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九百八十六章盼兒不是你叫的

第九百八十六章盼兒不是你叫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而且,青山鎮銅礦的開採也有些亂,私人搞的小礦也相當的多,亂挖亂采,只挑成色好的礦石開採,稍差點的就給扔了,不但浪費了國有資源,而且造成了極大的浪費。

長此下去,咱們的銅礦又能開上幾年?可持續展,是咱們的黨老早就提出過的事。

就是為了後代子孫,咱們也得搞出個合理的規劃,把採礦,煉銅、制銅全盤活在一起來。

所以,我提議由縣經貿委的唐大宗同志下去主持青山鎮銅礦工作,專門成立一個銅礦開委員會。

唐大宗可以擔任第一任主任兼黨工委〖書〗記,粟〖書〗記,你看怎麼樣?」葉凡說道,終於拋出了主題來。

「唐大宗……」,粟一宵好像不認識這個人,下的孫明玉立即把唐大宗同志的有關情況給彙報了一番。

這時,粟一宵的臨時頭秘書湊他耳旁嘀咕了幾句,估計是告訴他這個唐大宗就是地委常委,副專員趙車城的親戚。

「我堅決反對,青山鎮銅礦已經形成了自己的規模,每年上繳的利稅也是喜人。咱們何必勞民傷財」還搞什麼銅開委員會,這是機構重複,至於李茂華同志既然已經不適合擔任副鎮長一職了,我看土地局的於大錢同志就適合接替李茂華的位置,持帥主持青山鎮銅礦企業。」鐵東當然先跳出來反對了。

這個,如果按葉凡的說法」那以後鐵家還想霸著青山鎮銅礦撈盡油水就難了。而且,於大錢就是韋不理的親戚,相信韋不理會感謝自己的建議的。

「青山鎮銅礦企業本來就是縣經貿委下屬企業,由唐大宗這個副主任下去主持是再好不過了。而且,銅礦企業要展,也該適當地提高一個主持者的級別了。唐大宗同志曾經任織女鄉黨委〖書〗記」經驗豐富,人也不老」有一投子衝勁,「」方鴻國淡淡說道,他就是要攪局。

「級別,我看於大錢同志是該提提級別了,該同志在土地局也幹了七八年了」對於國有資產一塊最是熟悉。粟〖書〗記」是不是……」韋不理說了半截話出來。

「銅礦開是本縣經濟展的重頭戲,也許搞好了還能為縣裡更多的增收。咱們縣缺錢,錢當然越多越好了,於大錢同志也是該提提級了。」粟一宵說到這裡。

這廝還故意頓了一頓,巡了在坐的常委一眼,才繼續說道:「我倒有個想法,昨天主持全縣交通大業的雷副縣長跟我要人」說是縣交通局的鐵一水同志前次出了車禍後一直在住院」也不知什麼時候能好。

天牆公路又在咱們縣全面鋪開了,交通局當其沖」這個掌門人是不能再拖下去了。

我當時間雷亮明同志,他說通都區交通局的王漢同志就合適。聽他那麼一說,我也調查過王漢的資料,覺得此人的確再合適不過了。雖說才三十歲,但在交通戰線上已經戰鬥過多年了。在通都區交通局擔任副局長時,為該區交通建設作出了令人悅目的成就。

至於唐大宗擔任青山鎮銅礦開委員會主任一職,我覺得也挺合適的。而於大錢同志」也該提一級了」不能寒了那些干實事的同志們的心啊。韋〖書〗記,縣科技局不是還差個局長嗎?我看於大錢同志去就合適。」,粟一宵這招相當的陰,既不得罪葉凡」又給了韋不理好處。而且,還隱晦地挑明了」如果不同意推薦王漢同志擔任交通局長一職,就甭想唐大宗同志能下去主持青山鎮銅礦。這個,就是官員們經常搞的互相妥協,各有利益均沾吧。

王漢同志從粟一宵嘴裡一冒出來,葉凡差點笑了起來。嗯起那個鐵塔樣傢伙當初在地區交通局還被自己幹了一下。

想不到粟一宵居然借雷亮明的嘴來提出此人。那此人跟粟一宵關係就耐人尋味了。不然,粟一宵何致於hua如此大力要把他從通都區拉到麻川來。

鐵東咂了咂嘴」立即說道:「推薦王漢同志擔任縣交通局長我雙手贊成」於大錢同志擔任科技局局長也合適。只是唐大宗下去搞銅礦開委員會,我看這個是否有必要?」

鐵東知道這是粟一宵嘴裡冒出來的平衡建議」所以,不敢表示反對」說話不是較委婉的。

「怎麼不合適,就這麼定了,唐大宗是老同志了,你們說怎麼樣?」,粟一宵那話一噴出,其他常委全在心裡嘀咕,暗道,你都敲定了還問個屁?

葉凡當即表態道:「嗯,粟〖書〗記這牟建議相當的合適。」

韋不理的親戚升了正科,雖說科技局不咋的,但好歹也是個正科,以後再挪到其它局子就走了,級別不是兒搞上去,所以,也是附和表示同意。

三個〖書〗記都同意了」其它人還擺什麼譜」這事」就這麼敲定了下來。對於交通局長一位被王漢得去,葉凡也只能忍痛捏鼻子認了,總得給粟一宵一點好處」畢竟人家是一把手。

再說,葉凡的目標主要在青山鎮銅礦上,一個交通局長位置換來銅礦開委員會的成立,划算得很。

鐵東,自然陰沉著臉,鬱悶得想撞牆。

晚上。

蟠桃影視山莊一座全木結構仿古明清樣式小樓里。這樓是專門建出來給梅盼兒休息用的,掩映在一片桃樹中。

周圍,全是用長刺,高達近三米的籬笆樹圍著,密得很,從外面望去,只能看見木樓的屋檐。

在一顆大桃樹下,清風輕輕地吹著,頭上的桃子微微顫慄著。樹下,正擺著兩把塑料椅子,一男一女正斜躺在椅子上。椅子中間擺著一張木桌子,上面擺著一套粗糙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