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九百七十三章個人複雜著

第九百七十三章個人複雜著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九百七十三章個人複雜著,2更到,連更四章,看得爽就給集鼓勵,呵呵。,「好吧,我同意羅水公路併入天牆公路建設中。」王朝中如斗敗的公雞無奈地點了頭,知道今天不點這個頭絕對過不去的,與其等著秦淮北街等人硬性把羅水公路拎了過去,不如主動交權來得痛快。

「那好,說明咱們的同志還是顧全大局的,這一點很好。接下去的就要注意,加快度修改方案…………」秦淮北說完後斜瞄了王朝中一眼,又說道:「還有一點,既然羅水公路已經併入了天牆公路建設中,那實際上已經不存在羅水公路了,所以,王專員,麻煩你把羅水公路一切款項都打到天牆公路財務處來。公路指揮部也好統籌安排款子協調調度。」

「秦省長,那筆款子是羅水公路爭取來的。天牆公路既然已有款子安排了,那筆錢是不是可以作為德平地區其它縣區的公路建設資金使用?」王朝中嘴角抽搐了幾下,肉痛不已,差點喊出來了。

「王專員,你這話說得好像沒道理吧。既然你們的款子是以羅水公路名義爭取來的,現在羅水公路已經併入天牆公路,那這筆款了當然該屬於天牆公路指揮部調度了。

而且,為了拓寬、提高羅州到水州這一截路面,天牆公路指揮部還得另外再多提款才能安排得過來。」韋建明興哉樂禍,說道。

「羅水公路省交通廳到目前只拔了一千萬下來,而我們前期為了推動羅水公路落戶我們德平,已經投進去了一千多萬,所以,等於我們到現在,沒拿到一分錢,何來款子可拔?再說」那前期的一千多萬,也請指揮部領導考慮一下,適當返還咱們德平一些補助。咱們德平,經濟方面相必在會的都曉得情況,我就不凹嗦了。」王朝中說道,瞅了庄世誠一眼。

「嗯,是有這麼一回事。前期為了能讓羅水公路落戶德平,地區財政局在拮据的經濟中硬是擠出了一千萬用於前期公路啟動建設。這一千多萬即便是抵了交通廳給的一千萬」用於基礎建設以及征地補償方面的款子還多出了五六百萬。

希望指揮部能考慮到德平現實狀況,在征地補償方面予以一定的返還款子給德平。」庄世誠此刻又跟王朝中成了聯盟,這就是一個利益集團的問題罷了。

現在的庄世誠和王朝中是為了德平地區的利益,而天牆公路是交通部批准的跨三省項目,利益集團不一樣了。能撈點回來算一點了。

其實說白了就是地方到益跟國家利益之間到小摩擦了。

「呵呵,天牆公路是由多方出資的,按規定,你們德平地區本來就要出一部分錢搞公路建設的。

羅水公路叫羅水公路時你們德平肯出錢,現在改了個名頭叫天牆公路了,而且公路等級提高了,路面變寬了,你們德平地區反而不肯出錢了,還要從指揮部里提錢」這是哪門子道理可講的?」秦淮北好像在微笑,但笑中的殺氣卻是溢了出來。自然是批評庄世誠和王朝中為了地方私利置國家利益於不顧了。

而就在這時候,庄世誠和王朝中一直拿眼瞧著葉凡,這廝卻是暗暗叫苦了。

葉凡負責的就是征地拆遷補償方面,如果羅水公路款子能拔過來」那手頭上的資金將更多了,應用起來也靈活得多。如果羅水公路款子不拔過來,那羅水公路那一截公路如果在拓寬過程中又遇上什麼問題要補償等,資金就有些捉襟見肘了。

從葉凡本意來說,當然希望羅水公路款子全部合并到指揮部了,不過,現在庄世誠和王朝中都盯了過來,不講兩句的話估計會在兩人心裡落下個疙瘩,被視作不愛德平份子都有可能。

特別是庄世誠」他知道葉凡跟齊振濤的關係,像這種事,最後拍板權還是在齊振濤這個總指揮身上。只要葉凡肯出頭,相信齊振濤會賣點面子的。

王朝中當然不曉得葉凡跟齊振濤關係了,他只是想葉凡作為副總指揮,能站出來說幾句,至少也能助助威。

不然,在這會議室里」全是廳級副省級高官,自己跟庄世誠就顯得人少勢弱了。

葉凡這廝想了想」硬著頭皮,說道:「剛才庄〖書〗記和王專員講的也很在理,省交通廳既然拔了二千萬,實到一千萬。

那一千萬肯定得併入天牆公路了。而前期方面德平投入了一千五百多萬,那多出的五百萬指揮部返還給德平也有道理。

當然,秦省長講的也著實有理,羅水公路都併入天牆公路,一切歸天牆調度也說得過去。

只是我想請各位領導考慮到德平的現狀。其實,前期投入的一千多萬對德率來說,已經是個沉重的包袱。

天牆公路既然是跨三省通途,又有交通部的大力支持,我想,各位領導應該不會再盯著德平那點小錢了,不就幾百萬,呵呵……」葉凡重點放在德平,當然,也不利於太過於得罪秦淮北一夥。

「這小子,盡和著稀泥,滑頭!」庄世誠心裡暗暗笑罵,王朝中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庄〖書〗記,王專員,羅水公路我可是聽說另外還籌集到了二千萬。這二千萬既然是以羅水公路名義籌集的,是不是該劃拔入指揮部統籌管理才對。不然,德平籌錢的理由可是有些虛了,到時怎麼跟德平的老百姓交待?」韋建明又起另一番攻擊了。

「怎麼交待,這個不勞你韋哥廳長費心。我們自會交待清楚的,哼!」王專員明顯生氣了,冷煞煞反駁道。對於交通廳一個常務副廳長,王專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