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九百六十九章拿下交通廳長

第九百六十九章拿下交通廳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此人很懂得為秘,從老闆郭朴陽眼中,他看到了對葉凡的欣賞。

葉凡,將是南福政壇冒出的一顆有著無限潛力的新星。就是天牆公路的落成,已經成了葉凡那華彩的陞官法碼。

「葉凡同志,這次天牆公路能落戶咱們南福,幹得好!」郭朴陽第一句話就是重拳獎勵。

「謝謝郭〖書〗記誇獎,這些,都是省委領導得好,呵呵。」葉凡謙虛地笑道。

「嗯!具體說說燕京之行。」郭朴陽言歸正傳,聽著葉凡講述在交通部的事。

「省交通廳到底怎麼回事?」郭朴陽沉默了一陣子突然問道。

「我也不知怎麼回事?盧廳長硬是不理人,我好說好歹,還說天牆公路不要省交通廳出錢,只要求立項,我們想辦法去宋將軍處和交通部弄錢。而且,宋將軍之事還是郭〖書〗記您提點的。不過,盧廳長根本就不聽我解釋。」葉凡當然趁機隱晦地告狀了。

「聽說你弄來子齊振濤批條子?」郭〖。

「嗯,盧廳長沒理會,唉…………」葉凡嘆了口氣,郭朴陽眼中精光一閃而逝,不過,被葉凡的鷹眼捕捉到了,心道,郭老頭這是什麼意思,一聽說齊振濤吃了閉門羹難道在興哉樂禍。

「省里今天就成立一今天牆公路指揮部,你也會進入的。小夥子,好好乾,跟我一起去常委會。

」郭朴陽拍了拍葉凡肩膀,帶著葉凡直奔會議室而去。

當然,葉凡稍微後退了一步。不過,即便是這個樣子,一路走了過去,也震落了省委里的一地眼鏡」紛紛猜測這年輕人是何方神聖,居然跟郭朴陽有說有笑的。

進入代表著南福省核心權力的省委常委會議室,葉凡心裡還是相當緊張的,好像比在交通部還要緊張,吸氣幾轉之後,在心裡大吼了一聲,才平靜了下來……,偷偷地掃了各位大員一眼,現省長朱世林個頭相當的粗。顧峰山副〖書〗記個頭適中」臉長得跟顧俊飛有四分相似。紀委〖書〗記羅長江是個老頭子,頭全白了……

「各位領導,您們好,我是麻川縣代理〖書〗記葉凡,天牆公路……」葉凡把天牆公路的事和盤託了出來,當然,其中郭朴陽的提點,齊振濤的支持,庄世誠的全盤相助都給隱晦地融入其中講了出來。

「小夥子」幹得好,呵呵呵…………」紀委〖書〗記羅長江反正要退休了,先開個頭炮,對葉凡讚賞了一句。

「葉凡同志」不管去什麼地方,你都能讓人吃驚,呵呵……」省委秘。

「噢!盧秘小葉。」齊振濤笑問道。

「去年我不是去過魚陽的林泉,當時這小傢伙還搞了個林泉經濟區,不簡單」一個鎮長就弄來了上億投資,林泉經濟區的鄉道建得可堪比省道。嗯不到時隔不久,在麻川縣葉凡同志又干出了令我們這些常委們都感覺有些汗顏的成績。四個億的大工程,將惠及南福多少人啊!」盧明珠一點也沒吝嗇自己的贊語。

「嗯,小葉同志幹得不錯,可以作為我們南福省黨員的典範。」郭朴陽定了調子,充分肯定了葉凡的成績。

不過,郭〖:,「昨天,交通部的領導問我,這麼大的工程,惠及南福幾千萬人口的好工程,被總後勤部列為國防建設道路的工程,為什麼省交通廳硬碟阻攔著不給立項?這是狠狠地甩了我們南福省委一個巴掌。」

郭朴陽講到這裡,會議室里已經有常委的臉色不好看了」自然,第一個就是管黨務的副〖今天盧九一的廳長之位有些懸了,估計郭朴陽要拿他開刀了。這是郭朴陽隱晦地敲打自己,這一點」顧峰山早看出來了。

「說起這事我也不怕丟臉了,當時葉凡同志賴在了我的辦公室,我當時也細細地翻閱過天牆公路計劃,聽葉凡同志說是此方案還是郭〖書〗記點過頭的,而且,這方案經費來源主要是在交通部和總後勤部。所以,我就直接批了條子。嗯不到盧九一居然不於理會,硬性地擱置了天牆公路。我這直管交通廳的領導,呵呵,這管什麼?黨的組織原則,盧九一同志是視而不見,我想問的是,是什麼人給了盧九一如此大的威風能視黨的領導於不顧?」齊振濤冷冷哼道。

……哼,有些同志全然看不到麻川人民的窮困,自己過得舒坦就夠了。而且,視領導的指示如無物,這樣的同志自視其高,只顧著自己,還怎麼能夠扛起全省交通建設的大旗?

特別是天牆公路咱們南福,更不能讓這種同志壞了大事。郭〖書〗記,我看一已經不再適合擔任省交通廳廳長一職。

齊副〖書〗記,你看呢?」郭朴陽的忠實支持者,省政法委〖書〗記馬國足先站出來打著陣了。

先問候了郭朴陽,拉著,立即又把齊振濤拉下了馬,馬國正聰明絕頂。葉凡心裡直嘆厲害,這就是省委級別的鬥爭。於無形見鋒利,今天真是大開眼界了。跟他們相比,自己在縣裡的一些小爭鬥真有點玩過家家遊戲感覺。

「嗯,是該調整盧九一同志的工作了。天牆公路動工在即,今天就要成立天牆公路指揮部,統一調度全省資金人力,不能再讓有些不作為的同志壞了天牆公路大事。」齊振濤一張嘴,當然得痛打落水狗了。

「盧九一同志估計也是考慮當時德平的「羅水公路,也在申報項目,而且,聽說羅水公路已經前期投入了一千萬動工了。

像德平這樣的經濟落後地區,一個羅水公路已經是個沉重的包袱,再來今天牆公路,怎麼負擔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