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零一章拯救粟一宵

第一千零一章拯救粟一宵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幾天時間,葉凡把能安排的全安排好了。

地委組織部工作人員在蔡紅藕帶領下到了麻川縣,進行了一系列考核,令粟一宵,柳眉感覺驚訝的就是葉凡居然也在考核之列。

粟一宵出全身能量打聽了一番平來,大驚,才知道小葉同志到地區建設局任局長了。

而縣長一職很可能就是由方鴻國接任了」柳眉芳一聽,頓時那臉就黑了下來。

因為,在這次考核中沒她的份頭,豈不是說大家都有調整,就她還得呆在縣委辦主任一職上。

這女人野心相當的大,一時怒了,逼著粟一宵立馬行動,至少也得把方鴻國的位置弄到手才行。

粟一宵無奈之下費儘力氣」可結果還是沒能讓柳眉芳撈到一個上升的機會。

第二天晚上,柳眉芳跟粟一宵大吵了一回。

第明天中午。

葉凡開著車子,處理完一項征地麻煩事後從德平回麻川縣,車子到老虎口下,葉凡順道去看了一眼老虎口的遂道工程,然後繼續上路」剛開到老虎口,現輪胎爆了,只好自己動手換起輪胎來。

費了一番子力氣才換好了輪胎,隨手掏出一根煙來」坐在車頭前悠閑地吸著。

這時,遠處揚起一片塵土,葉凡暗罵道,這路這麼破,不知哪個不開眼的司機不想要命了,開得像飛機,媽的」活膩歪了是不是,正想攔下車子把人抓下來好好批評一頓時那車子一頭撞向了上一水溝處,車子陷了進去,看來真給自己說中了。

葉凡趕緊跑了過去,一掃裡面人,頓時有些傻眼了,說道:「怎麼是你?」

斜掃了一下,現裡面還坐著一個面相相當媚的女子。

「葉……葉縣長,快……快……」粟一宵下了車子,拉著那女子衝到了葉凡那輛悍馬前」沒等葉凡招呼一聲自個兒就鑽了進去。

「快啥粟〖書〗記?」葉凡掃了那女子一眼」感覺有些眼熱,不過想不起來了在什麼地方見過,或者是沒見過。

「求求你了葉縣長」你快點開車吧?」粟一宵真是急了,那臉上掛滿了豆大汗珠子。

旁邊那女子也是急得滿臉通紅,一雙可憐的眼睛盯著葉凡。

怪了,老粟同志好像被人抓姦在床似的」難道還真是遇上了這破事,不會吧……

葉凡心裡一動」暗暗尋思著,嘴裡卻是不緊不慢」故意說道:「粟〖書〗記」到底咋回事兒,這青天白日的難道遇上土匪打劫的啦」別怕,我練過幾手」普通的幾個人還能對付。」

這時,後面揚起了一片更大的塵土,好像有兩輛草綠色像軍車樣東東殺氣騰騰的飛馳了過來。莫不是粟一宵大大惹上軍隊的人了吧,看他急得那個樣子,好像死了老娘似的。

葉凡,當然更淡定了」自然是想看看老粟同志出醜了。

「葉……兄弟,我叫你大哥行不行?求你快開車,以前都是兄弟我不對,對不住你了葉兄弟,以後兄弟有啥事說一聲」我粟一宵一定去辦,快點,快點開車。」粟一宵再也穩不住了,變成了哀求。

「噢!到底啥事?」葉凡還是淡淡問道,這事,他當然不急了。

「好!聽了後你得答應立即開車。」,粟一宵一咬牙」決定攤底牌了。瞅了王媚一眼,說道:「她是王漢的妹子,後面追的那伙人是駐德平野戰二師的同志。

其…………其中就有王媚剛結婚不久的老公」叫姜林」是野戰二師一個少校營長」剛才咱們好像被他瞅見了,也許只是懷疑。

所以,葉兄弟,我可是全倒出來了,不怕你笑話,其實,王媚跟我,是在她沒結婚前就好上了。唉……開不開車隨你吧葉兄弟,我粟一宵認栽了。」

原來是王漢的妹子,我說咋的有些面熟。既然粟一宵低頭認錯了,大老爺們的,也夠慘了,何況我馬上就要離開麻川」麻川的一夥心腹還得他照看著。

再說他舅舅是喬志和,這種人結交來也不失一個好幫手。至於說玩女人」這個是男人通病,沒啥稀奇的。

只是王媚結婚了粟一宵還去糾纏,這個有些不地道。不過葉凡轉爾想到自己在林泉時跟丁香妹的事時也就釋然了。

說道:「沒事粟〖書〗記,我們啟程。」

葉凡鑽進車裡,動了車子。剛開了幾米,卟哧一聲,葉凡暗道糟糕了。嘴裡說道:「不好意思,新換的輪胎居然也沒氣了。」

粟一宵一聽,跟王媚緊緊地抱在了一起」心如死灰,瞬間,整個人一下子癱在了后座上,抱著頭不知作何感想」嘴裡喃喃道:「完啦」完啦……」

「別急老粟,我有辦法。你們蹲下身子,我後車箱有床棉被拿來蓋卜,一般現部落。」葉凡交待道,心裡好笑。暗道你老粟也有今天,真他娘的暢快。女人,那桃hua窟那般好戳的嗎?

葉凡手往一個特殊的按扭上一按,車牌子立即換成了獵豹二號長牌子。暗道,老子就憑這車牌子」哪個敢來搜查老子的坐騎,活得不耐煩了。

想了想,覺得獵豹的牌子還不好使,乾脆又按子一下,又換了張車牌子」換成了趙寶剛給的總參軍務部的「京voxx牌子。

然後下了車子,至於粟一宵和王媚,早蹲后座上被子把整個人都給包進去了。

葉凡又坐在了車頭上,拿出一支大號雪茄,樣子裝得相當吊,旁若無人的抽了起來。

兩輛軍車駛近了,嘎吱一聲停了下來,車上一英武哥們沖葉凡吼道:「哥們,你前面有沒車子經過?」,「我哪曉得,剛才正換輪胎。