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九百九十九章調任德平

第九百九十九章調任德平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九百九十九章調任德平

讀好書,請記住唯一duxi拼音

,所說軍分區鳳司令也到了輪換時候,估計也得走了。不過x軍分區是個特殊單位,得由軍方來決定。一般的官都不敢往哪方面去想。

葉凡自然暗暗肉痛,自己資歷太淺,不然,撈一個位置是絕沒問題了,可惜啊!

1998瞪年1月中旬前,葉凡被庄世誠叫去問話了。

「小葉,麻川縣今年打了一個翻身仗,不但脫去了全省倒一帽子,一下子居然過了紅旗縣,在地區11個縣區裡面從倒一一下子跨前到了全地區第七位,你的功不可沒。這一點,地委各位領導都看在眼裡的。」庄世誠說道。

「我也想不到有如此成績」也沒白乾一年,呵呵。」葉凡一點也沒矯情。

「你小子,還真不會謙虛啊!」庄世誠笑道。

「謙啥虛?該實成時還得實成的。黨不是教育我們要有一說一,不能亂來,我如果謙虛就成了弄虛作假了。」,葉凡干聲笑道,瞅了庄世誠一眼,問道:「庄〖書〗記,是不是要提拔咱了。昨晚上做了一怪夢」夢見自己居然當了縣委〖書〗記,一笑,唉,醒了,才知道是南柯一夢,可惜了。」

葉凡故意說夢,這意思庄世誠哪有不明白的,說道:「縣委〖書〗記,再等等」你的年齡的確太小了」才引周歲,虛的也才忍再說,目前非常時期,以穩定軍心為主,也不宜動作過大,免得給人家落下一個乘機搶帽子的壞印象。」

「我知道,我的年齡是太小了,我還是老老實實在麻川縣干出成績再說吧。」葉凡有些失落,嘴裡說得勉強,庄世誠自然聽出來了,立即敲打了起來,「哼道:「一點小成績就翹尾巴啦?想想麻川的〖革〗命先烈們,他們用鮮血才換來了麻川的解放平安。他們又得到了什麼?再說,麻川能取得如此成績,是老一輩照顧著眷念麻川的結果。你有功沒錯,但也不是你一個人的功勞……」

「我明白了庄〖書〗記。」葉凡低下了頭,想想的確有些不好意思了。明知道不可能的東西還想去作夢,這個,說明心智還是不成熟,還有些呢……

「不過,你的位置地委是稍微調整了一下,簽於天牆公路的重要性,而我們德平不能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所以,地委常委會通過討論,結合天牆公路在德平城區通過的事實,決定把老城區的改造跟天牆公路結合起來。

以此為契機,促進老城區的繁榮「……「庄世誠說道,小葉同志自然在心底腹誨不已,暗道,明明是想揩油天牆公路,藉此多搞幾條支路出來。話還說得那般的冠冕堂皇,什麼老城區改造,這當官的,沒一個臉皮薄的。

「嗯,老城區是該改造了」那一條條的臭水溝能把人搞暈,一條條小巷子連輛大三輪要進去都難,生火災時消防豐只能是望樓興嘆」太遠了。不然,那些地盤,成為了敗壞德平府形象的髒亂之地。」葉凡點了點頭,「不過,這個跟我好像沒關係?」這廝自然是故意裝傻,就等著庄世誠揭底牌了。

「跟你沒關係我講這些幹嘛?」,庄世誠斜了葉凡一眼,知道這小子心裡還有點氣,認為功勞大沒得到相應的位置,估計心裡在叫屈。

「嘿嘿……」,葉凡乾笑了兩聲不語。

「小葉,我知道你心裡還有疙瘩,還有些難以釋懷。其實你想想,你才多大已經是一縣之長了,這邊還兼著個來頭更大的副總指揮。

在我們這個體制中,絕大多數人到為多歲還難以達到你這種高度。

前眸子你的風頭太大了,人啊,不能一直處於高處。「高處不勝寒,你難道不懂嗎?

麻川出了大案,已經驚動了中紀委,雖說已經平息了下來,但這其中隱藏的餘波一時之間是難以平復了。

一大批官員落馬,雖說是省紀委的手筆,但這世道上又不是你小葉同志一人聰明,級別能到正處的官員,哪一個是蠢蛋?

俗話說名槍易躲,暗箭難防,人無完人」你小葉敢說你此身一切都正正堂堂,無一絲越制,無一絲越軌,無一絲違法,無一絲亂章嗎?」庄世誠一邊幾個「無一絲,下來,小葉同志想了想,已經有些汗涔涔了。

要做到這四個「無一絲」,估計天下的官員難找出一個唯一的了。

「再跟你說透點,朱省長就是受了其中牽連。其實,朱省長並不是倒在貪子上的,也不是倒在色字上的,但為什麼提前出局了?

這其中就有「高處不勝寒,在出強大的推動力。政治無小事,有時,天大的事一句話就能擺平,有時候,針眼大的事也能成為促成你下台的燃點。

這次,德平大批官員落馬,這些官員,方方面面的都跟上面有一些糾葛。

打個比方說,我看你落馬了,我此刻無法為你做些什麼。但是我心裡肯定會把拉你下馬的官員記在心裡的。

一旦有了機會,心裡原因作怪,自然,潛意識中把你劃為不受歡迎,或者說是要嚴厲打擊的團隊中去了。所時,該冷卻時就得冷卻一下。」庄世誠真把葉凡當朋友了,談了許多。

「庄〖書〗記,哪我到底去什麼地方,不會是建設局吧?」葉凡心有所感,問道。

「小子還算不笨,呵呵。」庄世誠笑道,頗為欣慰。

「庄〖書〗記,聽說建設局可是個相當大的單位,你放心讓我去啊?」,葉凡心裡一驚,雖說有些遺憾」但也暗暗的有股子衝動。

「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