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九百四十二章死挑

第九百四十二章死挑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帶上來……」勾陳陰逵那心底里有些涼意了,剛才這老頭子那出的如山氣勢,好像雄渾得比自己還要深厚一些。

那不是說此老頭子也是位七段高手,那今天勾陳家族是有些大條了。所以,態度一下子轉變了許多。畢竟,勾陳家族是一個家族,不得不考慮族人的利益。

「哥……哥……555555…………」,葉紫衣滿臉驚慌,在勾五姐蚌領下從側門沖了出來,一直住葉凡跟前沖了過來。

「不準過去!」,這時,勾想橫身阻攔。

「哼……」葉凡出手了,鷹眼中早就現妹子那臉上的青腫塊,心疼之下是徹底暴怒了。身子一晃,如鬼影一般竄到勾面前,隨手一巴掌扇了過去。

啪啪啪……

幾聲脆響,勾家的智多星勾同志立馬那臉成了豬頭。

「上!」勾家忍不住了,圍逼了過來。

「誰打的我妹子?」葉凡大吼一聲。

「老子!」,勾坤生氣子,抹了一把臉上的鮮血喊道。

「哪只手?」葉凡直逼著哼道。

「都打了咋的,老子還要日子她!」,勾坤估計是被陳嘯天給扇糊塗了,一旁的勾陳陰逵來不及喝止了。

虎軀一震,葉凡撲將了上去,一腳踢向了勾坤。勾家三個老頭都是五段,剛才陳老手來快,再加上沒準備被陳老得手,現在葉凡出手大家倒是有了準備,三個五段一起出頭合擊向了葉凡。

「來得好……」葉凡冷「哼一聲,一個螺旋腿使出。

啪啪啪……

三聲脆響,三老頭被踢得退了幾大步差點摔倒。

「既然兩隻手都打了人,那就送兩隻手上來。我葉家的不是任何人能欺負的!腳來腳斷,手來手斷!」,葉凡一聲大吼,沖了過去。

「哼!」勾陳陰逵跳了起來,一腿踢向了葉凡。

「合擊!」勾百漢一看形勢不妙」自然玩起了群毆打算,三十來個弟子,加上三個五段老頭,幾個四段三段圍毆了過來。

「哼!」,狼破天一掄拳,也是一個螺旋腿一片橫掃,啪啪聲中,頓時倒下一片弟子。

陳老、齊天、盧偉、陳軍全出動了,四人如猛虎下來」場面一片混戰。

鐵占雄把葉紫衣拉到了身邊護著,倒是在一旁觀站,偶爾有個不長眼的弟子以為他好欺負想過來打秋風」被鐵占雄一腿踢向直叫媽。鐵占雄雖說就剩下三段能量了,但其人的格擊經驗那不是勾家弟子所能辟敵的。

「神腿子,老子讓你成鐵拐李!」,葉凡一聲冷哼,連出三腿,嘭嘭嘭三聲過後,神腿子勾陳陰逵那臉色頓時一片蒼白。

從葉凡身上出的腿力太過於沉重、剛猛,簡直就不是神腿子所能抗衡的。

畢竟葉凡是七段頂階,神腿子才七段第二個層次」整整差了兩個小階。不過,神腿子好在功底子紮實,是硬練出來的。

而葉凡的七段楓階,有點虛,所以」兩人倒是能量差不多,葉凡的總量厲害一點,而神腿子的經驗好像還更豐富一些。

都燕京總部一個密室內。

鎮東海上將正帶著五個身佩少將、中將服的將軍觀戰著。這幾位將軍,都是特勤a組最核心的成員,可以說是核心中的核心。

李嘯峰老將軍也坐在第一排。

「李老,咱們的王牌厲害啊!」鎮東海笑道。

「嗯!動如脫兔」靜如處子。不動如山,一動如雷。嗯不到,真想不到啊!」李嘯峰嘆了口氣。

「李老怎麼看」他跟勾陳陰逵一戰?」鎮東海問道。

「難說,小娃娃爆猛之力好像比陰逵那傢伙猛一些」但陰逵的力度重在沉穩。」,李嘯峰望著大屏幕,點評道。

「嗯!李老是不是想說兩人的段位差不多,甚至,葉凡的還略高一點……」鎮東海說道。

「也許吧,不過,葉凡很機靈,剛才那十八銅人陣,梅家陣,萬釘陣,都輕鬆解決了。從前景來看,神腿子不如葉凡了。」,李嘯峰笑道,眼睛都快眯起來了。

為了這次現場直播,鎮東海可是頗費心機的,連一向最神秘的高清晰遠距離攝影機都給搬出來了。

在遠隔勸米處的幾個高大的樹上架了起來。全景似的拍攝著,空中也升起了一個熱氣球。

現場的情況基本上傳了回來,但效果還是不怎麼好,畢竟距離太遠了一些。經過放大後有點失真。

連連硬杠了十幾腿下來,神腿子覺自己的腿功好像並沒佔到什麼便宜。

這廝怒了,大吼一聲,如睛空里響了個霹靂。全身力氣聚於腿上,一個大迴環度如隊們連異能組都沒有放在眼裡,可貝勢力強大的如何厲害。

兩人分開,然後裁判吹響了。哨,然後大聲的叫道:「比賽開始……」

上次與費夷德的比寒,兩人先都呆了一分鐘,所以這一次兩人並沒有隨著裁判說開始就動作,只是相互望著,所以觀眾也不覺得奇怪了,只是拳台四周的空氣,卻是開始有些凝聚了起來,讓四周圍著的觀者都有些喘不過氣來。

雷正陽把金龍的力量提升到了五級,說句話實在話,他現在很想見識一下眼前威爾遜的太陽神力,所以一點也沒有客氣,率先動手了,而且據觀察,雷正陽覺得這個傢伙應該還有武器,本來在黑拳台上不準使用任何武器的,但任何事都有意外,所以需要格外小心。

威爾遜顯得很平靜,身體四周這一刻散著一種黃色的光芒,就如太陽一般的燃燒,白色的頭在這種光芒下,晶亮透明,好像成了有機生命體,散著濃濃的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