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九百六十一章中紀委監察第五室的

第九百六十一章中紀委監察第五室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不會是鐵哥吃了虧吧?」葉凡干聲說著,心裡好笑,覺得鐵占雄有時也會耍孩子脾氣,看來人都差不多,心性問題。

「那次特勤死了人,是軍情局出了紕漏,我去拍了軍情局桌子,正好被趙寶剛看見,被罰站了半天,那屎尿都憋在肚裡,差點都尿了葬子……」鐵占雄自爆其丑,差點笑彎了小葉同志那腰。

「笑啥,你小子,人家是軍委副主席,不能比,也沒什麼……」鐵占雄自嘲般笑了笑。

「沒笑,有啥好笑的。」葉凡說道。

「老弟,我哥在南福,你當初說是有辦法說動郭朴陽,如果有辦法的話你老弟趕緊想辦法。我以前得罪過郭家,現在這臉皮子再厚也不好說得。」鐵占雄一臉正經說道。

「行!鐵哥的大哥也是我的大哥,小弟一定儘力。」葉凡點了點,頭。

「好!我哥那人較死板,以後你不用怕他,有啥事儘管找他,他這人面冷心熱。」鐵占雄拍了拍葉凡肩膀,「不過,你老弟扎把子勁頭,把麻川搞好了,還得想辦法把那個,代,字去掉才行,不然,還不能真正算是一方小吏。這事我看就得找老齊了,只有他能幫你了。我哥也可以為你說說話,相信一般的地區一把手都會賣點面子的。」

「這事沒問題,齊叔對我很好。不過,估計眼下是不行,時間太短了一些,過一年把再看。」葉凡點了點頭。

中紀委監察第五室副主任李龍這時站了起來,舉著一杯酒走到葉凡跟前,說道:「葉書記,我敬你一杯。」

「謝謝李主任,應該是我先敬你才對,剛才跟鐵哥說得話來,不好意思,失禮了。」葉凡笑道」知道特勤已經退役的李嘯峰上將叫他兒子李龍來接近自己,估計也有示好的意思。

「那不行,我爸說了,葉書記是個真男兒,就連我爸都相當佩服你。」李龍一臉認真說道。

「哈哈哈,乾脆雙雙同飲一杯,無所謂誰敬誰了。大家都是兄弟,沒必要如此,隨便點……」鐵占雄爽朗地笑了。

哐當。

兩人同幹了一杯」李龍掏出名片說道:「這是我家的電話,還有我的,地址都有。葉書記有空隨時來玩。」李龍笑道,就連張衛清和國家計劃的唐明司長都暗暗納悶,此人好像對葉凡相當的恭敬。

兩人更是疑惑了,看李龍好像是什麼地方主任,應該不是科級主任吧。

張衛清心裡一動,走了過來,笑道:「葉兄弟」這位是…………」

「李龍兄弟,應該是在中紀委第五監察室工作吧,呵呵。」葉凡笑道,早聽鐵占雄說過了。

「李主任你好,我是張衛清,在辦公廳上班,這是我電話。」張衛清絲毫沒猶豫,計委的唐明也走了過來,中紀委這個牌頭太響亮了」能接交上這種風雲人物絕對有好處的。

一晚上下來,葉凡也是頗有收穫,至少名片落下了好幾張。不管成與不成,至少初步算是接交了幾個朋友。

西園別墅里。

「怎麼樣鳳綱,我說的話沒錯吧?」鳳天遙半眯著眼窩在沙里說道。

「嗯!有點份量……」鳳綱嘴上還是不願意承認」點了點頭。

「有點份量,怎麼個有點份量,說清楚點」都認識了什麼人?」鳳綱的老頭子叫鳳旭國,時任財政部副部長,頗有興趣,問道。

「一個窮得掉渣的破縣長,能認識什麼人,都是些阿貓阿狗的……」一旁的鳳傾城對小葉同志恨得牙痒痒的,嘴裡不滿地嘟道。

心裡卻是暗道,這混蛋,居然想玩齊人之福,本姑娘跟你沒完,便宜全給你佔光了。

不過,那個喬圓圓到底是什麼來頭,好像氣質一點都不輸給我,應該也是京城裡的大家閨秀……

「怎麼說話的傾械,縣長就成阿貓阿狗啦?你看看人家才多大,正歲的縣長,還代理書記,不要說別的,就是在咱們這些普通人家稱之為豪門大族的家庭里走出來的公子少爺,也沒幾個如此歲數能達到這種水準的……」鳳旭國眉頭一皺就要訓人。

「不就一個縣長嗎,爸,至於嗎?」鳳綱為妹子打抱不平了。

「到底都見到了什麼人,哼!」鳳旭國哼道。

「一個公安部副部長,一個集團軍軍長,一個中紀委監察室副主任,一個中警內衛局局長,一個中央辦公廳秘書局局長,一個計委經濟司司長。?鳳傾城一晚上都無聊地,所以,側著耳朵倒是把所有人的職務什麼的都記下來了。

風老頭沒反應,不過,鳳旭國那眼皮跳了幾下,一絲驚訝從眼中射了出來。

問道:「都是些什麼人,傾娥,你好生說說。」

「公安部副部長叫鐵占雄,葉凡叫他鐵哥。中警內衛局叫狼破天,是大山哥的直接領導,葉凡叫他狼老弟。

集團軍軍長叫騰雲凱,是哥的直接領導。

那個秘書叫張衛清,葉凡叫他張哥。

至於計委的司長,是張衛清介紹來的。

最奇怪的就是那個監察室的李龍,好像對葉凡略顯恭敬,還說他爸很佩服葉凡什麼,說什麼真男人。

什麼真男人,明明是個牛氓。剛才還玩齊人…………」鳳傾城講到這裡突然感覺好像後面一句不能講,趕緊打住了。

「齊人什麼?」鳳天遙突然睜開了雙眼,問道。

鳳傾城臉上爬上了一絲紅暈,不說了。

「傾喊……」鳳旭國有些急了。

「不知道,我說錯了。」鳳傾城面上的紅暈更強了。

「齊人之福,有啥不敢說的,那小子也敢想作春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