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九百四十章發鐵棒給老子砸

第九百四十章發鐵棒給老子砸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行……」張強手勢一揮,穿便裝的下屬們全散開對山莊形成了合圍之勢,儘管不願意,但軍令如山。

葉凡,狼破天、鐵占雄、齊天、盧異等人昂道闊步,大大方方往勾陳山莊走去。

距離山莊2oo來米距離時,裡面傳來吼聲道:「哪裡來的?」

「葉凡,你們神腿子邀請的……」葉凡淡淡說道。

「等著!」那聲音吼道,不久轉了出來,喊道:「既然是高人,那就得通過本庄三大關卡,第一關就是撞梅hua樁。通不過哪兒來滾回那兒去,哼!」

隨著話音剛落,傳來一陣子轟隆隆的刺取聲音,兩株大樹突然往兩外平移而去。不久,塵土散盡後露出一排排高達五六米的梅hua樁來。樁子是用硬實的雜木做的,狠狠有著小水桶粗大,像插天圓柱一般無規則地排列著。

「玩江湖把戲,還整出了梅hua樁子,呵呵…………」狼破天半眯著眼來了興趣,齊天和盧偉更是興奮得眼睛早就綠了,還是頗為新鮮的。

「狼老弟,能不能一腳踹斷一根?」葉凡笑道。

「踹斷幾根沒問題,問題是太多了,怕不下二三百根吧。累死了也踹不完的。」狼破天搖了搖頭。

「恐怕不那麼簡單,剛才那倆株參天大樹高達刃來米都能移開,說明下邊有滑輪樣機關。這梅hua樁,估計也有噱頭。」鐵占雄一臉凝生,並不那般樂觀。

「怕個球,盧哥,咱們倆先去試試……」齊天和盧偉互相對視了一眼,見葉凡點了點頭,兩人幾個跨步上前,蹬在樁子上一縱上了樁頂,穩穩實實來了個金雞獨立站在了樁頭上。

兩人小心地跳躍著換了幾根樁子覺沒啥特別的。對普通人很難的樁子對於四段高手來說還難不道大家的,只要小心點,應該能過。

不過,當跨過二十來根後盧偉一腳輕踏去,腳底剛觸及樁子,那樁子突然往下一縮,五米高的樁子頓時縮到了土裡成了一米高,盧偉一腳踏空。

還好,身法靈活,借縮下之力往附近一根落去。還沒落腳,那根樁子突然拔高了三米盧偉那腳一下子撞在了樁子上,痛得這小子牙都呲了起來,趕緊伸手抱住了樁子。

有點像是猴子抱樹齊天的境況更慘,一腳踏去,幾腳落空之後啪地一聲就滾落於地,頓時灰頭土臉,好不尷尬。

「哈哈哈……」

「就這等貨色也敢到路們海南勾家來撞關,做你的清秋大夢吧……」裡面傳來一陣子聒噪般的乾笑聲。自然是勾家的二小子勾坤了。

「還有點小本事,幾個破樁,不就一點小把戲。」葉凡一聲冷哼伸腿在樁上一抬輕輕一踮上了樁頂,幾個跳躍到了齊天盧偉跟著,隨手操起倆人,後面狼破天和鐵占雄跟進,陳嘯天和陳軍墊後如一群跳躍的兔子縱跳於梅hua樁上。有著三化段高手幫襯著,倒是順利過關。

臨到最後,葉凡抬腿。

啪啪啪……

幾聲脆響,梅hua樁頓時斷得一地都是。

「撿回去當柴火燒吧,小爺的劈柴費就免了。」葉凡中氣十足,調侃道。

「媽的好大的腳力,這幾腿下來居然斷了十來根,不會是七段高手吧?」勾坤心裡一沉覺得今天好像勾家也有集玄了。

「七段,應該沒有六段差不多。」三弟勾搖了搖頭。

「沒有七段也到了六段顛峰……」大屏幕前,勾陳陰逮第一次感覺有些坐不住了,站了起來。

這廝也感覺到了空前的壓力,想不到這小子年紀輕輕,居然是位六七段高手。

如果那幾個剩下的人中還有六段高手,那勾家今天這一戰,必敗無疑。

混黑的人,把面子看得比生家性命還要重要,是輸不起的。這個一傳出去,威信大減不說,以後誰還會鳥你。

「第二關,十八銅人陣!請!」勾坤那聲音收起了狂傲之態。

從地下冒出一翻板,不久煙霧散盡,亮出十八具銅人來,個個都有二米高度,銅光閃閃的好不威風。

「公子,我來……」陳軍一聲大吼沖了過去。一個空檔子鑽過一個銅人胳膊肘兒底下斜了進去。

後面一銅人那小水桶粗胳膊一橫杠了過來,陳軍手中小鐵棍旁地一聲撞在了上面,看陳軍那呲牙狀況知道吃了暗虧。那銅人力勁相當的大,差點震得五段的陳軍精鋼鐵棍震落於地了。

陳軍錯開身子,從後面銅人胯間一穿而過。左邊銅人一腿踏了下來,要是踏中估計差不多了。

陳軍那鐵混往上一撐,銅人銅腿稍稍一緩陳軍穿過幾三個銅人到了第幾個銅人前。

沒想到第四個銅人攔腰抱了過來,陳軍來不及閃,被他抱了個正中。抬腿踢去,不抵事,銅人畢竟是銅合金的,哪是能踢得動的。側面倆銅人伸拳直往陳軍身上招呼了過來。

葉凡正想出手,井嘯天叫道:「公子且慢!」

陳軍猛然把手中鐵棍往左右銅人中間一橫,兩銅人拳頭擊在鐵棍上,旁的一聲,鐵棍彎成了弓形,倒是可以搭弓射箭了。

而陳軍趁機猛地一往地下一蹭,一個轉體後空翻滑著銅人空檔翻到了第五座銅人身邊。不過,衣服被撕裂開一個大口子,後背一條血槽。

陳軍惱了,大吼一聲,一腳踹在了第五座銅人後背腰處,奇怪的是那銅人動作好像突然間慢了許多。

「老狼,你看看,好像機關在後腰啊!」葉凡小聲說道。

「估計是,咱們等下照準那地兒下手就走了,估計在脊柱中央右側地方……」狼破天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