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九百七十五章三個女人一台戲

第九百七十五章三個女人一台戲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i4更到。,「呵呵,說明同志們的思想覺悟都很高嘛,我很欣慰啊!如果人人都有朝中同志的胸襟,何愁天牆公路不成?」齊振濤給了王朝中一記重拳之後,又扔了一枚小糖豆安撫一下。使得王朝中心裡稍感舒服了一點點。

暗道:「媽的,不就幾千萬,既然葉凡小兒跟老子斗,老子就得下手了,五月份庄世誠再不安排縣委〖書〗記到麻川去,老子就要開火了。今天這事齊振濤明顯偏癱葉凡,異邊不亮西邊亮。不過,也怪了,齊振濤跟葉凡小兒到底何關係………不過,齊振濤對葉凡的幫襯著,也讓幾個組長心裡直犯嘀咕,對葉凡的評價又加重了不少。

看來這位排名最尾巴資歷最淺級別最低的副組長,也不是那麼好捏拿的。

終於散會了。

葉凡從王朝中那淡漠的眼神中感覺到了森森殺氣,庄世誠感覺到了,走過來拍了拍葉凡肩膀,笑道:「只要行得正,做得端,不要擔心什麼。這裡是黨的天下,不是某個人的私人園地。」晚上,武聖公司的猴金安總經理有請。

本來葉凡是要避嫌的,不過,天牆公路太響亮了,不但德平本地公司參加了競標,最主要的就是南福全省,有資格競爭的公司全來了。特別是水州的幾個路橋集團都聞風而來。跟它們相比,德平的公司就武聖公司還能拿出去堪與一比。因為武聖公司只是武聖集團一個子公司,有著總公司撐著,實力相當的雄厚。

而作為德平的幹部,不論是庄世誠還是王朝中,或者葉凡,都希望本地公司能爭取到一塊好蛋糕。不過,這次招標的控制權主要在齊振濤和秦淮北手中,而下邊的各大副組長當然也有一定的權力」即便是這個樣子,各大副總指揮的手機差點被打爆了。

上自省里要員,中自外省乃至〖中〗央某些部委幹部,下至德平本地領導,全是講情的。

對於猴總的公司,能照顧點葉凡還是想照顧一點,畢竟猴總的公司招牌也相當的硬實,又是德平本地公司。

正想上車時電話響了起來。

裡面傳來一道好聽的女音道:「葉指揮」還記得我嗎?」

「你是」牛凡還真記不起來了,問道。心道到底是誰?怎麼有我的電話號碼?

「咯咯咯……,我們曾經合井過,在林泉。」裡面女音笑聲很迷人。

「你是溫總。」葉凡總算是記起來了,立即就明白了。溫寶玲帶著德平千洛公司曾經接手了林泉經濟區的辦公大樓和鬼嬰灘工業園區建設,也算是合作過吧。

「咯咯,葉指揮有空嗎?有空的話能否賞光吃頓飯?」溫寶玲聲音聽起來相當的有磁性,有些令人作迷。

「對不起,晚上真抽不開身。」葉凡笑道,暗道」醉翁之意在天牆吧。

「咯咯咯,葉指揮,現在當指揮了就不認識熟人哪?」電話里又傳來另一個女子那響亮的笑聲,不是黨校同學蔡紅藕是誰?想不到溫寶玲還真有些手段」連自己的黨校同學都給挖出來了。

「是紅藕啊,晚上真沒空。」葉凡有些為難了,蔡紅藕不但是黨校同學,而且還是地委組織部的副部長。

「真不來,陳蕾也在哦!咱們幾個同學趁機聚一聚」別現在當了一方大員就不認人了,「哼!」蔡紅藕似乎生氣了,假意哼聲道。

「那好吧,我先回了別人。」葉凡嘆了口氣,知道不答應是不行了,蔡紅藕的父親是通都區〖書〗記,聽說快提副專員了,在德平也算是相當有份量的人。

而陳蕾在行署辦任副主任,也是一很好的耳目。王朝中真有什麼風吹草動」自己也可以旁敲側擊一些出來。

因此,只好回了猴總的邀請,但也隱晦地說了會相助的。猴總聽了非常的感動,說是明天一定再請。

「去什麼地方咱們的文娛委員?」葉凡調笑道。因為蔡紅藕在黨校學習時擔任的是跨世紀英才班的文娛委員。

「來康橋別院。」蔡紅藕笑道。

「中!到時別怪我獅子大開口吃窮了你。」葉凡笑道,感覺蔡藕此女子也不錯」人相當的陽光。

並不顯得很狡詐,而且,在黨校時當時為了推自己坐上班長一位她親自出面也拉了不少人入伙。吃水不挖井人」葉凡總得表示一下才對。

「咯咯,今晚是我的好姐妹溫姐請客,到時你把她給吃了我都不反對,咯咯咯「……」蔡紅藕大膽的開著玩笑,一旁的陳蕾的溫寶玲那臉都紅了。

「呵呵,如果我改了味口要吃你呢?」葉凡心裡怪哉著蔡紅藕的大膽,反將了一軍。

「行啊,只要你敢,咱就是一刺蝟,咯咯咯…………」響亮的笑聲中蔡紅藕掛了電話。

自從牧馬人報廢后,葉凡開的是輛普桑。特勤a組總部也沒表示一下,弄得葉凡心裡直罵鎮東海小家之氣。

不久到了康橋別院,也不知溫寶玲晚上叫了什麼客人作陪,葉凡頗有種孤軍作戰的感覺。

「管她的,幾個姑娘,還能把老子吃了不成?」葉凡干聲笑著停穩了車子。

剛推開門,現一樹蔭下站著兩個人,一個估計是別院的服務員小姐,另外一位不是那鳳雅萬千的溫寶玲總經理還是誰?

此女,一件帶淡粉紅色小hua夾著一點白底的襯衣和一條相同面料的百褶裙擺,腳上蹬了一雙粉紅色的皮鞋,烏黑油亮的青絲如瀑布般披灑下來,猶如出水荷hua般,給人一種風雅中又不失臊動和誘惑的感覺。

葉凡微微一怔,以前見到的溫寶玲,總是給人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