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九百九十三章我沒有不服從領導

第九百九十三章我沒有不服從領導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哼,瞄準金桃鄉位置了,想摘桃子就說,還搞什麼噱頭,葉凡心裡一聽就明白了,跟方圓等人互相交流了一眼。

「嗯,韋〖書〗記這個建議相當的不錯。我也有此想法,金桃鄉的蔡則民同志就是一位好同志,幹勁足,有實力。

我看,咱們城關三鎮中的牛頭鎮經濟有所放緩,苗一中〖書〗記明年就到點退休了,咱們行預先給他找個接班者,倆人先接觸一段時間,磨合一下,以便為明年班子交替打下良好的基礎。同志們可以談談。」粟一宵微笑著,說道。

「粟〖書〗記這想法非常的好,蔡則民同志干出了成績,現在,金桃鄉的局面也打開了,形勢也穩定了。

是該讓蔡則民同志揮出更大的優勢,帶領城關的牛頭鎮也先富起來。不然,下面鄉鎮富了,咱們城關三鎮反而落在了後頭,這個,一來牛頭鎮在城關,如果經濟民生展不好。領導一下來先看在眼中的就是城萋三鎮,說句實話,有些丟咱們麻川縣委縣政府臉子。」鐵東先站出來響應了。

葉凡心裡冷笑不語,倒要看看他們幾個玩什麼噱頭。

「不如讓蔡則民同志先到牛頭鎮任黨群〖書〗記,享受正科級待遇。一旦苗一中同志到點退休,就可以順利交接,而且,蔡則民同志也可以先帶領牛頭鎮人民先富起來。」柳眉芳提議道。

「嗯,這個想法很好。我同意,至於叫誰接替蔡則民位置,我看文化局的鐵青河同志就不錯,完全能勝任金桃鄉〖書〗記一職,或者就由金桃鄉本鄉直接提拔幹部上去,像金桃鄉分管黨務工作的趙振光同志就不錯,相信金桃鄉在他的帶領下能繼續更好致富。粟〖書〗記,你看呢?」韋不理四人合演著四簧。

「呵呵,蔡則民是干出了成績,蟠桃影視渡假山莊,順利收尾峻工,現在已經步入了正軌。但也只是初步進入,為時還早。如果冒然抽走則民同志,就怕牛頭鎮經濟還沒展上去金桃鄉勢氣又弱了下去。

最後得不償失,雙面搞砸了。而且,苗一中同志在牛頭鎮幹得也不錯,我們完全可以另外挑選一位同志去接替他嘛!

比如金桃鄉的鄉長齊順水同志就是一位很有實力的同志,去牛頭鎮擔任黨委〖書〗記完全勝任。」方圓不等粟一宵有所表示,先接上了話茬開始還擊了。

「嗯,金桃鄉才初步進入角色,臨陣換帥是兵家大忌對於咱們縣委來說,也是一大忌。

,蟠桃影視渡假山莊,絕不能有所失,蔡則民不能動齊順水同志倒是可以調任牛頭鎮揮他的更大潛力。

至於趙振光同志,經驗還稍嫌欠缺了一些,再磨練上二年可堪大用。」方鴻國不咸不淡,說道。

能推齊順水到牛頭鎮任〖書〗記,他當然樂意,至手齊順水走後留下的鄉長位置,這個,自然由葉凡建議了。

「蔡則民不能走金桃鄉對咱們全縣經濟的展都太重要了。絕對不允許有所閃失,齊順水到牛頭鎮接替苗一中倒是最合適不過了。我看廊橋鄉的農貴雲副〖書〗記完全能勝任金桃鄉鄉長一職。該同志工作時間比趙振光長,經驗更為豐富一些。

而且,廊橋鄉貝葉谷景區的成功開,農副〖書〗記配合農媛媛主任幹得很好乾得很有特色。」組織部長孫明玉自然是搬出了自家人農貴雲了。

因為孫明玉是農家人女婿,私底下他還得叫農貴雲叔。相信葉凡也會賣他面子,再說,自己推舉的人也會配合葉凡工作的。

「農貴雲,我看不合適。農貴雲同志雖說協助農媛媛同志主抓的是貝葉谷景區,但搞景區跟展經濟是兩碼子事。一個坐等收錢一個要自己去刨錢。

而且,搞一小塊方面跟主抓全鄉經濟又是大不一樣,這是個眼光眼界範圍州e力問題。

金桃鄉以後經濟肯定會走上快展的路上農貴雲,太欠缺了這方面經驗。

趙振光可是金桃鄉本地幹部金桃鄉情況熟。再加上受著蔡則民熏陶,眼見和干工作的程序等都不用再去熟悉。

如果是農貴雲同志去,也不知會搞成什麼樣子。」韋不理心裡不痛快,反駁了孫明玉的話。

……哼!幹部交流,促進廉潔和揮每個幹部優勢我不反對,不過,也得看實際情況而定。

蔡則民雖說現在只是鄉黨委〖書〗記,但明眼中都曉得,估計不用半年時間,金桃鄉,將撤鄉並鎮,成為縣裡除青山鎮外的大鎮是必然趨勢。

蔡則民這段時間來所干工作大家也說過了,成績顯著。既然肯定了他的成績,調人家去牛頭鎮當一副〖書〗記,還美其名日享受正科級待遇。咱們就是這個樣子對待有功勞的同志嗎?各位摸著良心想想。」葉凡口氣略顯激憤。

「葉縣長,蔡則民到牛頭鎮只是一個過渡階段。剛才各位不是說了嗎?老〖書〗記苗一中同志就快到點了,蔡則民到牛頭鎮擔任黨委〖書〗記,跟目前金桃鄉〖書〗記相比,牛頭鎮可是城關三大鎮之一,地理位置經濟展狀況目前都優於金桃鄉,自然是小勝了一籌,從何說起,好像蔡則民同志受到了不公平對待似的。」韋不理出氣勢來了。

「是嗎韋〖書〗記,你現在是縣黨群〖書〗記,你喜歡現在這個位置,比如說有展前途什麼。

如果叫你到地區某個行局任副局長,外帶一個括弧里註明,享受副處級待遇,就等著接替老局長位置了,你去嗎?

純粹自欺欺人做法,各位不要說我這人說法直白什麼的。官場形勢眨眼就變,誰就能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