已退役的王牌上將李嘯峰是誰?

「特勤正缺人的節骨眼上,前次向海南勾家出了召集令,居然不理會國家的號召推三拉四的。聽說海南勾家有幾個四段年青人」呵呵………………鎮東海手一動,走馬要吃李嘯峰的象。

「你打的好主意啊,借葉凡之手逼勾家就範,哈哈哈」這次,估計海南勾家那老傢伙會氣得噴血了。」李嘯峰豪笑不已。

「呵呵,只能說是他們瞎了眼,居然敢去招惹葉凡那個殺星。」鎮東海乾聲笑道,轉爾又說道:「李老,你說說,那小子的師傅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居然能教出一個引歲的七段天才來?」

「不清楚」絕對的絕世高人,估計功力不會下於我的鼎勝時期的。」李嘯峰手一轉,就把鎮東海苒馬給吃了」害得鎮東海那牛眼睜得老大,笑道:「李老啊,你這也太陰險了,不井,我得重走。」

「不準悔棋,咱們都是君子嘛!」李嘯峰一把抓住了鎮東海的手,氣得這老小子直翻白眼。

因為每次下棋,當然都是鎮東海悔棋連連」耍賴耍慣了,不過,這次李老頭不讓他悔棋了。

見一旁的手下正在偷笑,鎮東海那氣就不打一處來,立即吼道:「傳令下去」命令飛魚島基地特勤分隊立即趕到海南六盤島,對勾家山莊採取遠距離合圍之勢,距離不得少於五里之地,全著便裝待命,沒有命令不得靠近,不準行事」還有,請顧全將軍帶人立即趕往海南,主持這次招人活動……」

「老鎮」你本錢下得很大啊,連飛魚島的人都給叫過去了」也太勞師動眾了吧?就勾家那伙人,有那幾個小娃娃難道還不夠?那裡面可是有兩化段,五段好幾個的。」李嘯峰略顯訝然,覺得鎮東海有點小題大做了。

「呵呵,威懾一下好。」鎮東海乾笑道,轉手乘李老沒注意,把人家一個兵給吃了。

「威懾是假,逼人家參軍才是正事吧。」李老淡然笑道,一轉手,又把鎮東海一個炮給吞了,笑道:「我用一個兵換你一門炮,值了。」

「嘿嘿,這就叫大炮打蚊子,咱們搬出大炮去,勾家這蚊子難道就不怕嗎?前有葉凡等七段直面近逼,後有兵團合圍,不聽話,那就毀其根基,傷其筋骨,打痛了再說。相信勾家老爺子會慎重選擇的。不然,勾家再坐大對特勤來說也是一個隱患。所以,乖乖參軍吧,咱們特勤現在正需要人。再說,為國家效力也是每一位華夏公民應該做的事。勾家就不是在咱們華夏大地了嗎?」鎮東海在李老面前也是直言不晦。

「唉……」難怪啊,你借軍機借得這般痛快,相信鐵占雄那小子也看出一點瞄頭了。只是葉凡跟狼破天卻成了瓮中悶葫蘆。,小娃娃,還是太嫩了,被人利用了幫人數票子……」李嘯峰嘆了口氣,眼神深遠。

「一舉兩得,不能說利用,呵呵……」鎮東海乾笑不已。

「這群小娃娃們,以為躲著你向燕京軍區第一集團軍借飛機不會曉得,沒你點頭,那飛機那麼好借嗎?那是軍機,不是洋玩具,呵呵?」李嘯峰一臉疼愛,笑道「李老,你這可錯了,就是沒我點頭,憑那幫兔崽子能量,還怕借不來軍機?估計就是常委專機人家也能開走,別小瞧了那幫小子。

」鎮東海笑道。

「這個我倒忘了,狼破天是什麼人,中南海保鏢組頭兒,整天伴在那幾個人身後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呵呵………」李嘯天一下子釋然了。

「李老,您又銷了?」鎮東海一臉調侃相。

「你個鎮小子,我咋地又錯了!」李嘯峰有些生氣了,吼了起來,那象棋子被他啪地一聲給砸在了棋盤上。

旁邊兩個大校紛紛側目,敢跟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