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九百五十八章男人不

第九百五十八章男人不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九百五十八章男人不

「也好,叫一個女伴一起去,別壞了我朋友規矩。」葉凡點了點頭。沖鳳傾娍說道:「晚上8點,我來接你,不見不散。鳳老,謝謝您我走了。」

「嗯」鳳天遙嗯了一聲,頭都沒抬。

葉凡剛走,鳳綱忍不住了,說道:「爺爺,這小子太欺負人了,連我妹子的主意都打出來了。」

「他不是那種人,這小傢伙,很有意思。」鳳天遙微微搖頭,笑道。

「他憑什麼?」鳳綱難以釋懷。

「去吧,你會看到這小傢伙的能量的,也許,對你小子還有大好處。」鳳天遙笑道,一臉的神秘。

「我就不信,我倒要看看,一個麻川來的小土鱉有啥能量,除非鐵樹開花了。」鳳綱絕不相信晚上葉凡能給他什麼驚喜,不過為了妹子,也只好硬著頭皮打定主意,到時得好好羞辱一下這小子才對。

「張哥,晚上出來坐坐怎麼樣?」葉凡電話打給了中央辦公廳秘書局局長張衛清。

跟張衛清接觸雖說時間不長,但葉凡覺得此人還是可交的。所以,也想接這個機會,在京城圈內形成一個自己的小圈子。

當然,葉凡知道,自己目前的能量還太小,現在只是一種搓合階段,大家相互認識一下。

「你到京城了,怎麼不早點打電話來,我看看晚上有沒安排,稍等一下。」張衛清語氣中略顯親切,說道。

不久說道:「晚上有個朋友請客,對不住了葉老弟。」

「要不把你的朋友一起帶來,當然,如果方便的話。」葉凡試探性說道。

「這個……那行」張衛清略一猶豫,答應了。

「那好,晚上8點,人間天堂見。」葉凡笑道,剛放下電話,又響了,以為是張衛清變卦了,裡面卻是傳來狼破天的乾笑聲道:「哈哈哈……」

「幹嘛老狼,看把你笑得,嘴千萬別咧開了,不然,沒得補的。」葉凡開玩笑道,心裡也暗暗詫異。因為狼破天好像從古代來的,是個老古板,從來是不苟言笑的,難得聽到他如此乾笑。

「最新消息,晚上不是老子請客了,該老鐵請了,哈哈哈……」狼破天說完,又是一陣子瘋笑。

「到底咋回事老狼,別盡笑,惹人煩。」葉凡沒好氣哼道。

「老鐵陞官了,麻痹的,老子還是個廳級,老鐵倒一步登天,副部了,這世道,早知道寧願受傷的是老子,唉,算啦。身體是本錢,還是身體重要,嘎嘎……」狼破天語氣中透顯著濃濃的兄弟情。

「副部,啥部門?」葉凡心裡一震,這可是個大好消息,不過,千萬別搞到什麼垃圾部門當個副部也沒屁用。

「公安部,不過,老鐵排名最尾巴,上頭還有個領導,壓死他那貨沒商量,還是老子痛快啊總算心裡舒坦了點,不然,滲得慌。」狼破天興哉樂禍。

「老狼,鐵哥好歹也是個副部了,嘿嘿,壓制肯定得受壓制了,不過,老狼你在中央辦公廳難道就不受人壓制了?上頭領導恐怕也不少吧。」葉凡乾笑道,「不過,這個,鐵哥陞官也太快了,好像聽說他還不滿35吧,嫂子還沒過門就升副部了,這個也太打擊人了,老子才一小處長,在這廳級滿天飛的京城,不如狗啊」

「放屁老鐵實際歲數早過了37了,今年,實打實的38周歲了,比老子大一點點。不過,要說受壓制,我應該比他好一點。嘿嘿。」狼破天得瑟著。

「那咱們兄弟得祝賀一下,晚上人間天堂得把老鐵灌成死狗回去搞不了嫂子才行。」葉凡狂笑著。

「行到時有朋友來,咱們一道,整死他沒商量,麻痹的,居然敢爬到老子頭上,搶先了一步。」狼破天吼叫道,心裡一陣子惡寒,暗道這葉老弟還真是會出餿主意。

「鐵哥,恭喜啊」葉凡乾笑道。

「恭喜啥?」鐵占雄還揣著明白裝糊塗,不過,話里透顯著一股子喜悅,看來挺高興的。

「裝你就裝吧。兄弟了,還藏著掖著,哼」葉凡哼道。

「呵呵,老狼給你講的吧,不就是一排名最末的副部,估計老狼叭起著嘴看笑話了。哪有老子在第八組爽勁,唉,往事不堪回啊」鐵占雄臨時頭還來個感慨。

「你就得瑟吧,兄弟我就一小處長,不能比啊」葉凡感慨道。

「比個屁,你小子才多大,毛都沒長全就是一縣之長了,還敢拿擺,老子跟你這麼大時還只是一個不兵蛋子,整天風裡來血里去的。」鐵占雄沒好氣罵道。

沉吟了一陣子說道:「老弟,晚上介紹幾個朋友給你認識。李將軍的兒子李龍也會來,那傢伙厲害,人家現在已經是中紀委監察第五室副主任了。以後整人的時候別忘了叫上他,咱們兄弟,絕對不能讓人給欺負了。」

「那敢情好,兄弟正想整一個人,最近那小子一直跟我作對,被他壓得都快喘不過氣來了,麻痹的,那傢伙仗著其老爺子雄風,氣人啊」葉凡笑道。

「誰?說來聽聽,看看能不能搞個開門紅,就算是老子陞官了送給兄弟你的賀禮了,敢如此壓著咱家兄弟,活不耐煩啦?」鐵占雄陰森森說道。

「顧家那個小子,叫顧俊飛。其爺爺好像是咱們遼瀋軍區司令員,其老子是南福省第三把手。硬是把我們麻川縣搞的天牆公路給攔住了不讓立項。」葉凡有些氣憤,說道。

「顧天龍,你小子厲害,去惹著人家了。到底怎麼回事,人家不會平白無故的整你吧?」鐵占雄一想就有問題了。

「我也不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