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九百七十六章相當旖旎

第九百七十六章相當旖旎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要是來個三鳳同樂該多好……」某牲口一聲嘆息,只能想想罷了。

「葉凡,我就直說了,這次你們天牆公路開工,可別忘了我的好姐妹寶玲,聽說她們千洛公司在林泉曾經跟你有過合作經歷。也算是老客戶了,你可得照顧著點。」蔡紅藕拿擺起同學面子來。

「這個,你也看到了,不容易。雖然我是指揮部的副指揮,但說句實話,咱說不上話。裡面全是正廳級以上高官,咱這一小處長,只能跑跑龍套。」葉凡隱晦地推脫著,這事當然不能輕易答應。

「哼!你就裝吧,誰不知道你葉副指揮大名,最近征地拆遷賠償都有著你的影子出現。不要跟我說你沒權,其實,在工程項目中」能掌握補償款子的權力那是相當的大了。這說明你們指揮部領導看重你,不然,怎麼肯把這權力交給你?」蔡紅藕可不是那般好唬弄的,一語戳破了葉凡的假面具。當然沒說有油水撈了,只談權力。

「我知道葉指揮眼光很高,瞧不上咱們這些小公司。那個猴總最近好像很活躍吧,光是麻川都去過好幾趟了。葉指揮是不是怪我溫寶玲沒早帶來拜訪。說句實話,我也想早點來,只是最近公司在忙著羅水公路,所以給擔擱了。」溫寶玲略顯怨怨的樣子,說道。

「唉!紅藕,溫總,你們也別說我無情。從我的本意上來說,把天牆公路全包給德平本地公司我都沒意見。

只是這次指揮部里真正作得了主的全是省里下來的。即便是我跟庄〖書〗記,估計話語權都不是很大。

這次招標主要在齊〖書〗記和秦副省長手中,因為天牆公路是交通部立項的大工程,而且跨越三省,不但三省領導盯得緊,就是交通部那些老傢伙也不好唬弄。

這次,拚的就是個資歷和資金,說句不好聽的井,德平的公司除了武聖公司可以跟水州來的公司競爭外」其它公司的實力都沒有可比性。

當然,我和庄〖書〗記都會為德平本地公司爭取到一些路段的,但想拿大頭包好的路段,那個不可能。」葉凡說得很坦誠。

「這個我也清楚,我們千洛正處於展時期,跟水州南華一建那樣的大公司相比是不能比,人家有錢,財大氣粗。

但我們千洛公司一向信譽良好,這出層的德虹大廈就是千洛承建的。

工程質量方面想必葉指揮也聽到了一些口碑。苦的就是咱們公司規模沒上去。

我希望葉指揮能看到德平本地實際情況下」在對等條件下稍微往我們率洛公司傾斜一些。

這也附合地區一向制定的扶持本地企業的政策。再說,經後千洛公司壯大了,想必大家不會忘記葉指揮的恩德的。」溫寶玲很會說話,把地區的大政方針都給搬出來了。

「溫總」關鍵的問題是你們能否進入第二關?」葉凡有些不看好千洛公司。

「不管能否進入,我們都得拚一拚。」溫寶玲突然氣勢大變,倒真有一股子不服輸的味道。

「算啦,別聊這些了,咱們跳跳。」蔡紅藕提議道。

陳蕾立即放起了勁爆的迪期科。

「葉凡」你得幫幫寶玲。」蔡紅藕一邊跳一邊湊葉凡耳旁說道。

「我會考慮的。」葉凡還是在推,這事的確不好幫。

「寶玲的伯父就是咱們德平的溫信年副專員,唐耀車副專員要走了,省委組織部已經下來考核過溫副專員了。」蔡紅藕畢竟在組織,所以,這方面消息靈通。

「你是說溫副專員要入常了?」葉凡淡淡問道,並沒感覺有多驚訝,因為這事在水州豪興渡假山莊就聽齊振濤暗示過庄世誠,估計當時齊振濤為了連上鳳老那條線」想找庄世誠搭座橋。所以,賣了一個人情給庄世誠,想不到溫信年就是庄世誠選中的人,或者說溫信年是齊振濤看中的人。

其實,在德平的幾個專員中」溫信年的實力並不是最強的,最強的應該算是查計鋼副專員了。

就連唐千石都比溫信年要強一些。只是查計鋼一直跟王朝中走得較近,而唐千石又比較傲氣,所以,都難以進入庄世誠法眼」也就失去了入常的機會。

溫信年在副專員中估計還排在第三位,不過,他的歲數倒是最大的,估計都快5o了。人沉穩勁更實,肯干實事,這個,也許是庄世誠選中他的原因吧。

「嗯,估計就在這二天就要宣布了。」蔡紅藕笑道,現葉凡一臉的淡然,好像並沒多少在意「你怎麼啦,別以為當了個代〖書〗記,一個虛銜的副總指揮就翹尾巴了。人家好歹是常委,如果真要怎麼的,你也很麻煩,哼!」蔡紅藕q些生氣了,湊葉凡耳旁大聲嚷道,「再說,多個朋友多條路,天牆公路溫副專員沒辦法插手,但天牆公路尊不能修上一輩子。而且,以後你在征地搬遷等方面寶玲的伯父都可以間接幫你忙的。」

「紅藕,不是我不幫,這事我沒有拍板權,只能建議。我跟庄書i早就商量好了,後天的指揮部黨委會我們會大力為本地參與競標的企測公司爭取的。至少也能爭回幾截路回來,這個,也是我們所能盡的最大努力了,畢竟,指揮部是由省里領導在把控著,咱們,力量還是太系了一些。我現在如果答應給寶玲什麼,那只是空口說白話,有用吧?」葉凡語氣真誠,蔡紅藕倒沒再糾纏。

一會兒,溫寶玲也過來跟葉凡跳起舞來。

展到最後,蔡紅藕要使壞,一把把溫寶玲推到了葉凡懷裡。溫當玲掙扎著要脫身,又被陳蕾和蔡紅藕兩人緊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