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九百五十四章牛氓加混蛋

第九百五十四章牛氓加混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九百五十四章牛氓加混蛋

唰啦一下。

就在鳳傾娍嚇得乾脆閉上雙眼時感覺身子好似被一陣狂風颳走了一般,頓時窩進了一個熱騰騰的身窩子里。

「嗯,挺香的,淡淡的香味兒。」葉凡嗅了嗅鼻子,在鳳傾娍那性感的翹臀上輕輕拍了一下,一股玩世不恭吊吊。

「牛氓混蛋」鳳傾娍清醒過來,猛地從葉凡的懷裡挺開身來,一巴掌就扇了過去。

「這年頭,好人難做啊。」葉凡故意叫道,隨手擱了過去,一把抓住了鳳傾娍的嫩手,在手中捏摸了幾下,笑道:「跟雪藕有得一比,滑而且嫩。」

「你……你……放開……」鳳傾娍一臉的寒霜,喊道。

「放就放,又不是真的雪藕,不能吃的。」葉凡淡淡的笑著放開了。

「算啦傾娍,他是為了救你。」這時,宋春蓮把鳳傾娍拉到了一邊。

「再吃我一拳。」周衛國返身過後,一拳招呼了過來。

「夠了」葉凡那臉立即板了直來,七段頂階高手氣勢出鎖定了周衛國,這廝沒來由的感覺到了威脅,拳頭停在空中,而且退後了一步。

盯著葉凡看了一陣子,笑道:「高人,你身手比我高得比,我打不過你。認識一下,我叫周衛國,在中央警衛局上班。閣下……」

「葉凡,南福德平麻川縣的一個小縣長,暫時代理書記。」葉凡伸出手去,跟周衛國緊緊握了一下,兩人相視一笑。

「兄弟在中央警衛局上班,那估計就是人們俗稱的中南海保鏢了,了不起的地方。羨慕啊」葉凡假裝的,羨慕個球。

「也沒什麼,只是有些神秘,其實跟武警也差不多。」周衛國的傲氣盡消,笑道,「到我家坐坐怎麼樣?」

「等下來,我這邊還有點小事要求宋老。」葉凡笑道。

「進屋吧。」宋家川態度好了不少,隱隱的好像挺高興的,招呼著大家進了院子。一顆大樹下,裡面早就擺了一張四方的八仙桌,四面雕著八仙,顯得相當的粗糙,幾條竹椅子。

鳳傾娍狠狠地瞪了葉凡一眼,在對面坐下了。

「鳳丫頭,大山真的說了。」周老頭還不死心,問道。

「說了,說是沒辦法,這事全得看他們領導。人員調配都是由他們頭兒直接安排的。因為這次的事涉及到鳳書記,大山哥說是他也無能為力。」鳳傾娍倒是正經了起來。

「唉……衛國沒這好運,算啦,還是回軍隊吧,紀委雖好,唉……」周老頭無奈地嘆了兩口氣。

「鳳周衛國想去的地方就是中紀委書記鳳寶山那地兒?中央警衛局局長是狼破天,難道鳳傾娍嘴裡的鳳大山的頭兒莫非是他吧?」葉凡心裡暗暗高興,好像找到了天大機會。

看這周老頭跟宋家川,好像即將成為親家。如果能幫周衛國一把,那宋家川肯定得回報。而且,這周老頭估計也不簡單,應該是能跟宋家川同層次的高官。

「衛國,等有機會我跟趙主席說說,看看能不能安插進去。」宋家川一臉凝重,掃了自己女兒一眼。

「沒用了老宋,趙主席跟那不是一個部門的,鳳丫頭說情都沒用了,咱們這些老頭子哪能入那傢伙法眼。這都什麼世道,咱們這些老傢伙為共和國拚盡血肉,到頭來居然比不過一個毛頭小子。」周老頭起牢騷來。

「人家有那資格,整天跟在幾個大傢伙身邊,咱們這些,跟他們比,還是不能入他們法眼的。」宋家川倒是笑了,「不過,他們那個部門太特殊了,外人是插不進手的。」

轉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小夥子,你說得對,這些年下來,我心裡有個結一直沒打開,這個,也許就是4o來年我不敢回麻川的心病吧當年,我們團長馬回年為了救我,他倒是先走了一步。唉……過去的事,後悔一直纏著我……」宋家川講著,那眼眶都有些濕了。

「心病還需心藥治,宋老回麻川一趟,直面馬回年一回,也許就能解開心病。

今年是貝葉谷廊橋建橋25o周年,我們麻川縣在德平地委指導下成立了貝葉谷景區開委員會,依託貝葉谷廊橋打造一個以紀念先烈為基礎的特殊景區。

省里也相當重視,批就拔了2oo萬下來,地區也拔了1oo萬。想信先烈們能看到以後的盛況,也該含笑九泉了。」葉凡說著,轉爾才引到公路上,說道:「不過,天車山就是一堵噬人生命的老虎,被德平人稱之為天牆。

我這次到京里,搞了個具體方案,就叫天牆公路,以麻川為結點,同時打開江都、安江、南福三省。

而麻川,就是這三省的咽喉要道。如果天牆公路能開工,那麻川的未來,將具有不何估量的展前景。

麻川人民太窮了,全省墊底,我心裡有愧。所以,趁著貝葉谷景區的事來找老將軍了。」

「天車山,那真是一堵天牆,當年為了開那條簡易公路,吞噬了一百多名英雄的生命。我宋家川是麻川人民救的,出些力應該。」宋家川一臉嚴肅,接過葉凡的方案細細地翻了一遍下來。

問道:「天牆公路的相當很好,不過,涉及到江都、安東、南福三省,很大膽。不過,涉及到的資金估計不下2個億。光靠你們德平估計拿不下來,就得尋求到省交通廳的支持才行。我可以用總後勤名義建紀念館為名頭為天牆公路下拔二千萬。不過,也是杯水車薪,跟2個億相比,差距大遠了。小夥子,你有什麼想法?」

「不瞞宋老,這方案在省交通廳受到了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